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区医药界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一九九二年法轮大法在长春开传并迅速传遍中华神州大地。真、善、忍的博大法理及祛病健身的显著功效,使众多气功爱好者及各界人士纷纷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中来。其中还有从事现代医学工作的修炼者。这些医学专家,亲眼目睹了那些已被医学判为死刑的病人,通过修炼法轮功后起死回生的奇迹。作为医生,他们深知生命的脆弱,当他们找到可以超越生命的奥秘,知道法轮大法是能够使生命返本归真时,这些医学骄子义无反顾的走入法轮大法修炼者中来。

一九九八年十月,他们借“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对法轮功进行全面调查了解”之际,由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北京医科大学、武警总医院、中国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解放军304医院等七个单位的十一名医学专家参与的,对北京西城、崇文、东城、宣武及朝阳的12553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炼功前后的医学调查。调查结果表明,通过学炼法轮功,修炼者身体得到不同程度改善,其中11892人是有病的,炼功后11785人疾病有所好转,基本好转或完全康复,治疗疾病的总有效率达99.1%,一年共为国家节约医药费4170多万,平均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3275元。该调查后来成为著名的《北京市万例(法轮功学员)健康情况调查报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江泽民集团开始对法轮功迫害以来,参与这份“北京万例调查”署名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残酷迫害。他们被单位开除,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强制洗脑及酷刑迫害,亲属被株连,有的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等等。其中还包括北京各医院的医学专家、医师、医药师、护士长及护士等。本文迫害案例从明慧网搜集整理,虽然只是冰山一角,足以说明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人群的迫害程度及犯下的滔天罪恶。

(一)协和医院及协和医科大被迫害的精英

中国协和医科大,一九一七年由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捐资创办的,一九一九年十月开办八年医学本科,被誉为医学殿堂。也是中国医科大学的最高学府。一九九八年十月,为配合国家体委对各气功功派的调查和申报工作,由北京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的几位医学科学工作者牵头,对北京部份城区炼功点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后身心状况功效,进行了宏观调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以后,他们都受到了严酷的迫害。

1、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组胚教研室副教授

但凌,当年四十多岁,硕士,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组胚教研室副教授,北京东城区法轮功学员。

但凌,曾获“北京市优秀教师”称号。她参与了一九九八年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等七个单位十一名专家对北京市12731名法轮功学员的调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份后被强迫离开讲台。


但凌

二零零二年,因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但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在北京女子监狱被迫害。

但凌,曾获“北京市优秀教师”称号。一九九八年,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等七个单位十一名专家对北京市12731名法轮功学员的调查表明,修炼法轮大法治病有效率达99.1%。该调查后来成为著名的《北京市万例(法轮功学员)健康情况调查报告》。

一九九九年七月份后,但凌被强迫离开讲台。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三日,她被抓到市公安局十四处。之后她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流离失所期间,但凌因制作真相资料被通缉,后辗转去了福建,于二零零二年八月在福建被绑架之后带回北京,非法判刑十二年。

她从监狱出来后,回原单位北京协和医科大办理退休,人事处人员说她已被开除,几十年工龄一笔勾销,人事档案被转到卫生部人才交流中心;而卫生部则告知她,被开除公职的人不能办理退休,并要她把档案转到街道;街道则以她年龄超过五十岁,拒绝接收。但凌已到退休的年龄,无任何经济来源,不得不靠打工维持生活。她老父亲年事已高需要照顾,生活只能依靠近九十高龄的父亲的退休金养活。

2、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助理研究员,他是近年来协和医大基础医学研究所唯一一位不把单位作为个人出国跳板,信守五年工作合同的人

林澄涛,男,四十多岁,硕士学历,协和医大助理研究员。北京东城区法轮功学员。

林澄涛,一九九五年于协和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工作,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助理研究员,国家“863”计划“疟疾疫苗研制”、“新疟原

虫抗原候选基因筛选”和美国中华医学基金CMB项目的课题骨干。为人正直善良,工作一贯勤勤恳恳,是近年来协和医大基础医学研究所唯一的一位不把单位作为个人出国跳板,信守五年工作合同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年轻专家,曾参与统计并撰写了《北京市万例(法轮功学员)健康情况调查报告》遭到疯狂迫害。


