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做好人 贵州王守明遭十年牢狱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今年六十七岁的王守明修炼法轮大法,丢掉了在社会中污染的恶习,按真、善、忍做好人,扶危济困、热心助人。然而,中共邪党为了迫使其放弃信仰,非法劳教和冤狱折磨迫害他十年,王守明回到家,家产没了,身体垮了,至今未能恢复,现仍遭当地610、派出所等监控迫害中。

王守明一九五二年出生,家住贵州水城县钟山区黄土坡,随着该地由农村变为城镇,王守明也由农民变为城镇居民、后来当上了包工头,又先后办过油漆厂、铸造厂,成为老板。可是,随着世风日下的道德败坏,王守明也染上酒、色、财、气的恶习,之后,他经常性的伤风感冒发烧,吃药、打针、输液都不管用;还患上一种皮肤病浑身奇痒难耐,经多家大医院治疗皆无效,一拖就是十几年,他吃不好、睡不好、坐立不安,活的很痛苦。

一九九六年七月,王守明参加了连续九天的播放法轮大法讲法录像的学习班,从此走入大法修炼,很快就出现了他意想不到的奇迹,困扰他多年的顽症,全都不药而愈,使他如释重负,身心轻快。他决心按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比最好的人还要好的人。

王守明丢掉了以前的一切恶习,在经营上,公平交易,绝不搞歪门邪道,在邻里乡亲之间,他扶危济困、热心助人。浪子回头,重新做人,王守明从身体到思想品德上焕然一新,在当地传为美谈。

被非法劳教、判刑十余载

第一次被非法抓捕和非法关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王守明想以自己修炼后身心受益的亲身感受,向最高当局说明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他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购买了去北京的车票、尚未登车,就在车站被六盘水市610何园、何杰及市钟山区公安分局李德高等人绑架、抄家、拘禁在市第一看守所。

随后,王守明被市劳教委非法批劳教三年(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日――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二日),当时被非法关押在贵州清镇中八劳教所。

王守明提前离开中八劳教所,但因制作向世人说明法轮功是劝人信神向善的好功法的光碟,再次被六盘水市610何园、何杰等非法抄家、抓捕,随后,被六盘水市钟山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一年六月七日~二零零五年六月六日),之后被非法关押在都匀监狱。

第三次,王守明被非法抓捕和非法判刑,是因为王守明帮助一位制作资料的同修寻找租房,邪党强加其罪名是:与法轮功资料制作者同罪。大法资料的内容是让世人了解真相,不要迫害修炼者,这又有什么不对?却被六盘水钟山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二日),再次被非法关押在都匀监狱。

坚守信仰 遭受残酷折磨

—、狱警幕后黑手罪犯大打出手

黑监狱都是从服刑的刑事罪犯中抽调有黑道经历者组成“包夹”队伍、听命于狱警指挥看管法轮功学员,实行“转化”人数与狱警奖金“挂钩”,与包夹的加分减刑“挂钩”。用金钱和利诱收买,使之见利忘义、落井下石、更加卖力的丧失人性的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

王守明说,他在多年的囚禁生活中,很少看到狱警在公开场合露面,白天夜晚随时随地看到的都是包夹,这些罪犯本来就是暴徒、凶手、人渣、打手,他们一天二十四小时如影随形、寸步不离地紧贴着你、看着你、监督你、虐待你,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由包夹说了算,稍有不从非打即骂,任凭他们处置,根本不把你当人看,一切行凶作恶的事都由包夹出面、出手。

二、都匀监狱坐“小”凳、剥夺睡眠折磨王守明等法轮功学员

王守明一入狱,监狱就把他与法轮功学员隔离开来,把他一个人与一群包夹(十二人~十八人)关在一间牢房内,使他处于彻底孤立、与世隔绝的境地。

中共酷刑示意图:罚坐
中共酷刑示意图:罚坐小凳子

白天,包夹命令他整天坐在一个特制的小板凳上,名曰:坐“小”凳(高、长、宽、都不到十五厘米),这也是一种刑罚,要求保持端坐姿势不许动,不能改换姿势,不能起立或行走、如坐铁砧,一坐就是多少天,造成的伤痛难以言说。绝对不许盘腿打坐、不许炼功、不许学法。

最为阴毒的是夜间不让睡觉,通宵达旦,连眼皮都不能闭一下。头顶上大灯灯泡光亮刺眼、彻夜不关、超分贝的噪音音响、通宵不停。

在王守明的正面、身左、身右坐着穷凶极恶的包夹,虎视眈眈的注视着他,王守明哪怕是不由自主的眨一下眼睛,或打一个哈欠,立刻就会遭受到这三个包夹的粗暴制止,如用指头戳额头、扇耳光、揪耳朵、拳击头部、猛推、掐脖子、用手指扒眼皮。

