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之前在天津教育学院被非法抓捕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今年的“四·二五”马上就要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迄今长达二十年的迫害,其主要借口之一,即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赴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为争取自由修炼权利的和平上访。

“四·二五”上访的直接原因: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当时的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的连襟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办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文章,无中生有诋毁法轮功。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部份天津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相关机构反映实情。四月二十三日、二十四日,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命令天津市当局出动防暴警察三百多名,驱散并殴打澄清事实的法轮功学员,并逮捕了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到天津市政府要求放人,被告知只有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我是当年四月二十三日在天津教育学院被天津当局非法逮捕的法轮功学员之一,回想那天的经历,虽然整整二十年过去了,仿佛就在昨天。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下午三四点钟,特警、防暴警察、武警等二、三十人来到天津教育学院现场,向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们喊话,强迫让大家离场,看那架势再不走就抓人。坐在前排离门三米距离的男学员,第一个被两个武警抬着两臂双腿,扔出学院大门。天津当局开始行动了,紧接着陆续有学员不分男女老少被抬出学院扔到马路上,现场混乱。

我和一位军人男学员分别被四个武警,拧胳膊,压脖子,头根本就抬不起来,象押罪犯一样押上一辆大客车,车上还有几个武警。

车开了大概十分钟到了一个派出所。屋子比院子低几个台阶,武警把我反背双手按下车,走下几个台阶进屋,用力往前一扔一搡,我被重重摔在地上,裤子被摔破。他们又把我们两个学员分开,各自分别关押。警察强行让我蹲在地上,面向墙,手背到头的后面。二十多分钟后,有个便衣过来审问:“你家是哪的?好好想想,你们违法,你们闹事,谁指使你们来的?来这干嘛?”象审犯人一样,过程中没有座位,没有水喝。

大概晚十点十一点来钟,也不审问了,在众多学员去市政府反映情况的压力下,警察接受命令才允许我们两位学员离开。回到家已是后半夜了。

第二天,我找到那天同去的法轮功学员,才知道还有部份被抓的法轮功学员没有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功后,中共的电视台报道,警方说天津事件没有抓人,没有打人,和平劝离。这种公开造假、欺骗百姓,是邪党的一贯伎俩。我就是天津教育学院抓人事件的见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4/“四·二五”之前在天津教育学院被非法抓捕经过-3854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