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化解了我三十年的怨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八日】我是退休女职工,今年六十四岁,是九九年“7.20”以前得法修炼的。早应该把这三十年的怨恨修去,可是每当我梳头时,就想起我婆婆抓我头发的情景。我把抓掉的一绺头发用纸包了起来,放在了钱包里,经常想着:等你老了不能动让我管你的时候,就让你看看这一绺头发。

我的婆婆是一个不讲理的人,既喝酒、又吸烟、又打麻将。打牌半夜半夜的玩,夜里不睡觉,早晨不起,光顾自己,不管别人。大家都得听她的,一不对她的意,就死去活来的闹。与邻居打骂个遍,儿女拿她没办法,只好对错都顺着她。

我结婚第二年生了儿子,在坐月子期间,婆婆没给我做过一顿饭,也不让她儿子给我做,说怕惯坏了我,让十三岁的小姑子给我做饭,十岁的小叔子早晨起来为我买豆浆、油饼等。按婆婆的说法是让我和小姑子、小叔子搞好关系,建立感情。结婚的礼钱,生孩子别人送的东西,一点也没给我,我儿子长大,她一天也没带,还成天找事。我心里很不痛快,很快就分家自己过了。这样交给婆婆的钱就少了,婆婆就生气,说我把她儿子教坏了,扬言说:“儿媳妇我也敢打!”

果真有一天早晨,我带孩子去上班,孩子不听话,我喊了孩子几句,婆婆从屋里出来,就抓我的头发,说:“我早就想打你了!”我说,你讲不讲理。她说:“你打听打听,我在娘家怕过谁?”我说好好、你对也对,不对也对,因为你是老人。她上来又要抓我,被邻居大爷把她抱住了。过后,邻居大爷说:“要不是我把她拉走,那天就把你打残了。你婆婆可厉害了,我们都怕她三分。”我的心痛啊!心想,我怎么嫁这么个人家,要不是带着孩子,我真想大哭一场。

这还不算完,她又跑到我们厂子大喊大叫,说我杀人了,找我要钱,厂领导也没给她好听话,说:“要钱跟你儿子要去,儿媳妇要不着。”婆婆在厂子里不得好气,就又到我娘家去闹。一進胡同,提着我的名字说我打死人了,弄得满胡同的人都出来看。我母亲不知道为什么,劝了她几句,她就回去了。

等我下班回家了,丈夫哭丧着脸,不问青红皂白就喊叫我,说:“你惹她干嘛?她不吃也不喝,躺在床上不起,怎么办呢?”我气恨的说愿意怎么办怎么办。我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拿一绺头发让丈夫看,丈夫不作声了。

此后,我与婆婆谁也不理谁,碰头都不说一句话。过年过节,我也不去看她,怨恨心象种子一样埋在心里。

我修炼大法二十年了,这件事总是放不下。一看到那绺被她揪掉的头发就心痛,痛得难以忍受。忘了它吧,扔了它吧!我已经是大法弟子了,这是我应该修去的心。有时自己问自己,你的善心哪去了,你做到忍了吗?你能带着怨恨心跟师父回家吗?

师父说:“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1]

修了二十年了,修来修去我还是个常人,从来没有修炼提升为真修弟子,还在人这徘徊,与人争个是非对错,难道你就没错了吗?师父说:“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2]

我静下心来认认真真的找一找自己,争斗心、怨恨心、认死理心、不让说不好的心、爱面子心、得理不让人的心,这一找真把我吓一跳。二十年修了什么,书也看了,功也炼了,法也洪扬了,可是自己没有从人的状态中走出来,心没有改变,依然在人中。

找到了这些不好的心,下决心改正。

拆迁分房子,小叔子把房子卖了,小姑子把房子租出去了,一分钱也不给老太太,气得老人骂他俩不孝顺。我们的房子精装修,家具都是新的,让婆婆住了進去。老人高兴的见人就说:“还是大媳妇好!”

现在婆婆八十六岁了,行动不方便,我和丈夫雇人照顾她,过年过节都去看望她。我的心也静了,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三十年的怨恨终于化解了。

婆媳关系是家庭矛盾的焦点,在常人中更是难以化解。然而,作为修炼人,在真、善、忍高德大法的指导下,就能提升心性,育化人心,冰释前嫌,以德报怨。这是真正正法方能做到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