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重视向黑窝发正念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师父早就谆谆教导我们:“大法弟子的证实法与救度世人的正念已经使起负面作用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处于完全解体中。目前只有少数邪恶的烂鬼被旧势力集中在劳教所、监狱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内,因此,使邪恶的迫害还在局部地方严重存在。为了彻底清除黑手、烂鬼与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全世界大法弟子,特别是中国大陆各地区的大法弟子,要向这些邪恶的地方集中发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中国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势,救度世人,圆满大法弟子的责任,走向神。”[1]

一次去黑窝的经历,见证师父上面要我们发正念的重要性。

前些年母亲同修病危,我去黑窝准备接姐姐同修回来见母亲最后一面。狱警不但不准许,还不让我告诉姐姐母亲病危的实情。那里的狱警不但没有人性,脸板着,如同地狱的小鬼一般。黑窝内的气氛让人窒息,查看证件与物品严格又邪恶。

因为我也是邪党黑名单上的人,没带什么证件。当时,我只是有一个小小的担心查身份的念头刚从大脑中闪过,警察就立即把我叫过去盘问炼不炼法轮功。在接待室会见姐姐时,狱警就坐在我们中间监视着,说话很不方便。谈话期间,突然我感觉到在头顶前上方一米多远处,有一股恶魔云雾试图控制我的大脑。我清晰的感到那邪恶魔爪在向我伸来,干扰我大脑。之后,我头脑有些发木、昏沉、不清晰。我努力的控制住自己,尽量使自己保持清醒,但是该说的话还是不能很好的表达出来。

姐姐告诉我恶人逼她吃药或者上医院,她很无奈。伪善的狱警还说为她好。在那半小时的接见时间里,警察几次催促我们结束会见。身临其境,我感到那里很邪恶。我心疼姐姐却感到无助。我是带着母亲的嘱托来见姐姐的,这一别,姐姐今生不可能再见到母亲了!难舍难分的短暂会见结束时,我心好痛:我惦记着姐姐与那里被非法长期关押的同修们,在那严酷的环境下,不知她们还记着多少师父的大法?

那是战胜邪恶,支撑她们的唯一保障啊!我默默的祝愿姐姐与同修们要正念正行,熬过长夜,迎来的是曙光!

从那次刻骨铭心的经历后,我就重视向黑窝内发正念,并积极参与营救被绑架、非法关押的同修们。我从来不埋怨、评论出事同修的不足。与同修拧成一股劲,一致对外营救我们的同修——世上最亲密的人。但是,由于自己修炼路上也坎坎坷坷,精力有限,后些年就放松了对那重点发正念的事了。

同修交流文章中,多次提到要重视向黑窝内及邪恶老巢北京发正念的事,再次引起了我的重视。渐悟中的同修提到:邪恶从上面下来后,先聚集到北京老巢,然后根据需要再分配到全国各地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还有,现在很多遭绑架的同修,是黑窝内的邪恶伸出很多黑手,控制当地恶人干的。也就是黑窝内聚集的邪恶跑出来干的。原因是我们自己空间场内的邪恶没清理干净(黑窝能够存在,根子在我们这里),也没有重视向监狱、洗脑班、集中营等黑窝内发正念,致使邪恶里应外合干扰绑架同修。

北京一直是邪恶控制的中心,那里的同修讲真相难度很大;邪党末日解体前的各种部署紧锣密鼓,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监狱黑窝内迫害相当惨烈,有的同修進去后不久就被迫害死了。不为人知的地下集中营内又有多少罪恶在发生着?现在老年同修也成了迫害的重点;还有很多同修被病业假相夺走了肉身……

在这正法即将结束的前夜,也是邪恶最疯狂的时刻。虽然邪恶少之又少,我们也不能忽视。我们应该精進起来,不忘师父的教导,修炼的严肃性与不能掉以轻心。老年同修要去掉年龄大邪恶不会迫害的执著心,不要对任何人抱有依赖与幻想。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我们的修炼,只要达到法的标准,任何邪恶动不了我们。同时,要加大力度清理自己空间场中所有的执著等不好的物质,不让邪恶抓到任何迫害的把柄与借口。去掉向外求的心,要向内找,实修自己。注重向黑窝内发正念。我们每一个同修的正念都是一股巨大的正能量解体着那里的邪恶,所以近一个时期以来我重视了向黑窝内发正念。

我体会:经常发正念的地方是畅通无阻,很少发的地方阻力较大,得加大力度与加长时间发正念,过一段时间才能解决问题。

因多年来没有再印发明慧编辑部关于发正念的文章,应许多同修要求, 现找出来与同修们学习,请严格按照明慧编辑部要求做。以上是我目前的一点认识。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彻底解体邪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