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寄真相十九年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八日】我是家庭主妇,一直坚持写真相信救人,从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后,当时向上级部门反映我们的真实情况写了六封信,就陆续邮寄真相信,至今仍在坚持。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平安的邮寄了十九年。

一般情况都是手写一张信,外加两张明慧网发表的真相传单,也有纯手写的。虽然麻烦些,但效果比较好。记得《九评》刚发表时,我写了一段话,和书一起包起来发出去。一天,一位同修说,她的邻居收到一本书,里面的话写的可好了,就把书好好放起来了。还有一次,我去一栋楼里办事,看见一住户的门口,有个包装挺熟悉的,我打开一看,里面有张纸,是我自己写的,但里面的真相资料被拿走了。这两件事给我的启发很大。手写信和真相资料搭配起来发,效果的确很好。更坚定了我写真相信的信心。邮寄的地址都是平时搜集起来的;后来学会电脑,从明慧网上也找一些。

二零零零年以后,有一阶段,经打听,知道邮局上午开一次信箱,走一次信;下午再开一次信箱。我就上午邮一次(每次五、六封),下午再让一个同修邮一次。我们俩邮了半个月,突然发现社区人员在盯梢,就改变方式,把写好的信,分给多个同修邮寄。自己也邮寄一部份,直到二零一二年九月,本地各个交通路口都安装上了高清晰摄像头,信箱周围都有,我就自己写自己邮寄,直至今日。

邮寄真相信需要的纸、笔、信封,这些都好买。最难买的是邮票了,九九年七二零后,各个商店原有的邮票卖完后,商店就不让卖了,得到邮局去买,邮局还限量每次只卖二十个,还要问问买邮票干什么,只有过年没人问,能多买些,每年过年期间,我都到邮局买一些邮票,连续买了十来年,平时每周我也得去一次邮局查邮编或买邮票。

后来,我在给人家干活时看到了一个笔记本,上面都是全国各地的邮编很详细,我就手抄了一份,直到现在都在用,同修还帮忙批发了一些邮票,发现批发来的邮票不是很正规,我就用邮局的邮票。有个同修的家人偶尔也帮着买点,邮票一直够用。后期,我就不怎么去邮局了。

邮寄真相信的对象主要是公检法、政法委、社区、监狱、看守所、村干部等人员,还有明慧刊登的急需帮助的同修,也有普通大众。我更注重当地,每换上来一个新官员(例如县长、书记、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国保大队长、社区主任、派出所所长),我都先手写一封真相信,在异地寄出。本地各个单位的领导班子,乡镇成员,社区主任,政法委人员,每人都给邮寄过真相信。每年年前,也给狱中的同修写信。

还收到一些反馈信息:有位公安局副局长的妹妹转告同修说:“以后别寄信了,他都知道了,他同学给他讲过了。”还有一位同修在某局干临时工,给领导办公室打扫卫生,我给他们三位领导每人邮寄了一封真相信。是分三次寄的,有一天,她对我说:三位局长都收到真相信了,一位看完把信给粉碎成纸屑;一位看完后,把真相信的内容摆在自己办公桌上,一位把真相信直接放到包里。

还有一个监狱,一有新的针对他们的真相我就邮寄过去,邮寄了一年。有一天,同修的妻子告诉我:“她丈夫被关押的监狱打来电话说:‘老接到你们地区寄来的资料,以后不要再邮了,小字写得还挺利索的。'”

针对本地的政法委,公安局,社区等部门,我一般都在外地邮寄。有位同修的儿女们都在外地,都明白真相三退了,他们经常回来,也帮助邮寄了一些。

有一次,本地一位同修被绑架,预谋要加害,我就给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每人写了一封信,正想着去哪邮寄呢,有个同修的孩子正在某饭店办婚宴,我就带上信去那里,交给了一位邻近地区的同修。

每封信我都认真去写,在写的过程中,犹如对方就在我面前,我是用心在向对方诉说着真相,写出的信干净整洁,自己都觉的有种正的能量。但有时着急心上来了,字迹就毛起来,自己看了都不满意,就得重写,真是欲速则不达呀!

我手里有几种信封(牛皮纸的),多种笔,信封尽量写出不同字迹,邮票也是多样的,寄出的地址在哪邮寄就写哪的,虽是匿名的,但都是真实地址,不要写得含含糊糊的。这样“寄信人”也能看到资料(因为有些收信人的姓名、地址是搜集来的,人员是经常变动的,未必都能收到)。有一次,我寄出的信“查无此人”,被打回“原地”某村部,村书记给看了。村书记的亲属有个学法轮功的,就给了同修。后来把这封信重写个地址又寄给了有缘人!

每次邮寄前,我都手摸着真相信,对着它们说:“不留指纹、不留笔迹、安安全全寄出,凡看到真相信的人,都返出善念得到救度!”在邮寄的路上背着师父的法:“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2]回来后,还专对此事再发一、两次正念。

写真相信比较需要时间,又要打工生活,还有别的救人项目,邪恶又时不时的干扰,真的有点难。师父说:“难也有你走的路,看你去不去找。”[3]在这过程中急躁心、怕心等等执着也在渐渐减弱。我会一如既往的做下去,多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