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摄影师:我们国家需要更多真善忍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九日】(明慧记者方元、德祥美国纽约采访报道)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八日,参加第二十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庆祝活动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纽约富利广场(Foley Square)集体炼功,向美国社会民众和各国游客展示法轮功的美好。有路人当场学炼法轮功。

图1~3,法轮功学员在纽约富利广场(Foley Square)展示功法。
图1~3,法轮功学员在纽约富利广场(Foley Square)展示功法。

图4~6,民众想了解法轮功反迫害的真相。
图4~6,民众想了解法轮功反迫害的真相。

美国知名摄影师巧遇法轮功

图7: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八日,从美国宾州匹兹堡来纽约游览的知名摄影师查克·纳齐(Chuck Nacke) 在富利广场遇到正在集体炼功的法轮功学员。
图7: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八日,从美国宾州匹兹堡来纽约游览的知名摄影师查克·纳齐(Chuck Nacke) 在富利广场遇到正在集体炼功的法轮功学员。

从美国宾州匹兹堡来纽约游览的查克·纳齐(ChuckNacke)是位知名摄影师,他说头一天看到有个人穿的黄色T恤衫上写着“法轮大法好”,他心里在问:“那是什么?”今天凑巧碰到了正在炼功的法轮功学员。

“本来我是朝另外地方走的,我想今天是命中注定要‘迷路’的。”他说。

纳齐停留近半个小时拍摄正在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准备把照片放到自己的社交媒体上:“我在这里看到的(人物和场景)非常入镜,我已经照了很多。我想更多去了解(法轮功)。”他说,“我要照出最好的照片,去放到脸书上,跟我的朋友分享。”

了解到法轮大法教导人遵循“真善忍”原则,纳齐表示这让他感到振奋:“这太好了,我们国家需要更多的真善忍。世界在变坏,人变得奇怪,很可怕,我们不再是神把我们创造成的样子,我们该回头了。” 他说:“万物都是神给我们创造的,我们本来拥有这些,可我们费劲自己去寻找,结果我们失去了(我们本来拥有的)。”

纳齐表示他被法轮功学员的炼功场景深深吸引住了:“我在这里停留有一会儿了,不想离开这里。”他说,“作为职业摄影师,我通常是置身其外的,但我今天做不到,我很感动。我会去继续了解(法轮大法),你们(法轮功学员)这样做很好。”纳齐打听法轮功学员炼功点的讯息,听说正在炼功的法轮功学员来自多个欧洲国家,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纳齐表示出惊喜。

瑞典学员:二十四年感受法轮功的力量和神奇

图8: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八日,瑞典法轮功学员斯万(Sven)在纽约富利广场(Foley Square)参加集体炼功。
图8: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八日,瑞典法轮功学员斯万(Sven)在纽约富利广场(Foley Square)参加集体炼功。

斯万(Sven)一九九五年四月开始学炼法轮功,他有幸参加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瑞典哥德堡举办的法轮功传授班,当时他三十五岁。回想二十四年前第一次学功的感受,斯万首先回忆起师父的慈悲,第一次炼功,他就感受到法轮功的力量和神奇。

“我第一次学炼法轮功打坐(第五套功法),我只能做到单盘,而且疼的厉害,师父走过我身边时鼓励我说做的很好。”他说,“我以前练过其它的,一尝试法轮功,我感到吃惊和神奇,(法轮功)动作这么简单,可是非常有力量,第一次炼功,我的身体就有很强的感受。”

“其实当我听(师父)讲法时,我就感受到能量了,一入门就感受到神奇”,“我立即感受到身体上(法轮)的旋转。”

斯万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四年来坚持学法炼功,他现在炼功,特别是炼第二套功法有时仍感到不轻松,可能肩部会疼。今天在强烈的阳光直射下炼了半个小时法轮功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他觉得很平常,很平和:“如果我的思想是平静的,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果我能够保持注意力集中,我感受不到热。如果我思想上有很多念头,想到天气很热,那可能就会感觉热得难耐了。”

斯万表示,他体会到炼功时身体上感受平和入定与否是和自己修炼状态和心性水平密切相关的:“需要学法,遵循‘真善忍’原则,在日常生活中提高心性。”

斯万这样总结二十四年来法轮大法让他身心受益:“我明白了我生命的真正意义,在很多方面打开了我的生命,比如说我这么多年来从来没吃过药,以前我很少出门,现在我可以去到世界各地。”

参加在在富利广场炼功,斯万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有相同的心愿:“希望更多的人能自己去发现法轮功是什么,不要听中共的谎言。”

德国小弟子:真、善、忍帮我分辨好坏

图9:十四岁的塔拉·麦克多纳(Tara McDonnell)来自德国,从小就跟妈妈一起修炼法轮功。
图9:十四岁的塔拉·麦克多纳(Tara McDonnell)来自德国,从小就跟妈妈一起修炼法轮功。

