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儿子帮忙的那段日子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七年,儿子在外省开了家小吃店,因忙不过来,我去帮了半年的忙,下面我就谈一下那半年走的路。

儿子儿媳都没修炼,但都特别认同大法,支持大法,特别是儿子,我地的耗材大部份由他去取,由他各处去送,比有些修炼人做的都好,他的小吃店门前挂着大法的吊坠。可是自从我去他们那里帮忙,开始时,两人都很高兴,可是后来不知怎的,俩口子象常人中说的好象变了个人似的,我怎么做都不对,话怎么说也不对,完全没有了在家中那种百依百顺的状态。我知道是该我提高了,我一定要守好心性。可是想是这么想,做起来就不是那样了。

有一天,我坐的凳子的腿断了,把我摔在地上,儿媳妇说:“完了,完了,凳子完了。”我当时没有任何想法,就说了一句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可没几天,又一个凳子被我坐断了腿,又把我摔了,儿媳又重复了上一次的话,当时屋里吃饭的人很多,我没说什么,可心里很不是滋味:想我都七十多岁的人了,不问我摔的怎样,只想那个凳子,也不知是凳子值钱,还是我值钱。人心都上来了,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

随后,又想起丈夫活着时的一件事:有一回,我俩人骑自行车下地,回来时,车带轧坏了,因是下坡,下面又是公路,我就掉头往山上拐,倒在了山上,当时摔的我起不来了,丈夫跑过来扶起车子,连说完了完了车子完了。当时我那个气呀,过后想起来,我就唠叨这件事,这次又在儿媳身上重演了一次。师父讲:“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儿媳不知怎的脾气渐长,和她说话,她总是爱理不理的,就是说,也是给着脸色呛着说,摔摔打打也是常有的事。有一次,儿子回家去了,店里吃饭的人很多,我让儿媳打电话给儿子,叫他快点过来,儿媳又臭着脸瞪着眼的和我喊。我当时心性又没守好,就没好气的说,是我错了。我的意思是不该多嘴问她,结果她把盘子一摔,多亏盘子是塑料的,摔的蹦起来老高,接着又喊了起来。

象这类事情时有发生,有时想起自己是修炼人该提高了,有时也守不住心性气的够呛,就象师父所说:“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2]

我悟到自己争斗心太强,怨恨心、妒嫉心还存在,人心太重,才导致这些问题的出现。我对自己说一定要把这些不好的心修掉。其实一切都是有因由的,当时我在继母手里也是受同样的气,继母和我说话也是酸着脸瞪着眼的,无论我做什么、说什么,她总要挑毛病,无论我怎么做都不对她心思,所以我做事说话非常小心,而且不敢说话。

当时没修炼,对继母和丈夫的怨恨心很重,修炼后我觉得怨恨心没了,可是为什么又在儿子儿媳身上重演了一次呢?而且表情、语气、神态又那么的象。由此我想起刚得法时的一件事,刚得法时,丈夫非常支持我,他告诉我说这才是正法,因为丈夫有特异功能,他能看到另外空间的神,能和他们沟通,元神能离体到另外空间,还能看到师父的法身等。过去我学啥他都不让,可这次他支持我,他还告诉我,我得在他身上提高心性。可接连两次我都没能提高上来,照样和他打,在梦中点化出来的就是立陡石崖的大山,大山一面是看不到底的大河,三面是立陡石崖的山,过吊桥时每次都是快到头了,就有一米多长没有桥板,下面是万丈深渊,深不见底的水,所以无论是山是河都没过去。可当时不会从法上悟。

还有一次,我又站在立陡石崖的山前,师父背着我就往山里边走,师父走过的地方都是空的,山里边也是空的,走到山中间,师父放下我就走了,我傻傻的站在山中间,不知怎么走,可是觉得看到山那边了,觉得到了山那边真好、真美。因那时刚修炼,不明白梦中的意思,随着修炼的提高,慢慢的我悟明白了梦中的一切,我想再有这类的事情,我一定要过好,不能总让师父背着走,想是这么想了,可是一到关键时,就“掉链子”(俗语,指做不好)。

师父说:“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1]我明白了,师父看我的怨恨心不去,是在利用儿子、儿媳在帮我提高呢,我不但不感激他们,反而还怨他们,委屈的不行。其实儿子儿媳平时很不错的,我在店里讲真相也好,放大法弟子的音乐也好,他们都认同。有时还帮我讲真相呢。

因为自己平时修心性修的不好,遇事老动人心,动人念,争人的理,太自私,不会向内修。也就是说,还是法学的少,所以我从青岛回来抓紧背法。现在已经背到第四遍了,通过背法,找到了自己的许多不足,许多没有修好的心:不但争斗心、妒嫉心、怨恨心还存在,还有爱面子的心,不让人说的心,委屈心,显示心,看不上别人的心,干事心等等,这些不好的心,一定要修去,不能总让师父为我操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