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校长连声说:“这功可真神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我是一名特教学校的教师,女,今年五十八岁。我是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在风风雨雨的二十二年的修炼路上,经历了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神奇事例,下面与大家分享几个小故事。

一路念着“法轮大法好”把祖孙俩送到家

二零一五年冬天,我们这里下了一场大雪,足有一尺多厚。当时正好是周末,师生都在家里休息。由于雪下的太大,全县通往各地的公交车全部停运。

我们学校的孩子们都是残疾人,智残、肢体残疾的多一些,平时学生都住校,每两周休息一次,并且都是由家长负责接送。周六的早上,我们校长电话通知各位教职员工,下周一不上课,并让班主任告诉学生,什么时候能上课等候通知。这样,各位学生家长都按时接到了通知。

我丈夫和我在一个学校工作。周一下午三点多,他接到了校长的电话,说学校门卫告诉他:培智一班(我是班主任)的李某某同学(十一岁),由他奶奶领着步行来学校了。由于路途较远(他家距学校十多公里)、路滑、天又冷,从早上八点多走到下午两点才到了学校。门卫给他们吃了点东西,现在正往家走呢。校长让我们想办法通知他家里的亲戚,去接一下,要不他们到家不知得多晚了,天又这么冷,不累坏也得冻坏了啊!

我知道,这位同学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先后得病去世了,靠爷爷、奶奶种点地养着他,如今两位老人也都七十多岁了。这个学生除了智力有问题以外,身体还不好,心脏有毛病,还有癫痫病,一犯病,就抽搐的不省人事。家境很贫困,我们也不少接济他,穿的衣服、鞋袜几乎不用家里买。

我给这个孩子的爷爷打电话,他告诉我说:“老师通知的周一不上课我知道,是我没跟他们说,这么大的雪谁也去不了呀,没想到,他俩没让我知道就悄悄的去了,真是两个傻瓜呀。我这就去告诉他叔叔吧,去迎一迎。”我马上告诉他:“您不用让他叔去了,他也得步行走,我们想办法吧,您就放心在家等着吧!”

说完后,我就向还没正式走入大法修炼的丈夫求援。因为他开车比我时间长,经验比我多,我才开了两年车,根本没在雪地上行驶过,况且又是这么滑的路。平时我们大法弟子遇到什么事情,我丈夫都会主动去帮着做,今天这样的事他也不会袖手旁观的。我说:“咱俩今天得亲自出马了,你开车,我们去迎吧。要让这一老一小步行走,十多公里路,越走天越黑、越冷,真是不敢想象他们能不能回得了家。”我又说:“路上不好走,我们有大法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丈夫看了看我,什么也没说,穿上棉衣就走。我转身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我和丈夫要去帮人了,请您加持我们,顺利归来,谢谢师父!”

我们缓缓的开动轿车上路,公路的两边是厚厚的雪,中间是明溜溜的冰。我们刚出了县城,就发现前面路上有铲车在铲雪,这样的路我们走了有五公里。剩下的路,我们谨慎的行進着,路上没有行人,一辆车也没有见到。当我们开到距学校有两公里的时候,看到那一老一小在艰难的走着。

到了跟前,只见二位穿着雨鞋,裤子上有好多的冰雪、脸冻的红红的。我们赶快把他俩扶上车。孩子的奶奶非常感动,激动的一遍一遍的说:“你们真好!你们真好!这么冷的天,还来接我们,谢谢,谢谢!”又说:“孩子今天硬让我送他来念书,还不让他爷爷知道,知道了怕他爷爷不让来,你看,白来了一趟。”我对老人家说:“您不用谢我们,要谢就谢法轮功师父吧,我是炼法轮功的,这你孙子也知道,我经常给学生们讲法轮功的故事听。是大法师父让我们这样做的,您听说过法轮功吧?”她说:“听说过,有炼法轮功的人给我们送过光盘。”我又告诉她:“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又把“真、善、忍”三个字的意义都分开讲了一下,问她明白了吗? 她说:“明白了,看你就是个大好人,法轮功就肯定好。”

然后,我跟他们说:“路不好走,我们都一起来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大法师父保护我们平安回家。”于是我一句一句的教他们念,孩子我教过,他念一会儿,就爱停下来。他奶奶马上就会说,不要停,快好好念。快到他们家时,有一段路是上坡路,而且路又滑,我们就大声的念,结果很顺利的就到了他们家。他们非得要我们進家去,说要把家里的蘑菇干拿点给我们。我们说天气不早了,路又不好走,就不進去了。他们一再说:“谢谢你们!谢谢师父!”看着他们的神情,发自内心的话语,我也忍不住要掉眼泪了,真正感到:师父伟大,法伟大啊!

