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乡亲们称呼我“大法大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七日】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修炼法轮大法已经二十一年。乡亲们尊重我、佩服我,“大法大弟子”是他们对我的称呼。我曾经是个重病缠身、濒临死亡的人,是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的浩荡佛恩给了我新生。我周围的父老乡亲都认同“法轮大法好”。

话还得从头说起。

枯木逢春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四十多岁是人生的壮年,正是干事业的好时候,可我一病不起整天躺在炕上。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家里生活本来就困难,我这个顶梁柱倒了,可想我家生活是啥样。

虽然病魔缠身,我却没有怕死的念头,心想能治也好,不能治也好,反正不再去看了。兄弟们就来找我商量:“去看看吧,哪怕你去看了说真治不好,不治也行,就死心了,不花钱了。”

拗不过他们,就去了医院。一检查,是肺结核和心脏病,已经都很严重了。当地的结核防治所治结核还给报销,就去了那里。医生说我的肺部已经有三个窟窿了,治也好不了了,只给开了些药让回家,其实就是回家等死了。

那时我走路都走不动,从屋门走到大门口都得歇几歇,后来就只能躺着了。看着一双十多岁的儿女,心里酸酸的。屯子里的人背后议论纷纷,说:“这人是完了,就等死哪。”

可就在我生命走入绝境的时候,却出现了曙光——一九九八年法轮大法洪传到了我的家乡。我三妹先得法。她就来跟我洪法,说:“三哥,你病成这样,你看看《转法轮》这本书吧,这书挺好的。”我说,“我坐都坐不起来,还看啥书?看不了。”她问:“那你能不能听?”我说:“听倒还能听。”她说我回家给你拿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去。

第二天她就给我送来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带,给我播放。我坐不住,就躺着听。第一讲听到一半的时候,就感觉有一只手進到我的胸部一抓,抓的我上不来气儿了,人就随着坐了起来。当时三妹正在外屋洗衣服,我跟她说:“可不好了,有一只手在我的肺这儿抓了一下。”她说,“是好事,这是师父管你了。这功法能祛病,你就接着听吧。”

我越听越觉的这法讲的咋就这么好呢!听到第七讲,师父讲到抽烟、喝酒的害处时,我觉的好象就在说我呢。之前我有三个不良嗜好,抽烟、喝酒和赌钱,在屯子里是出了名的,每顿饭要没有酒就端不起饭碗来,每天都得一斤酒。听完师父一遍讲法,我可真明白了,知道咋做人了,人活着是为了返本归真,处处为他,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才是最高境界的人。大法一扫我心中的阴霾,让我从暗无天日中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

这法我是学定了,我赶紧请了大法书,还学会了炼功动作。原本家里一進屋映入眼帘的全是药,学大法后我把药扔的扔,送人的送人,开始正式修炼大法。

炼到二十多天的时候,我走路不喘了,两个多月的时候病就彻底好了。屯子里的人都奇怪:“他咋不吃药那么重的病就好了呢?”

信师信法 做真正的修炼人

法轮大法要求修炼人按照真、善、忍作为修炼标准,他是佛家修炼大法,就是在你真正要修炼、按真善忍提高自身道德的基础上,才能达到祛病健身的效果,也就是师父会给清理身体,给祛病。

修炼大法以后,我心里可亮堂了,活着也有奔头了。就象变了个人一样:不赌钱了,戒掉了顽固的烟瘾、酒瘾,听师父的话,按照大法的要求处处做个好人,身体好了,也能干农活了,在家里也帮助妻子干家务活了。

修炼就是信师信法,遇到关难时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得法不久的一年春天,我在稻田里耙地准备插秧。没想到脚被耙齿子穿了一个窟窿,流血不止。帮我干活的弟弟说:“你脚都这样了,穿着靴子血都透过来了,这地里都是脏水还有化肥,可别感染了,别干了,回家吧。”我说:“没事,我都是修炼人了,啥事都不会有。”

回到家一脱鞋,袜子都粘到肉上了,全是血,脱不下来。弟弟帮我洗了洗才脱下来。当时肺部反应也有点疼。我没当作病,因为我知道了修炼人得偿还业力。第二天晚上睡觉做梦:师父来了,穿着医生的白大褂,戴着帽子、口罩,围着我睡觉的床转了一圈儿,指着我的肺部说:“这块儿得几天能好,脚明天就好。”说完就走了。

第二天我的脚真的好了,肺部真是几天后才什么感觉都没有的。

有一回出现非常厉害的病业反应,难受极了,睡觉躺不下,一躺下就没气,只有上气儿没下气儿,只能靠着个东西坐着,还不能闭眼,一闭眼就有要过去的感觉。坐了一天一宿,还大口大口的吐痰,吐的全是黄痰。屯子里的人知道后说:这回他是完了,指定得死了。

