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说我们再不来找你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九日】我是川东一个很偏僻农村的老年大法弟子,修炼法轮大法十九年多了。二零一五年五月诉江大潮兴起,我也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以真实姓名、地点投诉了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修炼团体,不久就收到了两高的回执。

二零一六年七月的一天,我住地一政府工作人员叫我去政府办公室去一下,(我家住地与政府办公室距离两百米左右),我就跟着去了,到那一看,两个警察坐在办公室,面目表情气势凶恶的坐在那里。当时我心一怔今天来干啥来了,我静下来求师父加持铲除他们背后的共产邪灵及其黑手烂鬼。政府工作人员叫我刚坐下,其中一人口气不善的问我,你向两高投诉了江泽民吗?我没有正面回答他,很冷静的回想师父说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念一正 恶就垮”[2]。“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3]

他们见我没有开口,另一人很平和的说,“我们是上面的安排,我们这是工作。”这时我想邪恶的气势已被师父的法理解体。师父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4]的法理在我脑海里回荡,心想这些可怜生命也是受迫害的生命,这是师父安排他们来听真相得救度来了。我稍微移动了一身子,坚定的说: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高德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

我说:当年我因肝硬化无法坚持工作,刚到五十岁被迫病退,退休后找过大、小医院医生、教授、也练过其它气功,可是病情越来加重,肝区长期迁隐痛,食欲不振,身体消瘦至九十多斤,行动吃力,当年还产生轻生的念头。正在这关键时刻,于九九年三月中旬的一天,外地同修到我们镇来洪传大法,当时他们在政府院坝炼功表演放的炼功音乐是那么优雅悦耳,听他们介绍是法轮功,是佛家高德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当时我想我从小就闹病,三岁多才开始走路,在我懂事的时候常在梦中见到神佛要我上山去修道,今天这就是神佛来救我来了。当时我很高兴的同镇上几位老人跟着他们学起来。回家后就学《转法轮》,当我翻开书皮就看见了师父的像,师父是那样慈悲、祥和,忽然眼睛闪了一下金光,我看着看着眼泪直流,这就是我小时候常梦见叫我上山修道的师父啊。

我说:我用了一昼夜读完《转法轮》。从那日起,每天早上就与同镇的几位老人在粮站坝子参加晨炼,没几天我身体发生了天翻地覆变化,肝区不痛了,食量增加,从那时起至今,我没吃一片药,没打一支针,不但病好了,现在身强力壮,体重由九十多斤到现在一百三十多斤,近二十年没报一分钱的医药费。当年中央乔石等人调查法轮功,结论是对国对民百利无一害。

我还告诉他们:我们单位的一位姓刘的老师一年报销国家医药费十三万余元,住院期间,儿女们放下各自的工作围着老人团团转,给单位造成损失。如果全国有更多的人炼法轮功,给国家节约多少财力、人力、物力?那多好啊。这样好的功法却被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强行的灭绝性迫害,动用国家所有宣传机器大肆诽谤诬蔑法轮功,挑起民众仇视法轮功,毒害了全中国人民以至世界民众。我就是要求政府按照国家宪法法办江泽民,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讨回一个合法的炼功场所。

他们听得很入耳,他们说我们过去不知道法轮功这样好,现在明白了炼法轮功的真是一些好人。我接着说,善恶必报是天理,善待大法弟子有福报。最后他们说我们再也不来找你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