当从他们家往回返的时候,路上又有很长一段路被铲好了,我们比较轻松的回到了家。進屋后,丈夫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我赶快到师父法像前,谢谢师父的慈悲保护!

当天晚上、第二天上午,我又打电话询问孩子和他奶奶的身体状况,他们都说没事,没闹毛病,我才放了心。

过了十天后,公路畅通了,学校才一切恢复正常。同事们知道了此事,有的说:“你们可真了不起,还是有师父好!”有的说:“这法轮功就是挺神奇的。这些天,天天都出不少车祸呢!”我说:“是呀,我要不修炼大法,我才不敢冒这个险呢。”

校长激动的连声说:“这功可真神了!”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日这一天,我们学校有许多新生报到。上午九点多钟,有一名十岁的男孩,由他奶奶领着来教导处报到,当时我正在场。孩子叫刘永强(化名),我们学校在县城,他家在二十五公里外的农村,父母也都是残疾人,跟奶奶生活在一起。

孩子一進屋,就这看看,那摸摸,无论他奶奶怎么呵斥他也停不下来,一看就是个多动症很严重的孩子。据他奶奶说:“这孩子不知道害怕,出了家门,地里、山坡上哪都去,天黑了也不知道回家,说话也表达不清楚意思。他们家乡的幼儿园、小学,也去过,没去几天,就都给退回来了,都说没法留他。”

那天我由于要办别的事就离开了,不清楚当天这孩子被学校收下没有。

中午我们师生都在学校餐厅吃饭。由于那天是中国大陆定的“教师节”,再加上新生报到事情较多,食堂还多做了几样菜,开饭时间就推后了半个多小时,十二点半开饭。正当我们吃到一半的时候,就听在学生饭厅负责就餐的老师高声叫道:“怎么没见那个刘永强同学来吃饭,是跟他奶奶回去了吗?”她这一嚷嚷,校长和老师们就都放下筷子,马上就给刘永强的奶奶打电话,问:“孩子跟您回去了吗?”她说:“没有。”校长又问老师们:“刘永强安排在了哪个班?”刘老师回答:“在我们培智二班,这孩子一直由他奶奶领着,也没進过教室,他奶奶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更没把孩子交代给我。”

门卫说:“咱们刚搬来这个地方,面积小,监控设施不健全,今天来来往往的人又多,这孩子肯定是发现奶奶不在了,瞅个机会就出去了。”校长着急的说:“不管怎样,先找孩子吧!”声音都有些发颤。于是老师们就分头行动。

我们这所学校位于县城居民区人口较稠密的地带,出了校门,四面都是路,左侧就是一条宽阔的南北公路,附近公路两边全是卖水果、油炸食品的摊位。南边通往公共汽车站,人、车密集;北边是通往县城的主路,各大商场都在那边。

老师们有骑电动车的,有步行的,边走边问。我是最后一个出校门的,各个方向都有人去找,我就开上轿车往车站方向行驶。这么大的一个县城,车来人往,孩子失踪大概已有三个小时左右了,况且这孩子的情况只有报到时接收的教导主任比较了解一些,其他人根本就不清楚,都不知道孩子长得什么样,只是听上午见过孩子的两位教师大概的描述了一下孩子的长相、身高。

我想:我是修炼大法的,碰到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今天孩子报到时的一些举动,正好让我看见了,是师父特意安排的?难道这孩子跟我有缘?那我就一定能找到他!于是,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请您帮助弟子找到这孩子吧,他的家境很不好,以后我来多照顾他。”我缓缓的开着车,心里一边求着师父,一边呼唤着孩子的名字:“刘永强,你在哪?你饿了吧,赶快让老师看见你!”就这样,一遍一遍的低声重复着。