林澄涛

林澄涛被剥夺了授课、科研的权利,分房资格也被取消。他找到领导讲明真相,单位领导说如果放弃法轮功,什么都可以得到,否则不行。林澄涛认为这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于法于理都说不通。林澄涛曾因做讲清真相之事被绑架,绝食抗议迫害后被送到医院抢救,后被释放。后来公安伙同单位想强行绑架林澄涛去洗脑班,林澄涛寻机走脱,带着孩子在外漂泊。

二零零一年,林澄涛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在劳教所被迫害精神失常。

3、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组胚教研室助教

刘霄,男,四十多岁,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组胚教研室助教,他参与撰写了《北京市万例(法轮功学员)健康情况调查报告》,镇压开始后被强迫离开教学第一线。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三日同林澄涛一起被抓到市公安局十四处。

二零零一年九月,刘霄被绑架至团河劳教所劳教,时间一年半。他在团河劳教所受尽折磨,在中共恶党强制洗脑摧残下,他精神崩溃和失常,从一个正常人变得疯疯癫癫,经常席地而卧,浑身脏乎乎的。警察不敢承担责任,甚至说他是装的,但仍然布置专人看着他。他妻子系北京武警总医院检验科医生,因坚信法轮功二零零一年被强行复员。

4、协和医大客居研究

李福军,男,当时三十多岁。原新乡医学院基础部副教授,曾获教学一等奖。

参与撰写了《北京市万例(法轮功学员)健康情况调查报告》,后被退回新乡医学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学院有关人员配合新乡市郊区公安分局的警察将他从新乡医学院的家里绑架到新乡市看守所。

一九九九年十月,李福军依法到北京为法轮大法上访,被非法抓捕。李福军被非法判刑四年。李福军被新乡医学院非法开除。

5、协和医大博士后

朴日阳,男,因不放弃修炼被,协和医院强迫他退出博士后工作站,提前出站结束在协和的博士后工作,离开了协和医大,其随从家属一起受到牵累。回到原籍工作,以后失去了联系。

6、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生化内切酶技术员

张景春,女,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生化内切酶技术员,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被单位无端开除,没有任何说法。

7、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组胚教研室研究生

王岚,男,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组胚教研室研究生。

二零零零年九月,在天津火车站被强制搜包,搜出包里有法轮功有关的材料,被铁路公安拘留。

8、北京市协和医院麻醉师

闫洪彦,女,现三十多岁,博士学位,北京市东城区协和医院麻醉师。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八日,闫洪彦博士在单位上班期间,因跟同行下属讲法轮功真相,被人构陷,于三月一日被建国门派出所警察抓捕。

由于东城区公安局长期对她强制转化未达目的,东城区公安局将案件移交东城区检察院。后东城区检察院将案件移交到东城区法院,并非法起诉闫洪彦。

9、中国陆军总医院正师级妇产科医生

李超然,女,当年六十多岁,军医,中国陆军总医院正师级妇产科主任医生。一九四九年参军,正师级文职军官,离休。

一九九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曾经担任解放军后勤指挥学院炼功点辅导员。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因坚守信仰,拒绝参加非法的“学习班”(即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被迫离家出走,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二零零零年,李超然到法轮功学员家交流,想“十一”去天安门为法轮功申冤,还没去就被人诬告,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被警方从家中非法抓走,十月十三日总后派出所与万寿路派出所警察联合去李超然的家中抄家。二零零一年二月底,北京军事法院以“预谋去天安门搞法轮功活动”为名强行治罪,对她非法判刑四年,并开除党籍。李超然当年已经六十多岁。有内部消息称,是迫害元凶江泽民亲自点名判刑的。

李超然被非法判刑先后关进“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九监区迫害。在未管所被强制劳动摘羊绒,每天肺里都吸进粉末灰尘,连眉毛头发里都是,导致憋闷,鼻子嗓子里干痒;当时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天天在干着这样的活。在北京女子监狱九区,被强制每天长时间坐在小凳子上,保持坐姿看造谣抹黑法轮功的“新闻联播”,反复写思想汇报,强制包筷子等奴工劳动。

