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一个“八零后”和她的婆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五日】提到“八零后”这个字眼,不知道大家的印象是什么?是责任、担当,还是拜金、自私、冷漠?恐怕在大多数的老年人眼中,负面印象要多于正面吧。

我就是一个“八零后”,我们这一代人出生的时候,正赶上“计划生育”,所以在同龄人当中,独生子女的比例很大,我虽然不是独生子女,但似乎更任性。记得在小时候,有一回过年,大人要给孩子们照相,我看到表妹脖子上围的围巾很漂亮,我也要戴一条,才肯照相,没有,就大哭大闹。后来不知从哪个亲戚那弄来戴上了,才照上相。这张戴着毛线帽,嘴叼着瘪气球,脖子上戴着围巾的黑白照片,至今还挂在老家的相框里。这就是我小时候的样子。

后来,长大工作结婚了,说是结婚了,也好象是在完成一项任务,内心根本不认同传统的婚姻观,比如说,结婚了,和公婆就是一家人了,公公婆婆就是自己的父母了──我觉的这种说法都很可笑,还要把他们当成亲生父母去对待?简直是笑谈啊。对于丈夫,说真的,我也不敢保证一定会和他过到老,我的观点是能过就过,不能过就离,我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存款,挣的钱也不比他少,平时在家家务活也多是我干,叫我什么事都听他的,真是做不到。年轻时的我,真的就是这样的想法,那时的我,表面看起来还算平和,但内心个性极强,自我极强。

再后来,有了孩子,为了照顾小孩,我们一家三口就搬到了公婆家住,这一住就是五年,直到现在。

婆婆是个强势的人,什么事都必须她说了算。所以,刚结婚的那几年没孩子时,我就尽量少和她接触,怕和她发生什么矛盾。那时,我已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师父告诉我们要学会忍耐,而那时我刚修炼,心性还很低,我怕一旦产生矛盾,自己会把握不好,所以我就刻意的回避,但自从有了孩子,我再想回避也回避不了了。

两个不同时代、不同观念、不同生活习惯的人凑到一起,外加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那矛盾好象泄了的洪水一样涌来。

在婆婆眼中,水是不能浪费的,绝不能够随意的多用水,包括洗脸时,不能打开水龙头哗哗的洗,要用洗脸盆接水洗,水不能接多,接一点就行;洗澡也不能用淋浴,浪费水,而且水喷到瓷砖上,会影响瓷砖的寿命,要用大盆接水洗澡。

开始到婆婆家时,我一用水,婆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到卫生间门口看着我,我觉的别扭极了,用点水还用这样吗?太小气了!但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什么事要用大法来衡量,大法要求我们要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遇到事情要找自己的问题,节约用水是对的啊,怎么能怪婆婆呢?是我以前不注意,浪费了许多水资源,自己意识到这一点后,以后用水就注意多了。

婆婆爱干净,衣服被褥等生活用品绝不允许有污垢,她说,要看到一点污渍,她心里都堵得慌。刚搬到婆婆家那年,快过年了,要拆洗被褥,婆婆说洗衣机洗东西洗不干净,要用手洗,她这一辈子都是用手洗过来的,被单都快用破了,还和刚买时一样干净,但现在年岁大了,洗不动了。我说,那就我洗。

我用搓洗板搓,全家人的被单、床单之类的都洗了,几乎洗了一个上午,自己从小到大也没干过什么体力活,就觉的很累。洗完后,我在屋里带孩子,就听到厨房“咣咣”摔盆声。这是怎么了?再一听,原来婆婆在骂我,说我偷懒,尽糊弄,洗的不干净。当时我的火“腾”就上来了,就想和她理论理论,但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就忍耐下来。我就想,我这是修大法了,要是不修,我得和你闹个底朝天,这么忍着,还不得气死。

这样的事很多,我也逐渐的改正自己,尽量按照婆婆的要求去做。但带孩子的问题还是弄不明白,无论怎么做,她都说不对:给孩子衣服穿多了穿少了;喂饭喂多了喂少了;孩子睡觉姿势不对了;带孩子出去玩弄感冒了;喂间食就说给孩子吃多了,孩子中午都不爱吃饭了;不喂间食就说给孩子饿着了……

有时心里憋得难受,就带孩子回自己家。婆婆心里明白,我是想躲着她,就更生气了,真是把我骂出了门。有时就想:算了,不忍了,大干一场,然后带孩子回家;有时想和她理论理论,但一理论,老太太就更生气,认为我是在找茬;有时觉的自己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这么对待我;有时觉的受不了了,就回家大哭一场……

每当觉的自己快承受不住,要爆发时,师父的法总会浮现在脑海中:“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师父还告诉弟子,遇到矛盾要向内找,就是要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对,不能怨常人。

慢慢的,在大法法理的不断清洗下,婆婆说什么,我也不太在意了,心的容量在扩大,也能从婆婆的角度思考问题了,婆婆年纪大了,脾气不好,身体不好,还要带孩子做饭,做各种家务,真的很累、很辛苦,我应该多体谅老人。

我在变,婆婆也变了,每天笑呵呵的。每次陪婆婆上街,人们都会认为我们是娘俩,洗澡都是我俩一起去。我们这个地区有(花钱)搓澡的习惯,婆婆不习惯搓澡,也不希望我搓,觉的没用、还浪费钱,我就不搓澡,我们互相搓后背。

有一回,我很细心的给婆婆搓完澡。有一个洗澡的大姐禁不住问:“这是你闺女啊,还是你孙女?我都看到你们多少次了,都是一起来。”婆婆说:“我儿媳妇。”那个大姐惊讶的说:“你这老太太是哪辈子烧了高香了,摊着这么个好媳妇!”婆婆笑了,说:“我们住一起,我脾气不好,她能包容我。”大姐说:“现在的儿媳妇都不和老太太说话,更别提一起洗澡了!”大姐称赞不已。

说真的,当时听了大姐的话,我心里不但没有高兴,反而觉的很惭愧,我距离大法的要求还差得太远太远了,在大法弟子中,尽心尽力、无怨无恨、甚至是以德报怨的对待婆婆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我还差的很远。

但我知道,在大法中修炼,在回归传统的这条路上,我会越走越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