到了车站附近,一看没有停车位,我就拐到了车站对面的另一条往北的路上,找地方把车停下来,准备步行去车站找一找。可是路两边车停的满满的,我就一直往前慢慢的开着,这条路行人不多,往前能看出很远的地方。当我找到一个停车的位置时,踩住刹车,往四周看了看,前边只有两个老人顺着我的方向行走,根本没有孩子的影儿。我嘴里还在不停的求着师父、念叨着孩子的名字,正当我准备靠边停车时,眼前不足五米的地方,迎面走来一个小孩,背着个书包,两手在胸前还抱着个坐垫,悠闲自得的样子。我仔细一看,就是那个刘永强!

我当时就愣住了,这也太神奇了吧,我是刚刚看了前面的,根本就没有他,咋一眨眼的瞬间,就冒出个孩子来?这分明是师父把他给我放到眼前的呀!我高兴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看到孩子了!”我把车靠了靠边,打上双闪,拉上手刹,下了车,他正好走到了我跟前。我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就象见到了自己久别的孩子一样,问他:“小宝贝呀,你去哪里了?饿了吧?快上车,跟我回学校吃饭去!”他笑眯眯的,嘴里嘟囔一句什么,我没听懂,他乖乖的上了车,就象认识我一样,一点也不陌生。

我立即打电话分别告诉我丈夫和校长:孩子找到了,就在我车上。校长激动的声音都变了,说:“太好了,太好了,我马上把消息告诉老师们和他的家长。”

在回学校的路上,碰到了校长正在从车站路边上步行走着。我停住了车,他上车后说:“我看看是哪个孩子,还不认得他,就跑丢了,真吓人!”然后就着急的问我,孩子是怎么找到的。我严肃的说:“是我师父给找到的。”他睁大眼睛急切的问:“快说说,怎么回事儿?”于是,我就把事情的经过给他叙述了一遍。

他拍着腿激动的连声说:“这功可真神了!这功可真神了!我真谢谢您。”我连忙说:“快谢谢我们大法师父吧,要不,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正好碰上孩子呢?”校长说:“是,是,真得谢谢大法师父呀,要不我这校长今天就……”后面的几个字没说出口。说话间,我们就到了学校。等到老师们都回来,我们又一起接着吃饭。大家都很高兴,老师们对今天的事很有感慨,边吃边聊。

这时校长端了一杯酒过来,非要代表大家敬我一杯,我用饮料回敬。一位中年男教师诚恳的说:“我们的张老师(指我)修炼的道行就是深,我们这么多人,跑的路都比你远,找的地方又多,还挺受累,谁也没碰到。而你开着车,走的最近,就象你知道他在哪儿似的。你可不能退休,我们这学校可不能没有你!”

当我把这段短短的过程又说了一遍后,大家一片议论声:这法轮功真神奇,也挺美妙……有两位女教师笑着说:“校长电话中说孩子找到了,我们就猜肯定是张老师找到的。因为修了大法,你不是一般的人,你有功能了。其实,这法轮功挺好的,上边尽瞎整。你看张老师他们这俩口子,身体没有病,心态祥和,工作不挑,不争名,不争利,兢兢业业的,多好!”他们又对校长说:“我们要都炼法轮功,您这个校长可好当了。”我马上接着她俩的话说:“今天我们都感谢大法师父吧!我们今后,还得继续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呀,诚念才能得福报嘛!”大家都笑了。

看到同事们的反应,我很欣慰。这些年,通过我的修炼经历,他们由开始的不理解到羡慕、支持我修炼,当“上面”企图迫害我时,他们也在智慧的保护我。我知道:大法弟子的表现,使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理念已经不知不觉的深入到世人的心里。我的同事们人人都退出了加入过的中共组织,每年的大法真相年画、台历都争着要,每人车挂上写的都是“法轮大法好”。《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书籍几乎人手一册。他们都是受益者!

修炼这么多年,神奇、超常、美妙的事例经历的太多了。用尽人类的语言都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由衷的希望能有更多的世人真正的明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再次感谢师父!合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