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从地狱到了天堂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一日】我和我丈夫都在事业单位上班,结婚就有房住,婚后生育一儿一女,聪明可爱,母亲和妹妹帮我带孩子、料理家务,丈夫对我疼爱。我只管上班,生活无忧无虑。

天有不测风云。母亲在一次车祸中突然离世,这天降的横祸彻底击垮了我。我患上了严重的过敏症、晕眩症等多种疾病。

过敏是对多种药物的过敏,特别是抗生素。我对好多蔬菜也过敏,并且过敏的范围、种类逐渐增加,比如对常吃的茄子、大葱等也过敏。有一次因胃痛吃维霉素就过敏了。症状来势凶猛,表现为肠绞痛,大小便失禁,粘膜水肿,皮肤都是丘疹,双手脱皮长期出血。多方医治不见效果。

眩晕症犯病时,我躺在床上得用手抓住床单,不敢睁眼睛,因天旋地转。要是有人在身边说话,我就会呕吐不止。

身体虚弱各种感冒就越发频繁。一次咳嗽拍张X光片,竟然是得了肺结核。住院治疗每天输一次“四联抗痨药”,到第六天的时候,我起床就很费劲了,瘫软在床上一点也不想动。有人進屋带進来一点小风儿,我就会打喷嚏。抽血化验结果白血球剩两千多。接下来就停止“抗痨”开始治疗血液病,病痛折磨的我真是生不如死。

还有,在我二十岁那年,查出乳腺有小叶增生,每次月经之前都胀痛。到一九九六年乳腺病更严重了,手不能提东西,不能上举,只能平行运动,动作稍大一点牵拉到乳房,就好象乳房、心脏、肩背部都粘到一起了,一动就象撕开那种疼。到县医院检查,医生说每侧乳腺皮肤毛孔粗大,有十几个增生的小叶,说只能手术治疗。建议我去北京手术治疗。

做手术必须用抗菌素,可我过敏不敢用,这不是没活路了吗?那时我还不到四十岁,身体就成这样了,真是万念俱灰。那时的我,看到医生也哭,看到丈夫也哭,看到孩子也哭,见谁都哭。

大概是在一九九七年五月的一天午休,躺在床上难受又睡不着觉,就想:想想“主”吧(因曾有位基督徒大姐,给我讲述过一些基督教的事,让我学《圣经》,我当时没往心里去就不了了之了)!这天中午不知是怎么的,突然想看看“主”是什么样儿。当我静静的想的时候,只见从前方很远的地方,一尊打着坐的大佛向我徐徐飘来,形像、面像看的很清楚,可近到眼前想仔细看就没了。

我在琢磨:我想的是基督的“主”,看到的怎么是东方的佛呢?这主与佛又是什么关系呢?

熬过漫长的夏日,就在这年的秋天,一位亲戚来找我,说:咱这来个法轮功学习班,义务教功,不收费。听说治病效果可好了,很多疑难杂症都炼好了。今天晚上开课,你跟我一块去吧。出于好奇我就答应了。

学习班是在一个单位的礼堂,前边一张桌子,上面放一台电视机。辅导员简单讲了几句,大概意思是:师父是长春人,一九九二年把自己独家修炼大法——法轮功传世,在全国各地办了五十四期讲法教功学习班。从中央到地方,各界人士、科学家、专家教授、博士、硕士、大学生、工农商学军、普通百姓很多人都在学这个功法。经国家体委调查,祛病有效率达百分之九十八。师父现在在国外传功。咱们这个功法的师父只有一个,就是李洪志师父!我们進门不分先后都是弟子。我们今后学功就看师父讲法录像,由辅导员教功,五套功法简单易学,大道至简至易。 接下来就看师父的《济南讲法》录像和师父教功录像。

就在看师父教功录像时,师父打大手印的形像一下子把我惊呆了,原来我看的“主”就是师父呀,真真切切!那位打着坐,向我眼前徐徐飘来的大佛,原来就是师父!

第一天听完课没觉的累,走路腿不那么沉了,我特别高兴。就这样我得法了,成为了一名大法弟子。

第二天听完课回家躺到床上,双侧锁骨上窝儿处奇痒无比,用手抓还抓不着,因在很深处发痒、钻心的痒。到学习班上问辅导员,他说:是好事,你很有缘份,师父在给你清理身体了。咱们这个功法,是师父从根儿上把病拿掉,但是你会有反应。

我信心大增,听完九堂课,身体也不痒了,心性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从心里发出坚定的一念,我有师父了!就学这个功法了,别的啥都不要了。把吃的药全都清理了。

刚刚开始修炼,就有很多神奇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

比如,每天晚上从学法点回到家,躺到床上感觉身体飘轻儿,整个身体浮在床面上接触不到床单,就这样飘着一样睡觉。丈夫说:“你怎么一宿一宿的“发烧”,烤的我受不了,都把我挤到床边儿了。”后来他就跑到另一个屋去睡了,可是我却盖着大被子睡得很香。

其实大法弟子都知道,师父给弟子调整身体时出现的各种情况多了去了。每天早晨参加集体炼功,白天上班,精力相当充沛。这种情况大概持续两个月的时间。

再比如,我炼功到五、六个月的时候,有一天晚上睡觉,似睡非睡,似梦又不是梦,感觉左侧乳房外侧有点痒,我用手一摸,出了一个洞,从洞里掉出一个银灰色小球,表面光亮光亮的,潜意识感觉这个球是活的,一个比一个小。每掉出一个,我身体就“唰”的一下。当我感觉还有两、三个的时候,有人叫我的名字,我一下就坐起来了,下意识的摸摸左侧的乳房,软软的摸不到硬块了。后来双侧乳房都恢复正常了。

不知不觉中,我象是换了个人,我感觉自己从地狱到了天堂,心里明亮明亮的,原来走投无路,现在身轻如燕,眼前就是金光大道。我在法轮大法中重生啦!

还有,我丈夫也在大法中受益。过去他身体经常不舒服,一九八七年在医院查出乙肝小三阳,每年都要到北京地坛医院(肝病医院)去检查,专家说:没有特效药,吃保肝的药就行了。大三阳还可以治,小三阳目前在国内国外都没有根治的办法,每年做两次彩超,只要不转成肝癌,终生带着了。

可是随着我修炼大法,丈夫的各种不适也都不翼而飞了。二零一四年到北京302医院检查,结果一切都是正常的。一直到最近,丈夫肝脏的所有检查结果都是正常的。这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

如今,我已在大法中修炼二十二年,二十二年来,没吃过一粒药,无病一身轻。我在大法中得以重生,我现在就是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

我多么希望目前仍然不明大法真相的人,尽快从中共的谎言和欺骗中清醒过来,也好得到大法的佑护。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慈悲,切切不可错过这万古机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