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证实自我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最近发正念中,我看见一本各地讲法书下面写的是我的名字,我突然一惊,我怎么这么大胆,敢把自己的名字摆在这个位置!因为我意识中师父的名字应该写在这,后来我一看讲法封面,这个位置写的是各地讲法的名称。我意识到:这是师尊慈悲的点悟我有一颗把自己摆的太高的心,强烈的证实自我的心。

证实自我的心在我这儿的具体表现如下:

1、潜意识中把自己在明慧网发表的文章当作自己的能力

前几年,我写了很多证实法的文章,随着发表的文章数量增多,证实自我的心开始膨胀。虽然我嘴上说写文章都是师父给我的智慧,写的文章也不署名,也不和别人说,自己也不保留。但文章投出去之后,我就急于看看文章发表了吗?登在《明慧周刊》上了吗?特别是我的文章被选在周刊前一、二篇的位置,我还特别在意,心里美滋滋的,完全把师尊赐予弟子的写作技能当成我自己的能力了。

其实,自己能写文章证实法,只是我有这个心愿,所以,师尊才打开了我这方面的智慧,赐予我这方面的技能,是在正法时期,让我利用这项技能来证实大法,并通过这项技能,开创我的正法修炼之路,在这过程中,锤炼着弟子、成就着弟子。

2、习惯性的管着同修

特别是前几年,自认为修炼状态比较好时,喜欢和熟悉的同修切磋法理,认为自己法理清晰,认识的对,有时甚至把自己从法中悟到的认识强加给同修。潜意识中,认为自己比同修认识的高,把自己摆高了,把同修摆低了,甚至把大法摆低了。

其实每个同修都有师父在看着,我这样让同修按照我的想法做,不是在证实自我吗?不是在干扰师尊对同修的安排吗?这不是在起破坏作用吗?

3、把亲人正面认识大法、多年来从大法中得到的福份作为炫耀自己的资本

我学法后,我们全家人对大法都有正面认识,多年来,兄弟姐妹、侄子、外甥女从大法中受益很多。兄弟姐妹当年都没上过大学,但都拥有了不错的工作。在和同事聊天时,不是说明家人对大法都有正面认识,才有了福份,不是把他们从大法中得到的福份来证实大法,而是用这些来显示自己、证实自己。

我经常和同事含蓄的显摆:我弟弟上班很辛苦,但人家管的人多事多,人家挣钱多啊!二妹妹挣多少钱从不和我们说,我们也不问人家(潜意识她挣钱多)……

前几年,外甥女和侄子在高考中,都超常发挥,考上本地重点大学。这些也经常作为我炫耀的资本:我外甥女真听话,妹妹让她报啥专业,她就报啥专业,这不,人家考试比平时最好水平还高出30多分呢!报志愿时,又刚好上了学校最好专业。我侄子啊,就是贪玩,但人聪明啊!用了半年功,就考上了一中(其实侄子深信大法,经常念大法好,并且中考前拒不入团),而且,考大学时,正常发挥,但报志愿时,非常幸运,上了一所比他分数超出30多分的学校……把孩子们由于能正面认识大法从大法中得到的福份,完全当作他们自己的本事了,而且,当作了自己显示的资本。

最近,侄子毕业后,找到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我心里按捺不住的想和人说说,无非就是显示显示,其实孩子之所以有这么好的工作,全是师尊的保护,因为侄子非常明白大法真相,并且非常有正义感,因此,师尊赐予他好工作。我却把这当成显示自己的资本:看我家族多有能力!如果我内心深处真真切切的当作是师尊赐予侄子的福份,我有什么可显示的呢?应该从心底感恩师父感恩大法才对啊!把大法赐予侄子的福份当作自己乃至家族的荣耀显摆。这又是一颗肮脏的证实自我的心!

4、把自己通过学法从大法中受益当作自己的本事

学法后,我人开朗了,说话办事也比以前变的机灵了,多年来,相貌也不怎么显老,一般人都说我年轻,工作上也能得到绝大多数领导的赏识。无形中助长了自我。和同修说起这些事时,说的很明白:认为自己各方面做好了,能够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貌,能够证实大法。

其实,仔细想想这些年,我完全是利用从大法中得到的好处在证实自己,比如:当别人夸我年轻时,我很虚伪的说:还年轻啊?老了。其实内心美滋滋的,隐藏着肮脏的色心。不是借此机会说我年轻是因为修炼大法的缘故,而是利用从大法中得到的好处作为自己做人的底气,盲目自信,其实就是狂妄。

几个月前,文章没写完就搁下了,因为身体被旧势力迫害非常严重,今天,陪我一起学法的同修A说,梦见我了,我的脖子上带着一个链,链上是我的像。我想是啥意思啊?同修A说,一般脖子上应该带大法好的链,我一想:这是师尊慈悲点化我把自己摆的比法还高。不是证实大法,而是证实自己。

那么,为什么滋长证实自我的人心呢?就是没有摆正自己和师父、自己和大法的关系。

没有从内心深处认识到是师尊和大法造就了自己,自己的一切都是师尊所给予的,不是围绕师尊所要的所思所想所行,证实大法,而是把师尊慈悲赐予的据为己有,证实自己,为己所用。没有用谦卑的心来对待大法,而是以狂妄的心来证实自己,这是一种严重的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