10、北京广播电视部医院中医大夫

滕秀云,当年四十多岁,大学学历,北京广播电视部医院中医大夫。出身于中医世家,毕业于北京中医学院,具有三水多年临床教学和科研经验,在医学界颇具影响力,为我国耳聋耳鸣学科培养了众多的临床医学专家,是北京耳聋耳鸣专家,以中医手法治疗耳聋成功治愈了数千例耳聋耳鸣疾病的患者,深得广大患者的信赖。

二零零一年,在流离失所期间,制作及发放法轮功真相,在顺义被警察绑架,非法枉判七年,在北京女子监狱的八区、一区被迫害及强制洗脑。

二零零七年,非法劳教二年零六个月。

11、北京市西苑医院住院部内科主治医生

李艾君,女,当年四十多岁,大学,原北京市西苑医院住院部的内科主治医生,中医医师。

李艾君在医院的科室里,每个医生值班只看护三个病人,但李艾君却承担着看护九个病人的工作,她从无怨言,也从不收取医药回扣,她的敬业精神、高尚医德得到了院里和患者们的好评。李艾君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被迫离开工作岗位,后被无理开除,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因制作法轮功真相,被海淀区警察绑架,后被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后又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北京女子监狱的老二区,李艾君被强制洗脑,被强迫在车间做衣服、扎缝纫活,加工出口的外贸服装和犯人穿的衣服,从早晨六点一直干到晚上十点多钟,超负荷的苦役达每天十六小时以上。二零零八年,在北京女子监狱八分监区被迫害。

12、北京西苑医院主管药师

吴引倡,男,四十多岁,毕业于上海中医学院,中药专业。北京西苑医院主管药师。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吴引倡

二零零一年一月,因到中央党校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绑架并劳教迫害一年。自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后,吴引倡的单位就停发了他的工资,没有了任何经济收入。

二零零二年,因发、邮寄真相光盘,吴引倡被顺义沙岭邮局举报,被绑架,非法判刑八年。被非法关押在前进监狱十二分监区,后转九分监区,因不放弃修炼、坚定信仰,经常被关“小黑屋”。二零零五年九月至二零零六年四月,吴引倡因坚持信仰,被剥夺每月例行的家属探视和打电话权利。狱警还在家属接见室的墙上公开宣示:“因吴引倡顽固不化、其妻子也是法轮功‘痴迷者’,不配合吴引倡的改造,停止接见。”经过亲人多次投诉,监狱才勉强准许探视。

后来,吴引倡在狱中被迫害的真相曝光到国际社会,狱方蓄意报复,屡次干扰亲人接见,并再次剥夺吴引倡与亲人团聚的权利。不仅如此,从狱中传出的消息证实:二零零六年六月至七月,吴被戴上手铐、脚镣,在水泥地上连续罚坐十天不准睡觉。接下来的几天中,每天只能睡一小会儿,还经常遭到包夹打骂,大小便必须打报告,甚至得骂一声师父、骂一声法轮功才行。十几天下来,手腕、脚腕都被磨烂,臀部坐烂。

13、北京师范大学校医

王安琳,女,当年五十多岁,北京师范大学校医。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

王安琳,曾三次被警察拘留,两次被关押,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北京师范大学工资不给调级,扣发工资、扣发国家和学校的一切津贴一年、开除党籍。她电话被监控、被蹲坑跟踪、常被派出所和家委会骚扰。二零零零年十月被学校强行绑架到人民大学洗脑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又被学校强行押到大兴团河劳教所洗脑迫害半个月(教工委大专院校第三期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14、北京友谊医院病理科医生

虞培玲,女,当年四十六岁,北京医科大学硕士,北京友谊医院病理科临床医生,从事医学科学研究。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至今,她三次被非法判刑,共十年零六个月刑期,其中两次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

