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法会】在助师正法中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一九九八年得法,到今年已经修炼二十多年了。下面从几个方面向大家汇报一下多年来的修炼体会。

一、得法学法

一九九八年七月,我在网上看到了师父在《北京《转法轮》首发式上讲法》。当时就感到,哎呀,太好了,我一定要找到《转法轮》这本书。当晚就在一位学员家里请到了一本《转法轮》。回家后,一个通宵就看完了,激动不已,我人生中所有的困惑都在书中得到了解答。但是并没有决定马上修炼,因为感到修炼要放下这么多东西,好象对当时的我来说不太可能。

后来我又请到了出版的所有的大法书籍和师父各种讲法的录像带。我利用一切时间学法看录像,上班时一有空就拿出来看,回家吃完饭,第一件事就是看师父的讲法录像。许多讲法都反复看了几十次。这样,两个多月后,终于下定决心修炼,跟师父回家。

师父在多次讲法中反反复复的强调,大法弟子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作为弟子我从来不敢懈怠,学法中也常常被师父高深的法理所震撼,一次在学法中看到师父在《转法轮》“业力的转化”一节中说:“还有一种情况,家族中、祖辈上也可以往下积。”[1]过去这一段法看了无数遍,常常心里都有一种隐隐的感受,就是好象这“家族中、祖辈上”似乎说的是别人,跟我没有多大关系。可是这一次却不一样了,法一下在我的修炼层次中显出了这句话的更深的内涵: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是我们这个宇宙大穹中的王和主,就是我们这个宇宙大穹大家族中的最高祖辈,如果我们做的不好,就会影响到我们整个宇宙大穹中的层层众生。

这一下,我被极大的震撼了,震惊之余,我突然感觉到自己肩上的担子从未有过的沉重。我们如果做的不好,真是上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下对不起我们宇宙大穹无量无计的层层众生呀。不做好怎么能行呢!

每次师父新的讲法出来,我都要求自己一口气至少看上十遍,以加深对法的理解,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过去每次悟到新的法理,都会使我非常震撼,激动不已,慢慢的就变的越来越平静了,因为我深切的感受到,能悟到法理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能不能做到,那可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师父讲:“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2]。往往悟到的高深法理,却不一定能做到,因为那实在太难了。当然,如果悟不到法理,那是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所以,我悟到,能够在日常生活中,真正的做到法在不同层次中对我们的要求,才是真正的实修。

二、参与新唐人 坚持不懈

二零零一年,在师父的指导下,大法弟子成立了新唐人电视台,从第一期播出开始,我就参与了体育专题的制作。过去当常人时对体育非常执着,修炼后就放弃了,可我做梦也没想到,这点东西却能用到做新唐人上。但是做着做着我又羡慕起做讲真相专题的同修来了,总觉的做体育节目救不了什么人,每周还要花好几十个小时,真是浪费时间。师父说:“特别是你们要救度的是常人社会中的众生,那么你们就要更接近于常人社会,能使常人社会的民众都来喜闻乐见你们的媒体,那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3]这样,我的心才渐渐的放下。

有一次在打坐时,突然一幕显现在我的眼前,未来的一天,师尊在新唐人电视上给全世界所有的众生讲法。看到这一幕,我悟到,未来真相大白了,世人都知道大法,知道师父了,那时,也许师父讲法就不会象现在这样讲法了,就可能会通过其它形式,比如电视这种形式讲法。这也使我更深刻的理解了做新唐人的深远意义。我暗暗的向师父发誓:无论以后碰到什么困难,我保证要把新唐人做到底,绝不半途而废。

发誓容易,可真的做到,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每次我们开大型法会基本上都是在周末,而世界上的各种重大体育比赛大多也都是在周末,所以这个时间就是我出节目的时间。由于不能提前准备,所以每次法会我都要加班加点,常常都是干通宵,甚至在开法会期间,都要想尽办法,完成节目。这么多年,我没有因为参加法会而耽误过出节目。