十四岁的塔拉·麦克多纳(Tara McDonnell)来自德国,从小就跟妈妈一起修炼法轮功,“因为有很多的修炼人在一起炼功,我觉得能量场很强。刚开始我感到很冷,后来身上就暖和了,炼功带来能量。发正念时,整个炼功场覆盖着能量,非常美好。”她指了指周围的学员,“看看这些修炼者,感觉到整体的力量很强大。”

法轮功修炼真、善、忍,这对塔拉来说意味着什么?她说:“真、善、忍是唯一能分辨好与坏的标准,对当今世界来说非常重要,让人不要走歪道,能分辨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按照这个标准去做,能改善自己,让生活变得简单,愿意与别人打交道。总之,非常有益。”

在塔拉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很多孩子沉迷于电子游戏等,塔拉说,“这个问题是挺困难的。有段时间,我也玩一些电子游戏,感觉到了这些东西越来越不好。”她说,“后来我把游戏都卸载了,家里电视也坏了。当然要完全摆脱这些并不容易,有了这种愿望,也感到当我沉迷于游戏之中,就会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因此试着尽量少看电视和玩电子游戏。刚开始很困难,后来就觉得并不那么难了。”

塔拉在学校成绩很好,在班里也有很多朋友,老师也将她作为班级榜样介绍给其他孩子。“学习对我来说比较简单,这要感谢修大法,可以集中精力学习。”

给中国人讲真相十几年坚持周末去科隆大教堂

图10:德国法轮功学员法比安·富安德斯(Fabian Fuendes)十几年来,周末都会到科隆大教堂给中国游客讲真相。
图10:德国法轮功学员法比安·富安德斯(Fabian Fuendes)十几年来,周末都会到科隆大教堂给中国游客讲真相。

“今天炼功的感觉太好了,过路的美国人反应也很好。”来自德国的法轮功学员法比安·富安德斯(Fabian Fuendes)今年七十三岁,“我很高兴能来纽约参加活动。”

提起得法的经历,富安德斯说是缘份,大约十五年前,他经常看见法轮功学员在科隆大教堂前举办活动,“他们炼功和分发资料。一整年我都没有什么反应。”由于总遇到他们,终于引起了他的好奇,“他们到底在干什么?”于是有一天,他上前去询问了法轮功学员,明白了他们到底在干什么,了解了法轮功是什么。

“一开始,我只想炼功,我也听说了有关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但没太在意。后来通过读书(《转法轮》),我开始明白了大法。”于是富安德斯开始出来跟其他学员一起讲真相。

十三、四年来,富安德斯坚持周末到科隆大教堂前参加活动,特别是给中国游客讲真相。

“有一次,已经很晚了,我背上真相资料到科隆大教堂前,那里有非常多的中国游客和参加展会的客商,我用中文“你好”跟他们打招呼,给他们递上资料。直到剩下最后一份资料。”他回忆起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一次经历。

“那时,我看到一家中国人,还带着孩子,我说你好,并打开资料,那位男士接过了资料,我用中文说谢谢,并轻声对他说“法轮大法好”,突然那位男士将报纸扔到地上。”这种情况让富安德斯感到很震惊,他没有生气。

“我首先想到的是,我做错什么了?如果不对他说“法轮大法好”,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呀。”富安德斯说,“这个念头一出来,我马上就否认掉了,我想这不可能,我不承认它,这种念头必须停止。”

“就在那一刻,那位男士立即弯腰又捡起了报纸。瞬间,我的心被震撼了,非常感动。”

富安德斯目睹了十几年来中国游客的变化,从目不斜视、拒绝接受真相资料,到目前有不少人主动接资料,他自己也在改变,变的更有善心了,“没有善,就没有办法讲真相”。

加拿大年轻学员:修炼让我平和、放松、更快乐

图11:加拿大蒙特利尔学员罗伯特·帕拉斯欧斯(Roberto Palasios)参加在富利公园的集体炼功。
图11:加拿大蒙特利尔学员罗伯特·帕拉斯欧斯(Roberto Palasios)参加在富利公园的集体炼功。

加拿大蒙特利尔学员罗伯特·帕拉斯欧斯(Roberto Palasios)参加了在富利公园的集体炼功,他从二零一三年开始修炼。一位同事向他介绍法轮功,他先阅读了«转法轮»,一个月后,他开始学炼功法:“一读«转法轮»,我感觉很好,我知道这正是我需要的。”

“我感到平和,更加放松,感到更快乐,我的世界观变得不同了。” 罗伯特这样表达六年来修炼法轮功的体会。

回忆刚开始学炼法轮功功法的感受:“开始炼第二套功法时抱轮动作有些吃力,有法轮功学员鼓励我别把手放下来,我就坚持下来了。”

说到刚刚在富利广场炼功的感受,罗伯特说炼第二套功法是个小考验:“有些热,但我努力保持注意力集中。”

罗伯特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帮助更多的人看到法轮功的美好:“我希望人们看到我们炼功时,会感受到(法轮功)的美好,希望他们有兴趣去进一步了解法轮大法。”他说,“希望他们知道法轮大法教导我们‘真善忍’,教我们做好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9/知名摄影师-我们国家需要更多真善忍-3875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