二零零零年因上访讲真相被判刑三年,当年才三十四岁,在北京女子监狱的九分监区,虞培玲被恶警用酷刑“熬鹰”折磨,六天六夜不许睡觉。

二零零五年,虞培玲因散发《九评》等真相资料,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又一次被关押在女监八区。她拒写所谓“保证”和“认罪书”,监区长黄清华等剥夺她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克扣饭食,每次只给一小口米饭和一点点菜,不给她吃饱饭,月经期不让她买卫生巾和手纸,而且不许换洗内衣,包夹甚至堵住厕所门不许虞培玲上厕所,让她拿大桶拉尿,自己抱尿桶去厕所倒,最后甚至完全不让她解手,虞培玲被迫便在裤子里,恶徒多日不许她换洗,致使臀部溃烂,长期不能愈合。恶警黄清华后来在集训队隔离关押虞培玲,唆使包夹折磨她,连续罚她坐小凳子,不让她睡觉,打盹就用冷水泼,包夹还踢踹虞培玲的大腿和臀部,致使她右大腿瘀血肿胀,竟比左腿粗了近十厘米。虞培玲被折磨的一度站立、行走甚至坐凳子都无法保持平衡,经常摔倒和跌落,身体极度虚弱。长期睡眠不足,令她精神恍惚,又被黄清华诬其为癔病,为逼她“转化”,黄清华唆使包夹肆意打骂、侮辱她,在屈辱的煎熬中,虞培玲始终正念正行。二零零七年虞培玲出狱后,流落他乡。

二零一二年,她在江苏东海县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又一次被判刑四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南通监狱。虞培玲为人文静而有涵养,非常朴实节俭,做事总是能先想到别人,和她接触过的人都说她人好,又有文化,非法判刑监禁使她被迫与丈夫离婚,她失去了工作、家庭及生活来源。

15、北京宣武区广安门医院中医主任医生

俞旳,当年四十多岁,大学,原北京宣武区广安门医院中医主任医师。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二日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

俞旳为人娴静、善良,二零零五年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期间,为坚持信仰,被包夹折磨迫害,围攻、不让睡觉,刁难她,不让上厕所。他们夫妻被迫害时,女儿很小,当时刚上小学;家中老人身体不好,接送孩子上下学都成了问题。当地一位警察说:“这孩子够可怜的,一个孩子遭难,惹谁了!?”

16、北京市第六医院大夫

刘芳芳,女,六十岁,原北京市第六医院大夫。出身于老干部家庭,

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二年。她被关在以吸毒为主的六大队,不许她睡觉,强迫她站着不许动。为了更狠毒的折磨她,在她身边放了许多盆水,这样当她极其困倦站不住时就会栽倒,砸翻水盆,警察就让她穿着湿衣服站着,六天六夜,后来她又被延长劳教期六个月。

二零零五年非法判刑三年,在北京女子监狱四分监区被迫害。强制洗脑、不让睡觉、围攻等。

17、北京市中国气象局医院康复科医生

王方甫,男,三十多岁,大学学历,北京市中国气象局医院康复科医生。二零零二年,非法劳教二年零四个月,被无故延长劳教期十个月。

二零零九年,非法劳教二年零六个月。

王方甫曾经在二零零二年被丰台分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断断续续折磨四个月,期间他们动用了各种酷刑:背铐,压杠子,扇耳光,电击,扒光衣服泼冷水,拔眉毛、胡子、腋毛、乳毛,在地上拖、在地上踏,使他十天时间走不了路,遍体鳞伤,右手指甲破裂,腕部末梢神经损伤,拇指麻木半年多。

酷刑演示:浇凉水
酷刑演示:浇凉水

后来王方甫被非法劳教两年零四个月,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团河劳教所等地。由于坚持自己的信仰,被延期劳教迫害十个月,被从团河劳教所秘密转往女子劳教所少教队,最后两个月又被转到河北保定劳教所。在被劳教的二年零四个月期间,他经历了种种非人的折磨,白发满头。

王方甫,在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夜被赤城“610”与海淀“610”、国保人员、大钟寺派出所抓走,非法搜走两张“神韵晚会”光碟和几张莲花书签,电脑及一些私人用品,至今仍有一些私人物品未归还 。后被劫持在辽宁朝阳市劳动教养管理所五大队劳教两年半。王方甫每天被强制长时间做奴役劳动,生产鞭炮等。

在王方甫被非法抓捕,关押,家人与警察打交道期间,感觉他们都是奉行命令,完全是中共这个邪恶政党操纵的。

王方甫的父亲,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听到儿子被绑架这一不幸的消息,禁不住打击,于十一月份含冤离世,老人临走时没有能够看看自己的小儿子。

18、医院麻醉师

董国香,女,五十多岁,医院麻醉师,北京门头沟法轮功学员。

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19、北京某医院院长

高连贵,男,七十多岁,北京某医院院长,北京丰台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六年非法劳教二年零六个月。二零零六年被劫持到内蒙古五原劳教所,在非法劳教期间,遭强制洗脑、毒打,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弱不禁风。

