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委国艳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八日】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法轮功学员委国艳,女,五十六岁,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多次遭中共人员迫害。以下是她自述遭迫害经历。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我带着一封写的在大法中受益的信去了北京信访办。在那里排队时,被便衣警察骗上车,拉回当地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罚金二千元,当时单位给付的,后在工资扣除。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九日下午,我在家放师父讲法,遭人恶告,被金州区先进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警察打我的头,连鞋都没让穿,两个警察就把我拖上警车。我就一遍遍地大声说:法轮大法好!警察把我从警车上拽下来摔在派出所屋内地上,我站不起来,躺在水泥地上,过一会,他们又把我抓起来扔到长排凳子上,把凳子都撞坏了。

当晚,来了两个人,说是区公安局的。年轻那个一进门就先打我,让我在笔录上签字,我不签,警察就照我脸打三拳,当时我的脸、眼睛都肿起来了,左脸骨头被打的发木。后来我丈夫被迫签字。

第二天把我劫持到金州看守所,关押迫害两个多月。我绝食抵制迫害,被野蛮灌食两个来月。又被狱警利用犯人折磨我,扇耳光子,扇了好几次。

后来他们把我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铐在械具上一个多月,睡觉都困难。我被劫持到大连教养院非法劳教两年。强制 “转化”,坐小板凳,三天二宿罚站不让睡觉,先是教养院中队长摁着我手写“三书”,没得逞,就安排三个犯人,两个打我耳光、打后背,一个摁着我的手写“三书”。两年的迫害,我身体出现高血压,腿极度颤抖,手没扶物之力。回家后,单位非法开除我,还把医疗保险叫劳动局取消了。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一日下午,我回娘家时贴不干胶的真相,被绑架、抄家,抄走一万五千多元。我先被关押在宽城县看守所,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身体被迫害的不能吃饭,行走困难,二十天后劳教所只好放我回家,但勒索一万元。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左右,站前派出所警察以查外来人口为名闯到我家,我没在家,他们非法抄家,抄走了所有大法书和大法师父的照片,并还把我不修炼的丈夫带到派出所,下午两点多才放回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