另一个难度就是和同修的配合。开始时,一出现问题,我虽然能做到忍,但心里却老是在抱怨,到后来,才真正做到了把所有出现的问题都当成修炼、提高的契机。一次正赶上国际重大足球比赛,前面的比赛都做好了,到最后决赛时,主持的同修突然说要出城了,我说没关系,你带上笔记本电脑,到时候,我把决赛的文稿做好,你在远程配好音就行了。但同修说车里东西太多,装不下电脑,不想带了。我说,那你放在座位下面不就行了么,但同修说什么也不想带笔记本电脑了。我当时还想坚持劝他带上,但是突然感到这是我的一个修炼的机会,就说,那就算了吧。心里没有任何抱怨。

回来后,我一下子明白了,你要想在这件事情上修炼,就要碰到各种各样的难度,而且必须要直接面对,不能绕开走。明白是明白了,可我在心里却对师父说:师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这连配音都没有,叫我怎么做呀?这时突然脑中闪过一念,有了。我把前面同修所有的配音都找出来,花了几十倍的时间,东拼西凑,终于艰难的把决赛做出来了。效果还不错,如果不仔细听,还真听不出里面的破绽。又过了一关,我内心感到非常高兴。谢谢师父。

三、在做大纪元销售中实修

二零一零年刚办完全球神韵不久,我突然接到大纪元社长的电话,不由分说的对我说:“你来我们大纪元做销售。”我在大陆是从事科研工作的,在美国也是从事电子工程方面研发的,从来没有做过销售,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这辈子还能去做什么销售。所以当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就顺便问了一句:“为什么叫我去做销售?”意思就是,我不合适,你还是找别人吧。社长接着说:“我看你神韵票卖得不错,做大纪元销售没问题,明天来上班。”语气中没有任何回旋余地,我知道没有偶然的事,就答应了。

放下电话,心里却很纠结。当时我正准备找一份常人的工作,这样收入会很不错,能很大程度的平息太太的埋怨,但是时间就基本全搭進去了,而我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多做证实法的事,多救人。可是如果真去做大纪元销售,虽然算是做证实法的事了,但是我心里一点底的都没有,因为没有任何经验,能行吗?心里七上八下的。

这时前几天刚刚学过的师父的一段讲法一下子闪现在我的脑海里:“大法弟子都有一个想法,反正是冲到第一线去,再苦、再累、熬夜、不睡觉,什么我们都干、都能干,可是一说到经营就不行了。”[4]我立刻又去仔细看了师父的这段讲法,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

师父说:“大家不是做什么都行吗?(笑)大家不都是从不会到会吗?那为什么大家就不能够把这件事情做好?把媒体搞好,它才能够更有力,更能够发挥作用。现在有多少时间都是浪费在怎么样使它能够运转下去、到处去找钱来维持,多难哪?如果大家在这方面下一下功夫、花一些力气,我说这件事情就会做的很好。无论你是拉赞助、跑广告,为了媒体的资金所做的一切和在前台所做的都是一样的,威德是一样的。”[4]

看完这段讲法,我心里一下子敞亮了。冲到第一线,熬夜、不睡觉,这些在目前的助师正法项目中,我一直都在做着。但是现在最需要的是能拉赞助、能跑广告,能为媒体拿到足够资金的弟子。那我就应该成为师父所要的这样的弟子。虽然成为这样的弟子对我来说很难,可是还能比大陆那些冒着生命危险讲真相救人的弟子更难吗?

