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明慧记者容法纽约报道)法轮大法自中国到世界弘传至今二十七载。纽约阳光灿烂的五月,逾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汇聚一堂,举办盛大游行、修炼心得交流会、展示功法以及由五千人组成的巨大法轮图形,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向民众传播“真、善、忍”的福音。

大法修炼人传人,心传心,不分民族国家、社会阶层、年龄老少,修炼路不同,都在佛光普照中。修炼者有得法的喜悦,有修炼中去执著的艰辛,有从怀疑到真修的坚定,有半途迷失重返修炼的珍惜;不一而足,比比皆是。最终他们平稳的走在大法修炼的大道上。他们的修炼过程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真善忍在拯救生命的根本。

修大法,学会了宽容忍让

'图1:修炼大法,卡琳(Karin)学会了宽容忍让'
图1:修炼大法,卡琳(Karin)学会了宽容忍让

中年女士卡琳(Karin)是来自比利时的西方法轮功修炼者。一家人丈夫、女儿、儿子都在大法中修炼。二零零六年至今他们修炼已经有十三年了,家庭和睦,其乐融融。

谈到修炼带来的变化,卡琳说:“就我个人状况而言,大法带给我的愉悦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在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严重家暴对我幼小的心灵造成深深的伤害,使我长期无法原谅我的父亲,我从小到大无法与之沟通,不能碰触的痛苦难以释怀,无法理解这为什么……为什么发生在自己身上?人生意义何在?这持续到我修炼大法之前。”

“修炼法轮大法后,真善忍的法理,扩大了我内心的容量,我学会了宽容、忍让,明白了业力轮报的因缘关系,从而放下了仇恨心态,从此家庭关系和睦。我感恩大法感恩师父带我走上修炼道路。”

卡琳还说:“我是一个情绪很容易被外界带动的人,以前往往因为一点小事就会生气,大法修炼改变了我。我现在能够在矛盾来的时候控制自己的脾气。我是一名护士,在值班中以前别人如果做的不够好,我就会很生气;现在我学会默默的去帮助同事把没有做好的事情做好,与同事们改善了关系。但是对家人我还不能够把握好自己,还需要努力做好。”

“修炼大法有师父保护,使我遇事能够冷静思考。三个月前,我工作的地方储物间突然起火,挺大的火。和我在一起的一位同事吓得马上跑到楼下去了。我当时很镇静,我先想到的是,得灭火,我马上找到灭火器去灭火,我用了两个灭火器才把火灭掉。事后我自己都很惊讶,我当时怎么会这么冷静。回想当时的情形,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给我智慧。”

从怀疑到真修

'图2:肯尼斯·金(Kenneth Kim)的改变使得妻子跟随他一起在大法中修炼'
图2:肯尼斯·金(Kenneth Kim)的改变使得妻子跟随他一起在大法中修炼

沉稳的建筑设计师肯尼斯·金(Kenneth Kim)是韩裔美国人,拥有一家自己的建筑设计所。阳光下,他坐在组排法轮图形的人群中。

他讲述了自己得法的经历:“二零零七年的一个偶遇,我的一位初中同学,他曾经是那样的放荡不羁,却变得如此的谦和礼让;他的变化让我惊奇不已。他告诉我他修炼法轮大法已经两年,是大法改变了他以往的行为。好奇心驱使我了解大法。我从同学那里得到大法书籍、师父的教功录像及讲法录像。”

“可能由于我曾经读过不少关于信仰、精神方面的书籍,而且从学校毕业后,成为了一名建筑设计师,有了自己的设计所,随着事业的风生水起,我变的刚愎自用,生意场上利益的诱惑,使我变得自私,目的心强,而且骄傲自满、自以为是。因此我最初是抱持一种怀疑的心态学法修炼,还自以为是在大法修炼中,没有真正的按照大法修炼,抓着那些个人执著的名利情不放。”

“经过两年不断的学法,师父的法理渐渐的沁入心田,随着学法的深入,我能够感受到那种变化,因为法理能够从我的脑海中反映出来,并启迪我做人的道理,生意场上做事公平对待,不再利欲熏心,也学会谦逊。在家里能够尽到儿子、丈夫、父亲的责任。曾经是佛教信徒的妻子看到我的变化后,四年后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修大法 变得健康有耐心

