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白银市诚实老太李凤兰被劫持入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白银市平川区国保警察王朝彪等,两、三年来不断骚扰、构陷、勒索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凤兰老太太,并和法院图谋把她投入监狱迫害,因为李凤兰的血压太高,一直没有得逞。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李凤兰和她丈夫一块去了法院,刚进去就被法院六、七人强行扣下,于四月十五日送入甘肃省九州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一六年八月份,李凤兰女士粘贴真相不干胶,被长征分局国保大队长于明、王朝彪、李金福等绑架,李凤兰对他们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我们在做善事,你抓好人是犯法的,要遭报应的。队长于明说:“我不怕遭报应,我是地狱的审判长”。李凤兰被劫持到看守所,体检血压很高,看守所拒收,回家。于明遭恶报,得胰腺癌,关门不见任何人,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死亡。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李凤兰在兰州给女儿带孩子时,接到检察院打的电话,要她连夜回白银市,第二天早上十点钟到平川区检察院。李凤兰第二天十点到了平川区检察院,检察院人员说国安科(国保大队)送来材料,要李凤兰看看是否属实,签上字就“没事了”。于是李凤兰就签了名,结果国安科警察又叫她上电视录像,说出谁谁还在炼法轮功。对此,李凤兰一口拒绝。警察就让她回家了。国保大队勒索其家人五千元罚金。

看其精神状况很好,不象有高血压的人,中共公检法人员准备开庭、图谋判刑,二零一七年三月份,李凤兰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日,警察跟踪到李凤兰的女儿家,把李凤兰绑架到平川区长征分局,国保大队王朝彪,问李凤兰是谁把他上恶人榜了,谁给他打电话讲真相。李凤兰老人说那是救你的。他当天又把李凤兰送到白银医院,两次检查,高压230,低压150,再测高压240,低压160。到看守所检测两次,血压还是一样高,王朝彪气急败坏地给他的主子打电话,说看守所拒收。对方传话说一定把她关进去,看守所人说,谁敢担保,谁的责任谁负。王朝彪又打了好多个电话,没有人承担责任。就这样李凤兰老人回家了,不法人员给她丈夫开了二千元的条子让交钱,也不说理由为啥交钱。

过了几天,法院打电话给李凤兰丈夫说“开庭”,那天警察方面参加的人很多,有检察长和代理检察长,有法院庭长万明(万敏)、副厅长黄文丽、法官、书记员、冯英、李东梅以及陪审员等等,长征分局有王朝彪、李福金和一个姓刘的。李凤兰一方只有她和她的丈夫,后来她丈夫的哥哥进来了,法官万明大声用恐吓的口气审问:“进来的人是干啥的?和被告有什么关系?干啥来的?”

在法庭上,李凤兰说:“我没有罪,信仰自由,家中搜到的东西是私人用品,粘贴的宣传单捡的,随手贴上了,只有两张。”最后宣读“取保候审”。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取保候审一年。七月份,王朝彪给李凤兰丈夫打电话,说让她到长征分局去。到公安局,王朝彪说到白银上次的事,还没有了、还得去。李凤兰被劫持到看守所。李凤兰问王朝彪,已开过庭了、取保候审了,为什么又体检?王朝彪狞笑着说,你问法院去。看守所检测她还是血压高,王朝彪气呼呼的,给他的上司打电话,又是折腾一个多小时,没办法让李回家了。

李凤兰回来后,他们又说是给“开庭”,而且罚二千元钱,去法院开庭只是走了个形式,让她丈夫代替写了取保候审申请书,再让到地方医院检测中心检测。平川区法院庭长万明开的单子,又说是还要评估,由单位、社区、居委会、派出所、司法局等盖章。李凤兰的丈夫是个胆小怕事的老实人,又逼她到这些部门去,她没有去,她丈夫一人去了。

过了一星期,万明又出花招说中院不行,又让李凤兰到地方检测中心检测,检测血压200/105,而且,大夫给她开了住院单、病历表、检测单,给法院送去,声称过几天还要测。

王朝彪伙同法院万明两年多来不断骚扰,企图把李凤兰投入监狱迫害,因血压太高,一直没得逞,再次送白银中院审核。于二零一八年九月停发她的工资。十一月三十日,李凤兰接到法院通知,要在十天内再次送看守所迫害。在这种情况下,又请了一位律师写了一份责任书,又到白银职工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得出结论还是血压太高,高压210,低压160,又报甘肃省中院审核。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李凤兰又接到法院通知,过来签字,二十二日早上,李凤兰和她丈夫一块去了法院,刚进去就被法院六、七人强行扣下。万明说,执行上级命令。于长征分局王朝彪强行把李凤兰送入白银看守所迫害。四月十五日李凤兰被劫持到甘肃省九州女子监狱。


平川分局电话:
王朝彪:18309439305
郭爱军:13893064862

平川法院
黄文丽:1993591702
万明:13830096369

平川检察院公诉庭
0943-6623417
0943-6627729
刑事庭办公室0943-6629731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