想清楚了,我第二天就毫不犹豫的到大纪元办公室上班去了。刚开始的一段时间里,每次都是跟着老销售们在外面跑,在实战中学习做销售。我是搞技术出身的,那些电子设备,不管多尖端,它都是个死的,经过对它不断的学习研究,和反复的实验,最后总能把它搞出来。但是做销售可就完全不一样了,销售的对方是个活生生的人,一会儿高兴了,一会儿不知那句话没说对他又生气了。为了让人家把钱掏出来做广告,就要不断的揣摩对方说的每句话的意思和各种心理,再用各种不同的办法去说服对方,最后痛痛快快的来做我的广告。这对我来说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意味着我必须要全面的改变自己。

因为过去的工作习惯,养成了我喜欢一个人呆在家里或办公室和实验室里,自己静静的搞研究和做实验,但是现在要求每天都要在外边不停的跑,不停的接触各种人,向人家介绍我们的报纸,感到非常不习惯。我常常拿着报纸,自己觉的很有道理的给人家讲了半天,可是对方一听就知道我是个新手,什么也不懂。然后就很不耐烦的跟我说,别在这儿瞎耽误工夫了,去做点其它有用的事情,多赚点钱去吧。我慢慢的体验到了从一个工程师变成一个销售的难度,当然做大纪元的销售就更难。

几个月的时间里,我几乎跑遍了本地大大小小所有的车行,在这期间,一有机会,我就给见到的每一个人讲真相。终于有一天,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我独立的在一家本田车行签了一个三个月半版的黑白广告,最后,还邀请这家车行的销售经理观看了神韵。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做大纪元销售的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利用做报纸接触人的机会讲真相救人,尤其是许多中国人对我们还不理解,有的甚至非常反感,这都需要我们长期坚持不懈的努力讲真相才能转变。几年来,我利用做销售的机会,经过多次深入细致的讲真相,使许多中国人改变了看法。

有一次在车行里碰到一位华人销售员,虽然他对中共没什么好感,但是对我们报纸也不认可,开始跟他讲真相时,几乎是我说的每句话他都很抵触,经过好多次的长时间给他讲真相,慢慢的他就变了,后来还跟我探讨一些人生的问题,甚至许多时政问题他也愿意向我请教。再后来,他干脆把我跟他讲的很多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理念都打印出来,贴在他办公室的墙上。

还有个本地的华人大富翁,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他后,我发现他也对我们的看法非常负面,不看我们的报纸,张口闭口都是被中共洗脑的那一套,经过多次长时间跟他系统讲真相,他的思想也有了很大的转变。后来,他告诉我,现在每周他都要看大纪元,也很高兴跟我交朋友。

还有一位韩国的华裔车行销售,每次看到他,我也是不失时机的跟他讲真相,后来他告诉我说,你们跟别的报纸完全不一样,那些人来就是为了要钱,拿了钱就走,从来没有人象你一样跟我聊的这么多。还有一家车行离华人居住区比较远,总经理是个韩国人,跟他讲了很多真相后,尽管没有几个华人到他们的车行买车,但是,他也跟我做了广告。他说,我就是要支持你们。

做销售还有个特点就是要有恒心,在困难的时候能坚持住。有一家本地最大的本田车行,我一直跑了几年,但是他们车行有规定,不做报纸广告,只做电视和网络,销售总经理也是个韩国人,每次他都跟我说,以后你们有了电视台,需要做广告时来找我,几年时间都是这样。但是我没有放弃,一有机会,我就去见他。

有一次,我突然发现他们车行做了韩国报纸的广告,我心想这回有戏了,就又去找他。这时他已经升为车行总经理了。见面后,他跟我说,现在我还不需要你们,也许将来有一天你把我说动了,我改主意了,就跟你们做,我就抓住机会又跟他讲真相。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去见他,他正在打电话,却招手让我進到他办公室里等他。他打完电话,我正想着怎么跟他说时,结果他却先开口说:“I like You(我喜欢你)”,并告诉我说,在我之前有个其它中文报纸的人也来找他,三十秒钟不到,就让她走人了。他说,我不喜欢这个人,我喜欢你,你很有耐心,非常得体,我已经决定跟你们做了。然后用了不到五分钟,就跟我签了一年的整版广告。

