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大法弟子:我的十年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我是一名俄罗斯人。我修炼法轮大法近十年了。

这些年中,我参与了明慧项目。当我第一次参加这个项目时,读了同修的交流文章使我提高的很快,也加深了我对法的理解。我翻译了关于大法修炼的体会、对健康的益处和大法中的奇迹等文章。我的信仰得到了加强,也得益于这些文章。通过修炼者的修炼经历,我也开始明白了什么叫向内找,正如精進的同修所做的那样。

后来,我开始翻译传统文化的文章,翻译这种文章难度大,因为其中包括了许多中国古代城市名称和古代名词,但每一篇文章都让我沉浸在那个时代,和那些中国古代高尚的女人和男人的例子相比,我明白如今人类的道德下滑是多么严重。

了解中国大陆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的真相很重要

在过去的这两年里,我被调到一个翻译揭露迫害的文章小组,一直在翻译这些文章。我理解这些文章对揭露迫害的重要性。当你翻译时,你会接触被迫害的同修的命运。我常常为他们发正念,或者想着他们。我不知道功是如何在另一个空间中起作用的,但我相信我的正念会帮助他们。

在此之前,我并没有经常阅读有关揭露迫害的文章,后来我意识到这是一个漏洞,这就是为什么我很难向人们讲清迫害真相的原因。当我向内找时,我看到根源在于私心:我只想为自己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并保护自己免受一切令人不愉快的事情的影响,避免接触一些可能伤害到我或让我伤心的事情。当我开始翻译揭露迫害的文章时,我觉的我的心在扩大,我能比较容易的告诉人们中共镇压的残酷。当我问小组的人是否阅读过这些文章时,我了解到大多数人都没有读过这些文章。有些人告诉我(读这种文章)会令他们感到很沮丧和压抑。我和小组的人交流我的看法:我认为这是一个漏。如果我们不阅读这些文章,我们怎么能揭露迫害呢?如果大多数同修只阅读关于修炼的文章和自己感兴趣的内容,而避免阅读有关迫害的文章,他们就很难讲清真相,如果讲不清楚真相,那会令对方感到我们讲的存在不确定性。

为了使我翻译的文章更专业,我继续学习英语,有机会也学习中文。

消除自己头脑中的共产主义因素

现在,我们组的同修们正在重新阅读《九评共产党》,最近我还读了《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两本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我读《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时,我发现童年的记忆往上翻。这本书戳穿了所有我童年时被灌输的东西,所有宣传共产主义的电影,甚至是我从心理学著名的某某那儿获得的思想和观念等等所有那些东西的虚假和错误。

师父开示:“所以在针对邪党文化的问题上,要先能辨别它、能辨清它。没有别的办法,只有用真正的人类传统文化,才能看清它。”[1]

师父在最近一次讲法中告诉我们把修炼放在第一位,师父说:“所以修炼呢,对大家来讲,对每个参与媒体的大法弟子来讲,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你的修炼好坏决定了你的救人力度,你的修炼好坏也决定了你的工作成效,这是一定的。”[1]

因此,我写了一篇关于我如何在自己身上找出共产主义因素的交流稿,即:怀疑、恐惧、争斗、竞争、妒嫉、虚伪或欺骗、自我保护等等。

其中强烈地反映在我身上的一个共产主义因素就是争斗。从小就被灌输:为了生存我们必须战斗。有这样一种说法:“为自己在太阳下的地方而斗争。”“强者生存”,还有物质主义概念“自然淘汰”等。现在我明白这些概念和“真、善、忍”的原则是完全对立的。最近,一些同修告诉我,我说话中包含了许多斗争和竞争(这种东西),尽管我自己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现在,当这颗心出现时,我试着让自己退后一步,放下斗争和竞争的心。如果去争、去斗的话,那么很容易出现妒嫉。

师父说:“互相之间不服气,争斗心不去,也容易产生妒嫉心。”[2]

