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否定政审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我是中国大陆某航空公司的一名空中乘务员,今年二十二岁。

我小的时候,妈妈(同修)就带着我学法、背《洪吟》,在大法的指导下我学会了怎样去为人处世。后来随着江泽民集团掀起的这场疯狂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妈妈不断地被非法抓進看守所,我与大法也渐行渐远,但是大法却在我幼小的心灵埋下了种子。二零一六年五月,因身患强直性脊柱炎四处求医无果,在妈妈的劝说下我走回了大法修炼,随着心性的提高,身体和精神也都逐渐归正。

我学的是空中乘务专业,大二那年经过了初试、复试、体测、体检等层层关卡,很顺利的面试上了一家国内数一数二的航空公司,家里人都很高兴,但妈妈却有一丝担心。因为还有最后一关:政审。

大二考完试就回家了,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吃完饭,爸爸(未修炼大法)提起:还有最后一关政审?我:是。爸:什么时候?我:公司要求大二暑假结束后拿着政审材料去报到。爸:得去派出所?我:对,得找警察开我们三个人的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爸爸看着妈妈,说:我们没啥本事,也给你找不了人啊。爸爸也知道我政审可能会卡在妈妈这,怕我去不了怨恨他们。妈妈坐在一旁默不作声。我说:不用找人,你放心,就算去不了我也不会怨我妈的。现在我也学了大法身体的病好了,不然当初连体检都过不了。有个好的身体干什么不行,我不一定非得要干这个,哪怕去给人家洗碗,我都不会觉得委屈。这时的我感觉正念十足,妈妈听完我的话,对我刮目相看。爸:那你说怎么办?我:既然走到这一步了,那就顺着走,去派出所开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要是开出来了就去,开不出来就干别的,不拉关系找人。我心里只念着:“弟子走正大法路 光照天地恶尽除”[1]。爸:那就这样办,睡觉吧。

第二天爸爸去工作了,妈妈心里还是不太稳,说:要不找找人吧?我和妈妈在法上交流:这次是考验我们的一大关,得走好它。一切都有师父安排,别瞎想了,咱生生世世的轮回不就是为了大法来的吗?得到这个大法了,我去要饭都行,人身就是个载体,我们是通过这个载体让自己返回去,走好这个过程。妈说:你长大了,在大法中锻炼的越来越成熟了。

后来,我在明慧网每天更新的文章中看到一篇关于政审的文章,我和妈妈看过后知道师父在点化我们:要过好这一关。

几天后,我和爸爸去了派出所,和警察说明来意后,警察在公安信息网把我和爸妈的信息都查了一遍,然后打印了三张单子,盖上章给了我。我一看是我们三个人的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整个过程非常的顺利!心里高兴,在心底里感激师父,谢谢师父!

我明白是我放下了自己的前程与未来,走正了路,师父给了我最好的!在后来的学法中我才明白,放下自己的前程也是过生死关的一种表现。

写出此文旨在说明在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大法并不违反国家法律,而是那些强权者利用手中的权力在行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只为这一回〉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