四、在讲真相中提高升华

七二零以后,看到邪党铺天盖地的污蔑宣传,我和许多弟子都自觉的参与了网上讲真相。我在网上跟各种人讲真相,从开始的没有任何经验,不知从哪儿讲起,甚至根本就不会讲,到后来,对科学、宗教、信仰等各个领域的问题都能应答自如。随着正法進程的发展,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报纸、电视台、众多的网站以及打电话等各种讲真相的项目,大大扩展了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的舞台。当然师父带领大家做的神韵是最大的救人项目。有一次,在一个展销会上推广神韵时,碰到一个先生是美国人的中国女士,因为我们两家的女儿都在同一个舞蹈学校学芭蕾,所以还有点熟悉。我就主动向她介绍神韵,可是还没等我说两句,她就嚷嚷起来了:所有中国的东西,我都喜欢。可怎么这世界上,偏偏就只有你们是在弘扬中国文化,就只有你们是最中国,最传统。说完一脸的不高兴,扭头就走了。我当时没有跟她争辩,只是想,这怎么办?是不是我哪儿没讲好?

结果转了一圈,又碰到了她,我就又找机会跟她说:哎呀,对不起呀,刚才我有点急,没讲清楚。我的意思是说,现在我们很多中国人并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文化和传统。因为一九四九年后,真正的传统和文化都被历次运动,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彻底破坏掉了。你比如说,马上就是圣诞节了,你来美国这么多年,先生又是美国人,肯定知道,为什么美国人要过圣诞节,对吧。还有接下来的元旦和上个月的感恩节。可是,作为中国人来讲,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咱们中国人要过中国新年呀?

她一下子愣住了,不说话了,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这时我就借机给她讲真相:我过去也不知道,是到美国来以后,才慢慢的学到了这些真正的中国的文化和传统。你看,我们作为中国人,要到美国来学习真正的中国文化,这不是很搞笑吗?但这并不是我们中国人的错,是因为我们从小到大,从来都没人教给我们这些最根本的中华文化和传统习俗。而我们中华民族在历史上一直都是礼仪之邦,我们周边国家现在的许多文明过去都是从我们中国学去的。可是你想想看,拥有堂堂五千年文明的中国人,现在不仅不学孔子的“仁义礼智信”,却要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还要其乐无穷,甚至已经到了连自己为什么要过中国新年都不知道,这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耻辱和悲哀吗!而神韵恰恰是把真正的中华辉煌的五千年文化洪传给全世界,这不是中国人的骄傲和自豪吗!

从这以后,我碰到的许多中国人,都是以这个问题作为契机,给他们讲真相。而每次讲完真相,我都会根据常人的反应,认真思考,认真总结,哪儿讲的不好,哪个问题回答的不好,都要在以后加以改進。不断的提高讲真相的技巧和水平,对每一个当时回答不了的问题,都要仔细琢磨,搞清楚,找到答案,绝不能让第二个常人以后再问我同样的问题时,我还是不会解答。

五、在突发事件的第一念上实修

我修炼已经超过二十年了,大大小小的关也过的不少,有的过的好,有的过的不好。有一次在家里做项目,用卫生间时脑子里都是想的项目上的事情,等到一起身,突然发现一便池都是鲜红的血水,十几层手纸全部被血浸透。当时心里一惊,第一念就是“怎么回事,身体有什么毛病了吗”,然后,紧接着又是一念“管他呢,反正这一百多斤全交给师父了”。然后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了,也没管它。结果直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再也没有发生过。

事发后,在与同修交流时,我还觉的自己当时这一关过得挺好。直到前一段时间,我觉的应该把自己过去这么多年来修炼所走过的路再仔细的回顾一下,一下反映到我头脑中的就是这件事,我这才惊奇的发现,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这一关当时过得并不好,我是在第二念时才想起来“这一百多斤全交给师父了”,第一念根本就是常人的念。