20、北京某医院医师

南天平,女,六十多岁,医师,北京丰台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非法劳教二年。在非法劳教期间,强制洗脑、强制奴工。

21、北京某部队医院放射科医师

张倩颖,女,当年五十多岁,北京某部队医院放射科医师,北京西城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因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北京女子监狱一区被迫害。被强制洗脑,监区长李晓娜指使犯人虐待她,整日污言秽语的咒骂、侮辱,一连十几天不让睡觉,不许洗漱、限制她上厕所,甚至连踢带打,打嘴巴,不让她吃饱饭,张靓颖被折磨的几个月头发就白了,非常憔悴消瘦;在四分监区,张靓颖被刘迎春强迫学习四区编写的佛教教材,并被继续虐待;后又在八区,监区长张海娜阴险地宣扬她精神不正常,找借口对她进行身心迫害。张靓颖始终不放弃修炼,坚持不转化,在女子监狱所在一、八监区被强制洗脑的各种迫害。

22、成都中医学院毕业生

卢琳,女,四十多岁,大学学历,成都中医学院大学毕业。家住北京昌平回龙观龙跃园一区。

二零零七年八月被劳教两年半,被送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

“上大挂”酷刑
“上大挂”酷刑

她不配合恶警,拒绝干奴工活。一大队的恶警就多次给她上大挂,两个手都已经被酷刑折磨的残废了,肿的象面包一样,手耷拉着,上厕所的时候双手已经不能提裤子。即使这样,恶警还经常打她骂她。这期间,她始终坚持法轮大法的信仰,不畏邪恶的疯狂迫害。出狱回家后,卢琳每天清晨三点五十在家的楼下炼动功。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到天安门附近的两会代表驻地递交《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位代表的公开信》。卢琳在信中指出,法轮大法是正法,是真正的科学,法轮功学员遵循“真善忍”的原则是普世价值观,法轮功学员没有触犯任何国家法律,修炼法轮功在中国根本就不违法,从法律的基本原则、国际人权法律看,劳教制度迫害法轮功学员是非法的。卢琳在信中还揭露自己历次遭迫害的经历。

卢琳被警察绑架,当天警察将她带到家中进行查抄。她有两个孩子,大的十二岁,小的十岁,后来由她大姐照顾。据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明慧网报道,卢琳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从北京女子劳教所转入图牧吉劳教所非法关押的,在图牧吉劳教所喊“法轮大法好”,不配合恶警恶人的命令指使,多次被恶警用电棍电击,嘴被电肿,脸部、下巴多处被电出水泡,还被恶警恶人打耳光,拳脚相加,几次被恶人用屁股坐于胸部,用手掐脖子,几次差点死过去,肋骨被压断,头部被恶人用金属器砸出一道深深的口子。最后恶警还给卢琳穿束缚衣,即将一双手裹在衣袖里,把衣袖一对拉将两手牢牢绑在胸前成交叉形状,将腿用手铐铐在床头,大冷天(十一、二月)身体躺在冰冷的光板木床上,(没有床垫和被子)从早到晚,卢琳多次尿在裤裆里,也不能换洗,就这样一次一次用自身的体温将裤烘干。恶警甚至还用拖地的拖布往卢琳的嘴上抹,指使恶人用针扎卢琳,干的事情邪恶至极,完全没有人性。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23、北医三院微生物学教授

张静学,女,当年六十多岁,北医三院微生物学教授。她曾参与过多项法轮功祛病健身的项目调查。

二零零零年九月,在上海被绑架,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年。

24、解放军总医院院长--他用自己修炼的事实,揭示出生命科学的真谛

李其华,男,一九一八年生,原籍湖北红安,一九三一年参加红军,第一军医大学毕业,一直在军队卫生、医院系统工作,曾任第二军医大学校长,总后卫生部政委,解放军总医院院长,立过大功,多次受奖,一九八四年离休。一九九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有幸两次参加了大法师父在北京开办的讲法传功学习班。

李其华,原北京301医院院长。(网络图片)
李其华,原北京301医院院长。(网络图片)