去掉妒嫉心

在我修炼开始时,我几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执着,并且通常认为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但近年来我经常敏锐地感受到它。有一天,在与一位同修出现矛盾时,我们谈话时的态度严厉且激烈,然后她和另一位同修说我:“你不知道她多么恶。”当这话传到我这儿时,我有点震惊,因为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恶人,但显然在那时,我真的表现出了这样的心。我从未在交流中谈到此事,显然是因为我害怕丢脸。但这是一种执着,现在我决心放弃这颗心。

师父说:“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过去大家可能听说过,阿弥陀佛讲带业往生,妒嫉心要不去可不行。其它方面差一点,小来小去的带业往生,再修炼,那可能行,但是妒嫉心不去绝对不行。今天我跟炼功人讲,你可不要这样执迷不悟,你想要达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层次上修炼,妒嫉心必须要去掉。所以我们把它拿出来单讲。”[2]

我明白这个问题是多么重要,但我似乎从未真正下决心放弃这颗心。

由于我经常过不去与妒嫉相关的考验,我周围(工作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状况,如:他们开始将我与某人作比较,批评我的同时抬高和欣赏他或她的能力。从性格上讲,我有一种固有的争斗心和自我肯定的倾向。在去年的工作中我处于领先地位,我有很多的客户。今年,由于定价的变化,过去的顾客离开了,我失去了热情,而其他员工依然满怀热情且变的更积极。一名活跃的员工获得了更多的管理权,包括大厅的分配、课程安排。他们给了我一个没有门的小房间,这让即使是孩子的父母也为这么糟糕的房间感到愤慨,有些客户因房间不好而离开了。我没有骂人也没有争吵。

师父说:“那么我们修炼人就更不应该这样去做了,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2]

但我的心仍然被触动。一天早上,当我去上班时,我感到心跳加快,胸口沉闷。在工作时,我在游戏室值班,另一位同事给一个接一个的学生上课,还给我过去的一位客户進行个人培训。我强烈地感到恼怒和妒嫉。

突然,我后背上两个肩胛骨之间的地方剧烈的刺痛,使得我几乎无法动弹。我向内找:看到了自己的妒嫉心,并带着一种失落感和自卑感。我的心脏蜷缩起来。回到家,我重新阅读了师父讲法中关于“妒嫉”的章节,并思考这个问题。但我不明白如何抓住它并去掉这颗心。我请师父帮助我消除妒嫉这种物质。在组里学法时,我哭了,我下决心放弃这种妒嫉心和将自己和别人做比较的习惯。一种认为自己毫无价值、自卑的错误想法击倒了我,我想离开小组回家。但是我明白,这是旧势力试图通过我的执着自我来阻挡我修炼,特别是要将我从向主流社会讲真相小组中赶走。我与同修相比,意识到我之所以不善于讲真相,是因为我被一种恐惧和胆怯阻碍着。我要坚决的抵制并清除这些想法,我停止流泪,胸中有种温暖的感觉。在休息期间,我与一些同修交流并感受到我与他们之间的深刻关联,心中不再有任何痛苦或寒冷。

回到家里,我到街上炼功。炼第二套功法时,我立刻感受到了法轮在我手中强烈旋转,感激的泪水一涌而出蒙住了我的眼睛。我被师父给予我如此无价的法轮感动不已,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所有的错误想法瞬间消失了,我感受到了大法的力量。心很平静,身体被能量笼罩,尽管外面很冷。没有了焦虑、妒嫉和自卑。

我再不会让这些想法阻碍我了。然后几天,我加强发正念去销毁这个东西和妒嫉的物质。

我也发现这个“怨气”具有相同的性质。当发正念时,我专注于让这个东西离开我:我看到一只蟾蜍并正念摧毁它。我也(与同修)交流了我发现妒嫉的经历,并注意到当我们交流经验并敞开心扉时,这件事变成了在我之外的东西,从我的内心出去了。

再一次重读师父的有关讲法,我对妒嫉的章节有了新的认识。妒嫉的根源在于自私,与孤立有关,也就是说,如果心灵是开放的,性格是开放的,个人很容易与其他人分享,并为别人的幸福而欢喜,也就是说,为了克服妒嫉和抛弃这个执着,你必须首先不要隐藏,而是公开的交流在心里的事,一旦表达出来,妒嫉就像任何其他执着一样,害怕公开。当有妒嫉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的紧张,冷漠。