再往前看,发现在许多突发事件上的第一念都是“我,我,我”我字当头,第二念,第三念,甚至多少念以后才是正念。我下定决心要在这方面实修,要有所突破。可是这个事情说起来容易,真要做起来可就不那么容易了。我发现,在我身体里好象有一个自动的机制一样,每当遇到突发事件时,第一念自动出来就是“我,我,我”,好长一段时间都无法突破。这让我非常沮丧。

终于有一次,我们当地办完神韵后,我装了满满一车的厨房餐具到下一站神韵的演出城市,可是我的本田旅行车刚刚出城一个多小时,变速箱就烧掉了,停在高速公路旁。下一站的演出是我们的大厨弟子给神韵做饭,全靠这一车的厨房餐具。我当时的第一念就是,无论如何,我都要想尽一切办法把餐具按时运到,决不能因为这些餐具影响下一站的神韵演出。当时的时间非常紧迫,可我却非常冷静,这时,坐我车的另一位女同修还给我加码:“哎呀,我怎么这么倒楣呀,坐了你的车。”我不为所动,迅速理清思路,打电话联系同修送来了另一辆旅行车,同时又联系了拖车公司来拖车。一切都進行的似乎非常顺利。不到三个小时,我又开着另一辆旅行车上路了。当我连夜赶到下一站,把餐具交给同修时,心里无限的感慨,这一次我终于在这个突发事件上,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自己,没想车坏了怎么办;修车要花多少钱,等等。当然这离我的修炼目标:在每个突发事件的第一念上百分之一百出正念,还差的很远。我会继续朝着这个目标努力实修。

六、大法弟子只有精進一条路

我现在是全职在做讲真相项目,除了做电视专题、本地的大纪元销售,还负责部份美东南神韵推广视频的制作和神韵的采访报道以及一些协调工作,在家里还要做饭,经常碰到几个项目都要同时交差,却来不及完成,搞得焦头烂额的状况,因此多次想过,要是能够有分身该有多好呀。最后没办法,就只有每天减少睡眠时间,很少在二点以前睡觉,经常是夜里三、四点才睡觉;每天减一顿饭,只吃两顿,甚至有时候一天也不吃一顿饭,最忙的时候,两天不吃饭,只喝水。奥运会期间,每周做奥运专题达一百二十个小时。虽然做大法的项目非常辛苦,但是我心里却很充实。

因为我们都知道,过去宇宙中到地球上来度人的那些个神,都是选择在地球上的人还不太败坏的情况下来度人的,度的还都是副元神,辛辛苦苦的花费那么大的精力,也仅仅是把人的副元神度出三界,而且还度不了几个人。今天大法师父是在宇宙有史以来最败坏的人世上传法度人,度的又都是人的主元神,而且还要把人度回到宇宙大穹王和主的位置上,这在过去宇宙的历史中是从来没有过的,是众神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真的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如此巨大的反差,宇宙中的众神都对师父所做的这一切佩服的是五体投地,我们身为大法弟子难道还不应该更珍惜这万古机缘吗?

我们为什么要救度现在的世人,因为在宇宙亿万年的漫长演变过程中,他们都跟我们一样,放弃了各层宇宙美好的天国世界,跟随师父层层下走,直到人这儿。可是,如果他们不能在这宇宙正法的最后的关键时刻得法得度,亿万年的努力就会前功尽弃,随着旧的一切解体掉。我们大法弟子只是比他们多走了一步,虽然我们现在是得法了,但是如果不能兑现誓约,精進到最后,就会跟他们一样,也会前功尽弃。所以摆在我们大法弟子面前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没有退路,只有实修、精進到底这一条路。

最后,我想用师尊的一段法与大家共勉:“你们现在谁也不用说我伟大,我这个师父怎么样,你们将来回过头来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们开创的。”[5]

那就让我们在师尊的开创中,尽一个小粒子的微薄之力吧!

以上交流如有不妥之处,还望大家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5/【纽约法会】在助师正法中实修-387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