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变了我们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四日】我家在农村住,在城里买了楼,两年了也没过去住,因为丈夫不愿意進城里住,说农村空气好,还有点土地,乡里乡村的都认识,進城谁也不认识。这样我自己進城里住。冬天的时候,他就过来住。孩子结婚了,在外地住。我也退休了,孩子那边也不用我操心。

我一个人在城里住挺清静,在同修的帮助下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每天上午和同修出去讲真相,下午和同修们在一起学法。有时候丈夫回来了,看到同修来,他也不反对,有时我活干不过来,叫他帮忙做家事,他从不推托。

冬天到了,丈夫回来了,我挺高兴,心想,这回家里有帮手了,回家可以吃个现成的。谁知这次并不象我想象的那样,他啥活也不干,没事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白天看,晚上看。有时,我看不上他,嘴上不说,心想:还得我侍候你。

在生活中我俩也没个话,跟他说话,他就呵斥你、训你,没好声,时间长了,我心里就不舒服了。有时向内找,有时就叫他帮着干点活,可是看出来他很不情愿,不管活干的好坏从不让你说。

一次,我让他拖地,干完了,我让他看看那地没拖干净,他跟我大喊:你能不能不说,再说我不在这住了。我忍着,心想,你现在怎么变的这样?有时忍不住,回他两句。

同修一起交流的时候,我说丈夫回来啥也不干,同修说:“我们是修炼人,那不是正好帮我们提高吗?”是啊,修炼人,没有矛盾,你好我也好,怎么修啊?是丈夫帮我提高呢,我不但不感谢,反而还怨他。

于是我多学法,向内找,想想自己修炼这么多年了,还有妒嫉心、埋怨心、看不上他人的心、不平衡的心、私心。一遇到事就被常人心所带动,这么多人心,就是平时没有按照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我要用大法来归正自己,这些私心都不是我,我不要。

师父说:“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1]

经过学法修心,我有了很大的转变,对丈夫态度也好了,每天给他倒洗脚水,家里的气氛也不紧张了,有的时候他还哼个小曲,主动的干家务,做饭打扫卫生。还关心我:“天冷了,你要多穿点。”

丈夫身体不好,有高血压、心脏病,我一直想让他走進大法修炼。一次我学法,我跟丈夫说:“我们一起学法吧。”他说:“你自己学吧。”我说:“一个人学,有时犯困,两个人学不困。”他说:“那我就陪你学。”这样他每天和我一起学法。可是他不炼功,我就跟他说:“你早上炼功,白天就不用去外面锻炼身体了。”他说:“也是。”他开始和我一起学法炼功了。感谢师父,是师父让他走進大法。

一天早上炼完静功,我问他: “为什么提前把腿拿下来,腿疼吗?”他说:“不疼,就是脑袋不静,胡思乱想。”我说:“再这样,你心里想,那不是我,我不要它,那不是我。”还没等我说完,他大声喊道:“你闭嘴!”当时我一愣,心想,你干嘛发那么大火?心在埋怨他。

师父说:“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1]是他帮我提高啊,我明白了。向内找,修自己,不能怨他,得谢谢他。

一次在学师父各地讲法时,因一本书,我俩轮着念,我念的时候,他思想溜号,把那个凳子拿起来看,我说;“我们学法,你溜号了。”他立刻就翻脸了,说:“我不是在听吗?也没耽误我听啊,不学了,你自己学吧。”起来走了。我心里酸酸的,为什么?向内找,是不是自己学法时也有溜号的时候。谢谢师父的点化。我就多学法,深挖自己 ,把它找出来,去掉它。

有一天,丈夫跟我说,他炼功的时候,觉的心脏一点点挪出去了,师父给换了个新的。他以前身体不好,因脑梗,每年春天都得挂十天八天吊瓶。现在身体好了,不用挂吊瓶了,不吃药血压也降下来了,精精神神的,在城里还找了一份工作 。

丈夫变了,脸上有了笑容,下班后在工作中遇到的事情还跟我说,帮我做饭,有时间他就和我们一起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这本书,钉书、切纸、打包,刀不快了,就卸下来磨一磨,他心很细,切纸刀有毛病了,他就修一修,也加入了我们做书的项目。

那天我跟丈夫说:“你变了。”丈夫说:“因为你变了,我就变了。”

谢谢师父,是大法改变了我,改变了我们。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