因为李其华的身份、资历和影响力,迫害初期江泽民就紧紧抓住这一“典型”不放,在官方高层公开点名批评,施加压力。因此军队“组织上”开始天天找他谈话,逼其检讨并放弃修炼,并炮制了一个“检讨”,但不是李其华的本意。他的一切行动被派来的三个人严密监控起来,不准下楼,不准接电话,和外界隔绝。

李其华是老红军、老党员、医学专家、军队高级干部,功成名就,绝对不可能轻易相信什么,为什么相信并修炼了法轮大法?对此,他的文章《原则不是科学研究的出发点,科学更需要探索和实践》给了答案。文章叙述了他老伴重病几十年,自己身为院长给予了方便的医学治疗也无济于事,学法轮功不久沉疴即消,因此使他也走上了修炼之路,不但身体受益,更重要的是法轮大法的超常法理破除了他几十年形成的僵化观念,开启了生命的智慧。

李其华老人的文章结尾写道:“我苦苦追求、探索、思考一生中的许多重大问题,人生观、世界观的问题,医学中生命科学的问题,社会科学的问题,都在《转法轮》一书中迎刃而解了,而且从我得法以后,再也没有动摇过。因为我的思想境界可以说来了一个升华和提高。其实还不只是我一个人这样,就我所知,我所在的北京老年学法组,人均年龄七十多岁,八十岁以上者就有好几位,许多是被称之为“老革命”、“老干部”、“老科学家”、“老教授”的高领导和高知识阶层,这些人也都不是盲目的、不是头脑简单的,而是经过认真思考后,走进修炼法轮功队伍里的。他们也是和我一样,在古稀之年才得到李洪志老师的大法,都感到太幸运、太有缘、太珍贵了。同时大家也都有个心愿,愿我们的老战友、老同事、老领导;愿我们的中年一代、年轻一代,少年一代,也都能放下常人中“僵化了的观念”、“固有观念”,排除各种障碍,细心静气地读一读《转法轮》,炼一炼法轮功,然后自己再想一想,我们这些老者说的是否有那么一点儿道理;想一想,大法对我们的精神文明建设到底是有益还是有害。”

25、北京密云县河南寨镇医生

李佛元,男,当年六十多岁,医生,住密云县河南寨镇东鱼家台。

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夫妻二人遭受到多次关押、绑架洗脑班等非法关押及酷刑折磨。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日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李佛元被迫离家出走;警察抄家将妻子饶凤琴抓走。二零零六年五月李佛元被绑架,他负责两个村子的医疗和孩子预防接种疫苗,绑架激起民愤,村民联名信递交密云县看守所,但李佛元仍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团河劳教所三大队。

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密云国保大队、610 伙同河南寨派出所警察多人绑架了正在家中做饭的妻子饶凤琴,随后又绑架了外出回来的李佛元、他们的儿子李京。后饶凤琴被绑架到顺义区泥河看守所,李佛元、李京被绑架到密云县看守所。

26、北京怀柔县医院急诊护士

刘小杰,当年四十多岁,原急诊护士。

在看守期间,绝食进行反迫害,上死人床二十多天。


刘小杰

二零零二年,因传播法轮功真相,被非法枉判七年,在北京女子监狱的四区被迫害。被强制信仰所谓佛教理论,强制奴役劳动。

因被北京怀柔县医院开除,没有任何收入,靠打工生活。

27、北京房山区良乡医院的护士长

李素琴,女,当年四十多岁,北京房山区良乡医院的护士长,

二零零二年因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枉判四年,其丈夫也同时被非法枉判。未管所九区,是迫害法轮功的监区。李素琴被强制洗脑,强制奴工,洗羊绒,包筷子,织毛衣等。

28、北京某医院护士长

潘辉,女,当时五十多岁,北京某医院护士长。

二零零三年,因传播法轮功真相被非法枉判五年,在北京女子监狱的老三区被迫害。被强制洗脑迫害等。潘辉的丈夫是国家医药管理局的高级干部,在潘辉被关押期间,她的丈夫突发心脏病猝死,死于家中一连几日都无人知晓。出监后潘辉又因坚持修炼被劳教。

29、军医刘翠芬

刘翠芬,当年四十多岁,军医,北京宣武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非法判刑三年。在北京市未管所九分监区迫害。被强制洗脑、强制奴工等。