我理解,还有必要与和对方有紧张关系、并且让你感到妒嫉的人公开交谈,因为这个物质是与善良相反的。善意和开放会融化这个妒嫉的物质。我们在回归先天本性,妒嫉不是我的天性,而是社会关系造成的不正确观念和形成的习惯。

师父说:“因为人的生命是在宇宙空间中产生的,是和宇宙的真、善、忍特性同化的,是性本善的、善良的。”[2]

修真去虚伪

一天晚上,我无法入睡。我回想一整天的表现,哪里我做的不符合法。心里觉的这是某种关键问题而不是无关紧要的事情。突然间,“虚伪”这个词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震惊了我,状态立即改变了,似乎隐藏了多年的东西突然翻到了表面。我甚至还不知道这个词的含义,但我明白它和“真”这个词是相反的。在词典中写道,这是真理和诚意的对立面,即欺骗。在我看来,我在 “真”中修,哪来的谎言,我不直接欺骗任何人。当我在这一方面回想自己的一生时,我发现这是我童年时代奠定的共产主义因素之一。我看到很多这个东西表现出来时的情况,并且它起源于童年时。

为了在这个变异的社会中生存,我不得不伪装、口是心非、阿谀奉承。因此,随着年龄的增长,像虚伪这样的扭曲物质已经增长扩大。最后我清楚地知道为什么有人经常对我说他们不相信我,指责我撒谎,而我说了实话,人们还指责我撒谎。我明白人们就是感觉到了我身上有这种物质,虚伪和欺骗,这就是他们这么说的原因。我认出它(虚伪)是一个实体并告诉它,如果你无法改善和同化法,你就会被销毁。现在我更加注意,如果我看到这些因素,我尽量立即摧毁它们。

提高心性

一天早上,我炼完第五套功法发过正念之后我状况良好,但在与母亲沟通时,她开始批评我,抱怨并表达不满,我很快就失去了理智。我没有通过考验,并开始骂着回应她。我以高调的声音说话,并在回应中也指责她。虽然在心里面我明白我是对自己生气,我自己在修炼上放松,允许自己看了一段时间的电视,吃了很多东西,所以我的体重增加了。由于内心的气愤,我开始蹦跳,试图以此减肥,当我突然抬起我的膝盖时,一下子感到腰部剧烈的疼痛。我很快想起了这一刻所有的想法:我很高兴我在家附近找到了一份副业,这是一份简单的工作。我意识到,一种得到利益中获得快乐的感觉,同时对母亲的愤怒感,使旧势力找到了我的漏洞。

我正准备去街上炼功,我想:“要不然不去了?”但是有些人刚开始炼功,在那里等着我呢。我想:“我怎么一跛一跛地走去?”左腿抬起不好,后背继续疼痛。我沿着这条路走,发出正念:清除旧势力的干扰和计划。新学员们什么也没发现,炼功中和过后我顺利走回家。但是一回家妈妈又开始说我,我又感到气愤,同时还有随之而来的后背上剧烈的痛。当我平静下来并投入学法时,痛苦就消失了。但是当我感到烦躁或紧张、匆忙时,后背又开始痛。这个考验持续了三、四天。这些天我抄写法并背诵,更多的炼功(我炼了两次一小时的第二套功法)。我请求师父帮助我。痛苦似乎消失了,但是当我再次开始与我的母亲争吵时,痛苦又再一次袭来,我甚至泪流满面,似乎我背部的疼痛和伴随母亲的批评和咒骂使我再也忍受不了了,现在我会爆炸。我很快走出家门到街上,平静下来后我炼了一个小时第二套功法。当我回到家时,我的母亲再次开始要求我做这个或那个,她发脾气、尖叫,但我此时很平静,我已经有足够的耐心和力量,不再情绪化的处理,而只是平静的满足她的要求。而且我注意到妈妈也很快平静下来。当然,当我们在法中时,我们修炼人会影响我们周围的人,从我们身上会散发出强大的正念之场。

