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敲门的警察没有怕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我和母亲都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之前得法的老同修,这么多年来,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不畏邪恶的急风暴雨走到今天。其中包含了多少酸甜苦辣,拘留洗脑不说,仅家里的门就不知被警察敲过多少次了。每逢中共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就找上门来,气势汹汹,兴师问罪。每遇到邪恶骚扰时,我都请师尊加持我的正念,请师父给我智慧给我胆,给我战胜邪恶的勇气。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每次都用讲真相的方式,善解了来者气势,化险为夷。

二零一五年因为诉江,他们一伙五人上门“兴师问罪”,说我诬告国家领导人。我说我哪条诬告他了?要不是他迫害法轮功,你们也少一些事。他们将我控告书上的内容一条条的问,我就将我受到的迫害和对我家人造成的伤害一一讲给他们听,我说你们说我说的是不是事实,我哪一条诬告他了?他是什么国家领导人?一个下了台的罪犯,江泽民犯下那么多罪恶,我作为一个国家公民为什么就不能控告他。

户籍警察没做声。一个社工要我在他们打印好的不符合事实的问询上签字,我要他们按我的要求改写成真实的问询,然后签上控告书属实,他们一起来的一个女的气急败坏的喊:“她还签控告书属实啊!”(这个女的是新来的,其他人我都给他们讲过真相的),其他人没做声就走了。

因为我母亲没有其他子女,八十多岁的她长期和我住在一起,社区户籍警多次以查户口为名,要我母亲去派出所登记,照相采血。前年又有几个社工,上门要我母亲去派出所一趟。我问去做什么,他们说不知道,我说你们不知道去干什么,那你们来做什么?他们说,所长叫来的,我说所长叫你们来,你们就来,自己都不知道来做什么。你们晓不晓得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当法轮功平冤昭雪的时候,你们是要承担责任的,那时候所长是不会给你们承担责任的。

因为我母亲不配合他们,后来他们打电话给户籍警,户籍警来后说:就是因为她炼法轮功,在他们这托管,搞得他们每年都要上门查,搞得你们烦我们也烦。我说她炼法轮功,在我们老家的社区都知道她是好人都不管她,你们不上报上边怎么知道,你们这是自找麻烦。后来户籍警自己想了一下说算了算了,明天把她的户口转过来。我说我不去,现在买票要身份证,我不想往你们枪口上撞。户籍警一愣,说那我给你出证明。你快点回去办,后来不到一星期就办好了近二十年没办到的事情。当然我也没有要他的证明,坐的是顺风车,还给同车的几个人做了三退。

去年两会期间,社区的人上门骚扰,说要给六十岁以上的人加工资,要去社区登记。我对他们说你们别找借口了,不就是开两会,你们怕我去北京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你们也都知道了,你们不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我现在不在家,要带孙子没时间陪你们玩,给你们交个底,北京我是要去的,什么时候去呢?全球公审江泽民时我去!我师父回来了我去!其它时间你们就不要来了。

那天下午,我又亲自去社区找到我们楼区片儿的社工讲真相,告诉她们:警察办案都终身制,你们想想他们为什么只是口头叫你们找我,他们自己都知道迫害法轮功违法,不敢下来,才叫你们来,当法轮功平冤昭雪的时候,肯定要清算迫害者的罪行的,到时候你说是××所长叫我做的,所长说我什么时候叫你做的?白纸黑字拿证据来,那时你有吗?这一碗水可得你兜着,是不是?他们听了连连点头说是。有个负责的说那你们有什么大事你给我们打个招呼。我说有大事也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不用我通知,那时全世界都知道,也希望你能看到。从那以后他们再没来了。

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们又闯过了邪恶的骚扰。同时,也让不明真相的社区人员和户籍警明白了真相,为自己留下后路。

我想与和我一样遇到敲门行动骚扰的同修切磋,切磋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不要怕,我们有师在,有法在,只要正念足,没有过不去的坎。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