30、中医药大学学生

赵静,女,二十多岁,中医药大学大三学生,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因讲真相、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被强制洗脑、野蛮灌食迫害。

31、医生何志英

何志英,女,六十多岁,医生,北京昌平区法轮功学员。

非法劳教二次:

二零零五年,向世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九年,非法劳教二年零六个月。被强制洗脑,强制奴工。

32、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

章则琼,当时三十多岁,原籍云南,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患有绝症,修炼法轮功后康复。

二零零二年,因邮寄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判刑四年,章则琼在北京女子监狱老三区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强制洗脑,强制奴工,数棉签,织毛衣,包筷子,扛包。在被关押期间,其母亲离世,其丈夫在压力下与她离婚。

33、中石油某医院护士长

谢春平,女,当时六十多岁,中石油某医院护士长,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五年,因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北京女子监狱八分监区被迫害。被强制洗脑,强制灌输污蔑法轮功的音像、书籍。

34、北京阜外医院胸外科主治医师

王国华,男,大学,原北京阜外医院胸外科主治医师。

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零年,非法判刑二次,时间约八年。在前进监狱被迫害。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王国华是加拿大移民,已办好去加拿大出国手续,被绑架无法出国。

(二)被迫害致死案例

35、中医硕士研究生被迫害致死

董翠,又名董翠芳 当年二十九岁,河北省藁城市兴安镇人,中医硕士研究生毕业,北京顺义区妇幼保健医院的医生。

董翠
董翠

二零零二年,在发资料讲真相时遭绑架,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一日,董翠被转入北京大兴女子监狱,单独隔离关押在老三区的心理咨询室,被用各种方法虐待,包括双盘捆绑,连续剥夺睡眠,期间她曾为抗争而绝食。三月十九日上午,狱警席学会召集犯人李小兵、李小妹、靳红卫等五人将董翠带到没有监控的平房浴室内暴打,几小时后,董翠被残害致死,遗体青一块、紫一块,双腿又肿又紫,膝盖以下满是紫色瘀血,右肩处骨头和肌肉支离。八天就(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二十九岁。

经北京法律医疗鉴定中心验尸,证明董翠确实是被殴打虐待致死,面对化验结果,他们重金收买、胁迫董翠父母撤回诉讼,董翠父母在压力下求告无门,只好接受现状,无奈离京。但最后女监通过造假,将“草菅人命”说成是“正常死亡”。当年,女监还对外谎报“连续多年无重大安全事故”。

董翠的未婚夫申文杰(二十九岁,大学学历,河北行唐人,北京首都机场优秀飞行员),被非法判刑五年。

36、中医医师被迫害致死

杜鹃,女,一九五四年出生,大学学历,中医医师,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判刑三年。两次在北京女子监狱遭受洗脑迫害。在北京女子监狱受尽折磨,被单独关在咨询室,精神和身体受到双重的摧残。

二零一一年,在北京女子监狱被迫害致 癌症晚期,生命垂危时,其亲属多次要求保外就医,被监狱方面以种种借口拒不放人,致使身体恶化,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在女监去世,年仅五十七岁。家中留有一智障儿子,无人照管。


杜鹃

在北京女子监狱杜鹃癌症已到晚期,腋下淋巴结大面积转移,扩散到全身,情况非常危急,癌症的疼痛令她每天只能靠打镇痛针维持,她的亲属多次要求保外就医,北京女子监狱拒不放人。杜鹃的八旬老父亲是一位退休军医,对女儿信仰真善忍而遭中共残忍迫害,在杜鹃生命垂危之际仍不放她回家,老人唯有垂泪不已。

结语

以北京逾万法轮功学员修炼前后身心变化为基础统计《法轮功健身功效北京万例调查报告》和中国国内的十几份调查报告,是法轮大法弘传于世,福泽社会的真实见证。相反,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的这场迫害,致使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致死,多少法轮功学员在精神及肉体上被残害,同时毁灭着人类及道德。

法轮大法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与地区弘扬,法轮大法创始人的书籍,已翻译成三十九种语言。这是众生之万幸!繁忙中的中国人,赶紧三退,赶快脱离中共邪党的各种组织,抹去兽印,回归生命的本质,不要失去这万古的机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