我意识到,当我不在法上时,内心和周围对我会有很强的干扰,当在法上时,一切都归于平静。此外,这也与提高心性有关。

师父说:“可能刚一進家门,你爱人就劈头盖脸给你来一通,你要承受过去了,你今天的功没白炼。”[2]师父讲:“其实就是帮助你消业,可是他自己不知道。”[2]

我向内找,看到这些天我有强烈的对自己的财务状况的担心和对利益的执着,我一直在想:我去哪工作呢,当我有了副业收入时,发现有不满、愤怒、指责等情绪。这帮助我发现了明显的漏并从中提高上来。

师父教了我们如何和同修、亲人和周围的人交往。师父说:“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情是常人中的东西,常人就是为情而活着。”[2]

现在当出现矛盾或问题时,我尽量倾听对方,去掉自己的情绪,表现出理解和善意。

人们正等待得救度

师父说:“在人类的滚滚洪流中,你们逆流而上。可是想起来它不止是这样啊!整个宇宙都在被淘汰中、都在败坏中,你们能顶着这样的逆流而上!”[3]

记得在举办第一次法轮功九天班之后,那天是国家公众节日,几乎莫斯科市的所有的人都带着红色臂章、缎带、旗帜、头上戴着带有共产主义符号的旧军帽,而我穿着一件黄色衬衫,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我去了一个旅游景点给路人发传单。

一个陌生人顺路喊道:“您今天应该穿红色的。”我没来得及回答他,因为他很快就过去了。我的心里有大法,没有共产邪灵的地方。我有点悲伤地看着身上带着共产主义符号的人,心想:“你能做什么,怎么能拯救他们?”

我往家走,突然有人摸了摸我的肩膀,我转过身去,一个年轻人兴奋地说:“法轮功?我一直在找你们,你们在哪炼?请告诉我。”

不久以前我还在想,我已经修炼了将近十年,但在我居住的地区(与其他同修相距甚远),再没有同修了。近十年来,我经常在池塘公园的空地上独自炼功。

还有一个提示是,当我从法会回来时接到了一通电话,一个女孩问我如何加入法轮功修炼?我告诉她莫斯科大约有三个炼功点,女孩回答说:对于这么大的莫斯科来说这太少了!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意识到这需要改進和考虑我能做什么?然后我打印了告示,并贴在我们地区的告示板上。就在第一个星期六那天,就有五个人来学习功法。我给了一些人《法轮功》这本书和有关法轮功的资料。

半年过去了,现在我家附近有了一个新的炼功点,大约有三、四人稳定的一直在炼功。当然,我需要更多的自律和责任心。我还在我家大楼的邮箱中放置了有关信息。在工作地方和在家旁边分发新年日历。

我在一个大型的水上乐园中的儿童中心工作,所以我能与很多人接触。有机会我就送给他们纸莲花、日历、法轮功信息传单,并讲述修炼法轮功给我带来的好处。

现在我们正在组织第三次法轮功九天班。我在社交网络上、Whatsapp上向几乎所有人发出邀请。我理解,修炼的环境是我们自己开创的,所以救度周围的人:自己的同事、亲友,居家楼里的、小区的和市里能接触到的每个人都很重要。

当我们发表了要在莫斯科举行第三次法轮功九天班的信息后,一个人打来电话说,他偶然看到了社交网络上关于九天班的消息,看完炼功录像后,他半宿睡不着觉,等待早上的来临,他可以打电话报名参加。我明白有缘份的人正在寻找和等待大法的救度。

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有很多人朝我走来,脸上洋溢着幸福,手里拿着法轮功信息单和法轮功小册子,象是拿着门票或通行证,有了这些,就能把他们带到一个最美好的地方。

做了这个梦之后,我开始热情的发放九天班的信息单和法轮大法传单。带着我在分发非常重要的东西的念头,就像是在分发去天上的门票或去新宇宙的通行证。如果一个人知道真相并做出选择,那么他将因获得这张门票而得救。

以上是我这次想要与大家交流的。有不对的地方,请给我指出。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新唐人与大纪元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