为了不让王守明思想闲着,包夹车轮战式的轮流对王守明“训话”(洗脑),或者叫王守明翻来覆去的背监规。就这样一周下来,王守明头痛欲裂、眼冒金花、精神失常、脑袋停滞,人困的几乎要昏死过去、。

中共早在当年延安“抢救运动”中,即把“五天五夜不许眨眼睛”列为“中等刑”,用于搞逼、供、信、打了15000个特务,结果一个真的也没有,全是屈打成招,可见这一招之厉害,所以现今邪党将此招定为“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有效的手段之一。

三、用饥饿折磨法轮功学员

经过大饥荒年代(一九五九~一九六一年)的人都知道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挨饿,“大饥荒”饿死百姓四千万。黑监狱不是不给你饭吃,而是用猪食不如的牢饭虐待法轮功学员,让你吃不下、吃不饱,长期处于半饥饿、饥饿状态、让你难以存活下去而屈服,中八劳教所在这方面做得特别露骨。

王守明说,长年吃的是霉变了的陈米、白水煮的毛冬瓜(带皮)、发绿的带皮土豆、老萝卜筋根(吃的满口腔流血)、老白菜杆杆,看不到一点油腥腥,汤面上是虫子、树叶,汤里夹着泥沙,看了恶心,难以咽下,吃了拉肚子,王守明经常吃的是白饭泡开水。他说,即便花自己的钱买监狱内的高价食物、补一下都不准,王守明说体能支出大,吃的太差,吃不饱,营养严重缺乏,入不敷出,人瘦的皮包骨,满嘴牙齿松动,大部脱落。

四、用“军训”拖垮法轮功学员的身体

王守明入中八劳教所,即编入新收队,先进行三个月的“军训”,即所谓的“军训、军训,疲于奔命”,每日的军训其实最主要的内容就是跑步。每早晨六点起床,立即集合跑步,至八点早餐,餐后接着跑,十二点午餐后继续跑,一直到晚七时收监。无论是烈日当空,或是风雨交加,都得跑,实在跑不动了,包夹就罚“站军姿”(一只腿独立,一只腿高抬不动)、或做“俯卧撑”或做“下蹲”动作,王守明被罚“下蹲”二百次,做了一百次,他就昏倒在地了。

一天下来,王守明被累得死去活来,晚饭后,还用五个小时强制洗脑,或看抹黑大法的电视,或由包夹跟你“谈心”(诽谤大法)每夜都拖到凌晨一时,才让王守明睡觉,接着每隔半小时,包夹就要喊醒他一次、直到六点起床。

这样的军训才一个月下来,王守明的两腿已肿得又粗又大、胀得发痛,由于整日跑步,汗流不止,尤其是腹股沟处发热、民间叫“烧裆”,致使下身充血、肿大、溃疡、连短裤也穿不上、苦不堪言。非法监禁中的法轮功学员没有周六、周日双休日和任何节假日,没有一点点休息时间,而处心积虑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折磨却无处不在,无时不有,无所不用其极,如不让王守明洗澡长达九个月之久,不让上厕所或上厕所限时间等等。

法轮功学员由于受到太多太久的折磨,必然带来全身的伤痕累累、病痛多多。所以负伤和患病是非常普遍和常见的现象,皮肤病几乎人人皆有,精神病、肺结核患者也比较多。

王守明在被迫劳役中搬大石头,伤了腰,腰肌劳损,后染上了肺结核,发烧、咳嗽、吐血不止。黑监狱对待不“转化”而患重病的法轮功学员,也不让住院治疗,这时的王守明身体已极度虚弱、奄奄一息,不得已,违心地写了“三书”,才进了都匀监狱医院。九个月后,仍未痊愈,回家继续就医。王守明先后经受了十多年的牢狱折磨,虽生还,但是身体被迫害垮了,至今未能恢复,现在什么活也干不了。经济上,早已倾家荡产,一无所有,子女还受到牵连。现今还处在当地610、派出所等严密监控中。

在中共统治下的世道,为“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大开绿灯,畅行无阻,而“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好人王守明,为了坚持做好人,为了坚持修炼,却被邪党如此迫害。对被非法监禁中的法轮功学员来说,几乎每一次“转化”迫害都是生与死的考验,这是逼人弃善从恶,颠倒是非善恶。

但是,对于修炼真、善、忍的王守明,这种“转化”是彻底失败的,他会坚持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