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监狱酷刑折磨杨乃健:约束带捆绑致窒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法轮功学员杨乃健,遭受六年冤狱,于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回家。母亲刘秀贞遭冤狱迫害,已于二零一九年一月四日含冤离世,未能等到儿子出狱那一天。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青岛市公安、国安出动七十多个警察,包围了刘秀贞的家,打破门,非法闯入刘秀贞家,绑架了全家及朋友陆雪琴、李浩等十六人,当时中共警察给出的荒唐理由是“法轮功学员聚会”。六月四日,中共央视、新华网等突然高分贝宣称青岛警方“破获”法轮功学员演示在狱中遭酷刑的照片的案件,诬蔑法轮功学员曝光中共酷刑的正义之举。六月九日,警方给家属非法逮捕通知书,“罪名”是所谓的“组织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随后,警方象是接到了统一命令一样,把所谓的“罪名”改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逼迫家属签字。

杨乃健被非法关押在惜福镇看守所,遭到酷刑折磨和毒打,并被非法判刑六年。母亲刘秀贞被非法判刑三年,姨父袁绍华被非法判刑四年,法轮功学员陆雪琴被非法判刑十年。刘秀贞被劫持到山东省女子监狱,半年后被迫害致身体出现肺癌症状,保外就医,在中共人员不断的骚扰和恐吓下含冤离世。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杨乃健被劫持到山东省监狱。十一月十四日,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十一监区派人将杨乃健带到唯一没有监控设施的监区澡堂,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杨洪有心怀叵测地说:“不打你也不骂你,就是挑战你的极限。”

随后,负责迫害刚被劫持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的头目——经济犯尹军指使犯人杨洪有、李保庆、吴克军用约束带把杨乃健的双脚分别绑扎在两条椅子腿上,再把整个人用约束带紧紧地绑在椅子上,叫他动弹不得;因为害怕杨乃健喊“法轮大法好”,先用胶带封住杨乃健的嘴。之后将绑住杨乃健椅子的前两条腿悬空,后两条腿靠在一张撤去椅子背的长条木椅上。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

不仅如此,恶犯们还用捆啤酒的啤酒绳做成一个头箍套在杨乃健的头上,并从头后边用绳子把头箍拴在暖气片的管子上。这样杨乃健的身子和头就往后仰,身子、脖子和头全部悬空,头抬不起,脖子折得十分难受,闭合气道,既疼痛又憋气,嘴还被胶带封住了,憋得喘不上气来。那种滋味真是生不如死,每经过一分钟都是漫长的折磨,倒控时间一长,人很快就恍惚了。但他心中始终有一个信念,坚决不能上邪恶的当,不能写背叛大法师父的转化书。

因为知道杨乃健在看守所期间被迫害得心脏、血压有问题,在用约束带绑杨乃健之前,他们先拿来药叫杨乃健吃,他坚决不吃。这样杨乃健从早晨八点多钟被劫持到澡堂,一直被绑到下午,经济犯张少青不时给杨乃健测脉搏,过程中还量血压。

一边是向邪恶妥协转化才能松绑,一边是承受到极限的痛苦难耐、生不如死的滋味,那种一次次濒临死亡的痛苦无以言表,最后杨乃健想: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把命还给师父又能怎么样!

经过一天的折磨,杨乃健人快不行了,眼看就要背过气去了,口吐白沫,刑事犯杨洪有慌忙去找警察,说人快不行了,最后把杨乃健送进监狱医院检查抢救,两次检查血压分别是低压100,高压180,低压110,高压170,心率每分钟134次和心率每分钟136次,心肌缺血,心房心室肥大。医院的犯人医生刘博对迫害杨乃健的犯人说:“有什么事随时打电话联系我们,实在不行,今晚有什么事,我们也可以过去。”杨乃健抵制他们沆瀣一气的迫害,监狱医院强迫他在拒医拒药单子上签字。当时杨乃健被绑得整个人站立不住,浑身哆嗦不止。监狱医院的医生给杨乃健开了许多药带回监区,参与迫害的犯人杨洪有、尹军、李保庆、张少青、吴克军、王泽峰、薛斌等七八个人把杨乃健带回没有监控的监区澡堂,将杨乃健团团围住,由杨洪有背着其他犯人给杨乃健灌了一大把药。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杨乃健的身体一直虚弱不堪,浑身无力,身子打晃,呼吸急促,上气不接下气,喘得胸疼,整个人呈现恍惚状态,一动就呕吐,上六楼需要歇三次才能爬上去。监狱决定,以后再也不能用暴力对待杨乃健了,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决定送他就医。监狱医院刘博医生直摆手拒绝:“俺可不要这个大爷。”后来把他送进济南警官医院。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在杨乃健被非法关押惜福镇看守所期间,警察为了得到他们所谓的“证据”,酷刑折磨杨乃健,吊铐了三天三夜。城阳刑警大队王姓负责人说:“你是铁打的?还是刚铸的?咱城阳公安分局有的是人,怎么的也要叫你开口。”为抵制刑讯逼供,杨乃健绝食反迫害,他不停地背诵法轮功师父的诗词《洪吟》〈无存 〉:“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 ”。越背心态越坦荡,坚定一念:不允许邪恶以任何理由来灌食迫害。最后这事不了了之。

六年的牢狱生活,不仅让杨乃健身心健康遭受重创,家人承受也是极大。二零零七年五月二日,杨乃健的姥爷刘洪积去世,当时杨乃健的母亲刘秀贞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到济南女子监狱,没能见上自己的父亲最后一面。而二零一八年二月八日,杨乃健的姥姥韩正美去世,二零一九年一月四日,杨乃健的母亲刘秀贞去世,身陷山东省监狱的杨乃健同样没能见上自己的两位至亲最后一面。姥姥韩正美日思夜想盼了外孙五年多,母亲刘秀贞还差四个月就能与儿子团圆,长期的牢狱让她的身体出现肺癌症状,没能等到见上儿子杨乃健出狱那一天。这就是中国大陆监狱对两代人残酷迫害的印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