'图3:快乐健康的汤姆修炼大法十八年,变得健康有耐心。'
图3:快乐健康的汤姆修炼大法十八年,变得健康有耐心。

快乐健康的汤姆来自阿肯色州,是个木匠,他修炼法轮功十八年了。汤姆说:“我是美国人,从小就在祷告中寻求,诸如我是谁?来自何方等等,幼小心灵中有无数无解的问题。可喜的是,二十五年后,读着《转法轮》,回想起那些幼小心灵的问题,答案一一展现给我。”

“我修炼前身体总是在生病。大法功法神奇无比。炼功之初,特别是炼第二套《法轮桩法》,我感到疲惫、虚弱、总觉得饥饿,想上厕所,但我坚持下来了,因为从书中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我的身体健康了,不再生病吃药看医生了,脾气性格也有很大的改变,变的很快乐、很平和、很平静。我知道这个功法很特别,很有力量。”

“我变的很有耐心,以前不能忍的很自然的变的能够容忍了。比如,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曾经有一辆汽车,一辆结构很复杂的车,坏了。修炼后的一天,我在我妈妈的车库把车的零件拆开,一件一件的检查后重新组装起来,修好了。这对以前的我来说是不可能做到的,我没有这种耐心。我母亲当时就对我说:‘我简直不敢相信你能变的这么有耐心。’她知道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

“我还记得有一天我在上班,在做一个很复杂的活儿。我的主管带着公司的老板来检查工作,他俩对我的工作发出了惊叹,觉得我做得太好了,让人难以置信。你知道吗,是修炼法轮大法让我开智开慧,能做出更好的产品。”

“我还有一个经历。有一天我在公司发牢骚了,我的一个同事对我说:‘嗨,汤姆,你这样做不够真,不够善,不够忍。’我给我的同事讲过几次法轮大法,但一直觉得他没有用心听我说,没想到他都听进去了,而且会用我告诉他的对照我。这让我明白,我们周围的人其实时时刻刻都在看着我们,我一定要时时严格要求自己,严肃对待自己的大法修炼。

病魔缠身后重回大法修炼的经历

'图4:帕崔克(Padraig Seosamh o Dalaigh)病后重返大法修炼,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得以康复。'
图4:帕崔克(Padraig Seosamh o Dalaigh)病后重返大法修炼,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得以康复。

帕崔克(Padraig Seosamh o Dalaigh)是爱尔兰人,是一名专业摄影和视频剪辑师。二零零零年大学期间,看到大街上有人宣传法轮功,从此开始了他的修炼路。

他回忆说:“我那时候还在大学学习,一次在都柏林格拉夫顿街(Grafton St.)上看到有人炼功,觉得动作看起来流畅,略微复杂,并且是一个很好的慢流体运动。我觉得动作很漂亮。我加入进去,热情的参加各种活动,一年多的修炼经历难以忘怀,学法炼功使得我精力充沛。我还参加了二零零一年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欧洲法会。”

“我的修炼不是一帆风顺的。随后我遇到过不去的难关。现在看来,是由于自己修炼不成熟,没有真正了解大法的内涵,加之不好的思想业力,社会的污染,我堕落了,对我来说那是一个黑暗的时期。”

“二零一六年我被医生诊断出甲性糖尿病,在病情危重的情况下,我想起了大法修炼,内心深处知道只有大法能够救得了我。我走回修炼后,停止了吃药,但是病情却渐渐好转,而且我在工作中找回了平衡。我以前工作很忙的减压方式就是健身,剧烈的健身。但是我现在不一样了,我在炼功中,特别是打坐(静功)中,找回了平衡。法轮功让我学会慢下来,在静中找回生活的平衡。十五年后我又回到大法修炼中。我羞于表达自己有求之心下回归修炼,我愧对师父与大法;但是我坚信只有大法和师父能救我。经历了这样的魔难后,我无比珍惜能够在大法中修炼。”

“重回大法修炼,同修们无私的帮助我,和我一起学法炼功,开始我需要努力克服安逸心和懒惰,我身心处于一个较弱的状态,我的头总是模糊不清,无法清晰地思考。两年来通过坚持和同修一起学习《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发正念,我感到发正念去干扰使得我自己变得强大。我的思想变得清晰干净。通过学法我知道,那些不好的思想不是真正的我,我向师父发誓,‘一定坚定的在大法中修炼不动摇,克服一切干扰,珍惜修炼机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