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孙蔼侠走出黑狱 腰弯背驼几近失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省苏州市法轮功学员、82岁的孙蔼侠老太太二零一七年被苏州工业园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半,在南通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后,于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四日出狱回家。目前孙蔼侠老人双目几近失明,脊椎弯曲,后背也驼了。

警察突然绑架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六日上午,孙蔼侠老人第五次到苏州市娄葑派出所,找所长邵军要回在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被其抢劫的笔记本电脑。邵军说:我现在要开会没有时间,你先在这儿等一会。但是不多时就来了两个年轻的便衣,不容分说上前强行将孙蔼侠老人架起来,把老人塞进警车。警笛鸣叫着直奔苏州黄埭第四看守所(女所),八十多岁的老太就是这样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法律文件。

法院秘密开庭

在黄埭第四看守所被关押了一个多月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孙蔼侠又被拉到苏州工业园区法院偷偷开庭。这次开庭完全是“610”勾结国保暗中操控法院单方面秘密进行,孙蔼侠没有一个亲人在场,任何人都不知情,没有辩护律师,庭中央就是陈洁、陪审员苏玉林、和陪审员任颂华,书记员高俊杰,旁听席上空空的没有一个人旁听,女法官陈洁在庭上草草宣读了所谓的判决书,整个过程五分钟左右。

孙蔼侠当庭拒绝交纳所谓罚金后,被劫持到南通女子监狱。几个月后,在监狱中孙蔼侠收到二千五百元的罚款回执,才知道园区法院强迫其女儿交了二千五百元的所谓罚金,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另外,孙蔼侠于一九三八年十月十五日出生,娄葑派出所在发身份证时给写成一九四零年十月十五日出生。孙蔼侠要求更正,娄葑派出所不但拒绝,并且还在判决书上将孙蔼侠的职业大学教师、工程师改写成退休工人。

南通女监的迫害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日下午,警察将孙蔼侠从苏州看守所拉到南通女子监狱医院,对孙蔼侠进行体检,当时测量的血压高压是180,然后就直接把孙蔼侠送到二监区第十组(也就是第十监舍)。

第十监舍一共十六个床位,但是这十六个床位的监舍关了十七人,其中一个刑事犯和孙蔼侠合睡一个约八十公分宽的床铺,两个人只能侧着身睡,否则就摔下地,合铺长达三个月。

每天二十四个小时整个第十监舍的犯人都在监控孙蔼侠。自称为“转化专家”的朱仁红不准孙蔼侠开账买吃的。犯人那普(云南少数民族)给孙蔼侠吃的东西,被犯人组长孙梦阳(音)看见,大声呵斥说:就是扔到垃圾桶也不准许给她吃。

南通女子监狱二监区是劳动监区,劳动强度很高,每天早上六点起床,然后去生产车间,一直到下午五点半收工,每天进出生产车间都要进行全身搜查。孙蔼侠拒绝加劳动,每天回到监室就被逼坐小凳子,由四个犯人看管着老人,一直坐到晚上九点半才让睡觉。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期间,狱方对法轮功学员加强了所谓的“攻坚转化”迫害,由“包夹”领着去强制洗脑,监狱命令看管孙蔼侠的值班犯人必须到晚上十一钟才能够睡觉,由于看管的“包夹”犯人因此得不到休息,从而对孙蔼侠心生怨恨,使用各种招数折磨孙蔼侠。第一个值班的就是犯人组长孙梦阳(音),对孙蔼侠说:都是因为你不“转化”,深更半夜我们都得不到休息,对孙蔼侠吼叫道:你也不许睡。犯人谢素霞看到孙蔼侠双目微闭时,大冬天的突然掀掉孙蔼侠的被子。在这期间,孙蔼侠老人的双目视力急剧下降,连书上的文字凑到三厘米近时都不能看清。

在过年前后,杀人犯刘德兰为逼迫孙蔼侠“转化”,疯狂谩骂、诅咒、侮辱孙蔼侠,污秽言辞下流的让人难以启齿,刘德兰拿着打印好的污蔑诽谤法轮功的所谓“四书五稿”恐吓孙蔼侠,逼迫她签字。孙蔼侠坚决不从。

二监区教导员武传莲(女,三十出头)想着法子逼迫孙蔼侠“转化”,平时一有机会就在监区喇叭里歇斯底里的大骂孙蔼侠。

二零一八年五月,她们把孙蔼侠夹持到攻坚组,这个攻坚组设在综合楼里,其实是个黑窝心脏,每年五月都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攻坚逼迫“转化”。她们再一次对孙蔼侠进行全天候的攻坚“转化”,这些人有本监区的各种刑事犯,还有从其它监区调来的卖淫女、拐卖人口的犯人。最少时六、七个人,最多的时候有十多个人,这些犯人专门轮番的对待这位当时已经八十一岁的老太太,逼迫孙蔼侠看污蔑大法的录像。但一切都是徒劳。

二零一八年六月一天上午九点钟,孙蔼侠五十五岁的女儿从苏州去南通女子监狱二监区探视母亲,却被监狱劫持扣押,要她去“转化”母亲,直到下午四点都不准孙蔼侠的女儿离开监狱,孙蔼侠的女儿感到恐惧,只能违心的配合狱警,见到自己年老的母亲就痛哭流涕:妈妈你不“转化”行吗?妈妈你不“转化”回家后怎么办?孙蔼侠回答说:“我学真善忍往哪儿转啊?我回家后该咋地就咋地。”

出狱前一天,狱警还要孙蔼侠签字“转化”,老人坚决拒绝。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四日上午,孙蔼侠老人出狱回家。跟着她女儿来接她出狱的还有:东港新村社区费主任洪某、苏州工业园区司法所的一男一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