修法轮大法 我有了一个完整的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一日】随着中国社会道德的败坏,我的家也象千千万万个不幸的家庭一样走到了破碎的边缘。那时对当警察的丈夫来说,吃、喝、拿、要是平常的事,一个月回家吃不了几顿饭,每天很晚才回家。一天晚十一点他回家后把我吵醒了,我很生气的骂了他,他骂不过我又不敢打我,就一拳打碎了房门上的玻璃。他的手腕被扎的鲜血直流,上医院缝了四针,几乎折腾了一夜。我的身心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当我知道他有外遇的时候,他却毫无愧色的说:“是这个社会坏了!”八岁的儿子在我们争吵打骂时总是提心吊胆的爬到他的床上用被子盖住头不敢出声。

丈夫年纪轻轻的就患高血压、腰痛、腿痛,肚子发胀,还经常感冒发烧。我也是失眠、头痛。在痛苦的身、心煎熬中,三十岁的我头发就掉的戴上了假发,脸上长了很多黑斑。全家人就是在这样一种环境中痛苦的挣扎着……

大法让我从本质上发生变化

一九九七年大年初一,我们回老家过年。修炼法轮大法的婆婆给了我一套大法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带。

回到家我就迫不及待的坐下来听这套录音带。连续听了五个小时。听着听着,就觉得头皮像过电一样的发麻,当天夜里常年失眠的我一觉睡到快天亮。起来后头不痛了,头脑还格外清醒,全身轻松。我又照着师父的教功图一边学一边炼。

从此以后我每天听师父讲法,炼功。知道了要想好病,除了师父给消业自己还要提高心性,不然,病是好不了的。于是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说来也真神,短短时间里我的身体和心性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那时我家住四楼。学大法后,我都是把楼梯从四楼一直扫到一楼。有一次丈夫的单位组织家属一日游,男女老少都在机关大院等旅游车。车来了以后大家都抢着上车,我和儿子很自然的等到大家全上车后才上车。就是这平常的一个举动,单位的领导看到了,说:“你看人家炼法轮功的就是不一样。”

学了大法的我不再和丈夫争吵,不管丈夫怎样骂我,我就是“骂不还口”[1],而且还能做到无怨无悔。得理不饶人的我从根本上改变。

丈夫的变化

看到大法从本质上改变着我,丈夫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我修大法三个月后他也开始学大法,能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了,不但不再骂人,还戒了烟酒,兢兢业业的工作,对家庭也负责了。

一天他对我说,在他们单位的一次工作会议上,他堂堂正正的说:“我炼了法轮功以后,能做到别人送礼不要,请客不到。你们谁能做到?”同事们都说他学大法后变化太大了。

我们的家庭和睦了,每天下班后夫妻二人一起到炼功点学法炼功。之后在我家成立了炼功点,每天晚上都有七、八个人到我家来集体学法。随着心性的提高,丈夫的身体也发生很大的变化,所有的病都好了,遗传的高血压正常了。

孩子的脸上也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健康快乐的成长着!

压力下的迷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中共铺天盖地对大法的造谣打压面前,我坚定的走出来证实大法。因为我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救了我的命,挽救了我的家。一次又一次的上访,一次又一次的被抓、被折磨。

在巨大的压力面前,丈夫放弃了修炼,不但自己不修了,也极力反对我修炼。

特别是二零零一年邪恶上演了所谓“天安门自焚”的骗局以后,他被骗了。一進家门就叫着我的名字大喊:“天安门自焚了!”还不停的骂我。我平静的说:“那是假的!”他发疯似的狂叫着:“那是假的?那今天我就给你来个真的!”他用打火机点着了我打坐用的垫子来烧我,我和儿子把火扑灭后他又把我平时穿的几件衣服撕的粉碎。

有一天他喝醉酒,跑到我家楼上的邻居家去开门,开不开就破口大骂,给家里打电话才知道自己走错了门。進了家门就对我连打带骂,摔东西。类似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在此不赘述。

师父说:“我们都要守住心性,别人可以不对,我们自己不能不对。如果自己能守住心性,过一段时间这些事都会过去,不会长久,最后他肯定会由于我们自己修炼层次的突破而发生变化,保证是这样的!”[2]

面对丈夫如此的无理取闹,我牢记师尊的这一教导,无怨无恨,并坚守一念——我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坚信师父和大法。

再次醒悟

确实如师父所说,大法弟子的宽容、善良、忍让,一次又一次的震撼着他的心灵。他看了自焚真相光盘后,清醒了很多。在他心情好的时候我就给他讲真相。慢慢的他明白了,看清了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他不再反对我修炼了,有时还告诉我到时间了,快去发正念吧!

由于放弃修炼且又喝酒、抽烟,以前的那些病痛又回到他身上。用他自己的话说,除了头发不痛,全身都痛。由于悟性差,虽然对大法有了正念,他却没有再回到大法中来,只能靠住院、打针吃药了。

前段时间在医院住院,病房里有一个人骂骂咧咧的说法轮功如何如何,还不让吃药等等。丈夫说:“你怎么知道法轮功不好?你看过《转法轮》那本书吗?那书里没有一句话是不让吃药的。九九年以前我炼了两年多法轮功,我的一身病都好了,连家族遗传的高血压都正常了。法轮功受打压后,领导找我谈话,我就不炼了。我妻子就是炼法轮功的。二十多年来身体一点毛病都没有。我单位的领导都说她好。她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我都去接了她好几趟。认识她的我的那些同事都不为难她。只有一个警察把她的包里的钱翻出来拿走了。结果这个警察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手指癌,三十多岁就死了,遭了恶报。”

那人又说什么“法轮功围攻中南海!”我丈夫说:“那些炼法轮功的老头老太太用什么去围攻中南海?!法轮功在世界上上百个国家都有人炼,就是中国不让炼。”听了丈夫的这些话,那人低下头不吭声了。丈夫跟我说这事,我真为他的变化而高兴。

现在他不但支持我炼功,而且看到七岁的孙子跟我一起学法还很高兴。孙子从小跟我学大法,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很多字,聪明、有礼貌,知道法轮大法好!上一年级就考了个全班第一名。

这些年来是大法真、善、忍从根本上改变了我。如果不是修了大法,象我那样的家庭怎么会有今天呢?师父的洪恩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只有精進实修,听师父的话多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