我告诉自己,我是来证实大法的,我的身体归师父管,同时我在心里求师父帮助我过了这一关,请师父加持、清除迫害我肉身的邪恶因素。在师父的保护下,两三天我的身体就恢复正常,又下地干活去了。屯子里的人看到我就说:“你真行,真厉害!”其实他们不是说我厉害,是说大法厉害。

真修大法,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弟子。有一天晨炼时间快到了,我醒来之后心想再躺一会儿,到点儿再起。就在这时我看见师父来了,穿的是讲法录像里的西服,在我头顶转一圈,一把攥住我的手,跟我握了握手就走了。我赶紧起来炼功。

抵制迫害 坚持修炼

修炼法轮功让我起死回生,我成了乡里的名人,也成了邪恶迫害的对像,一到敏感时期,乡派出所的警察就来家里“关照”。

有一次乡派出所的警察来我家骚扰,说什么国家不让炼法轮功了,你就不能炼了。我说,“大法教人修心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有啥不好的?哪错了?不让炼我就炼。”他们说就是不让你炼,我说:“你们难道不知道吗?我的命是大法给的,不炼法轮功我命都没了,我没做坏事。”警察说,“我也没说你做坏事。”我说:“我没做坏事那你干啥来了?是不是想来抓我呀?”警察说:我就是来看看。我说:“你看看吧,屯子里的人都在这呢,你问问他们我该不该炼法轮功?”

那天乡亲们一看警察進屯,就都围了过来,围了很多人,有个人对警察说:“以前他躺在炕上,啥也不能干,家里还没有钱治,他要不学大法命早就没了,是大法救了他!”大伙都说:“是啊,是啊,是法轮功救了他!”警察一看没啥说的就走了。

把福音告诉父老乡亲

师父救了我的命,我在大法中受益了,我就要把大法的福音告诉父老乡亲。

有一次,我听说老山头屯的老周得了骨癌,已经躺在炕上起不来了,就在家熬日子等死呢。我心想得赶紧去给他讲大法真相。

去了之后,看见他儿子在他身边守着,他右大腿的腿根儿肿的支出一个大包来,人已经下不了地了,真的是在家等死呢。他已经让儿子料理后事了,买寿材买不着,就买了邻居家的一个大衣柜做寿材,因为他个子高,大衣柜不够长,就把大衣柜的一头打开,接出了一块,准备后用。

我跟他说:修大法前我跟你一样,病得躺在炕上起不来。修大法后师父救了我。师父是来救人的,只要你信,师父就管你。我问:你能不能看书?他说能。第二天我给他送去了大法经书,進一步给他讲了大法真相,并让他退出他加入过的共产党组织。

过了些天我去问他:看书看的怎么样?他说:“三哥,这书我看不了,看了老串行,看不下去。”我想可能是有干扰,我问:“你真心看了吗?”他说:“我都这样了,能不真心看吗?”我说:那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真心念,师父就管你。你的病就能好。

我走后,他真的就开始诚心念“法轮大法好”了。当他念到四、五天的时候,大腿根部支出来的大包就破了,往出淌脓和血水,接了大半脸盆,腿部的大包就消掉了。之前肿得连裤子都脱不下来,不到十天他就能下地走路了。被医院诊断为骨癌的绝症就这样不药而愈了。

我炼法轮功父老乡亲人人皆知,当大家知道我去老周那里给他讲法轮大法,让他念“法轮大法好”后他也好了,全屯的人都对我说:“老周就是个死人了,是大法救了他,他的病才好的。”

十多年过去了,这个被称为“死人”的老周如今在北大荒种地,依然健康快乐的活着。这是医学不能解释的奇迹!

不用千言万语,这活生生的事实就是“法轮大法好”最好的铁证!这些年我讲真相很好讲,因为我本身的表现就是真相。有时一走一过,比如夏天买瓜,卖瓜的人把秤给的高高的,多添一个瓜,我都得拿下来,不能占人家的便宜。卖瓜的人和乡亲们都说:“你看看人家炼法轮功的,就是不一样,境界多高!”还指着旁边信其它教的人说:“你瞅瞅你们这些人,够秤了,还得多拿一个。”

我走到哪里,乡亲们都说:“大法大弟子来啦!”连村长见着我也这样说:“大法大弟子又来了。”在迫害最疯狂的时候,不管当着谁的面儿,乡亲们都用“大法大弟子”这个称呼叫我。在中共邪党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高压下,无论邪恶用谎言怎样的灌输,根本就无法动摇乡亲们心底的正念,因为从我和得救的世人身上,他们看到了大法的威力,在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中他们也看到了大法弟子是实实在在的在践行“真、善、忍”。在世人的心灵深处是多么的认同和向往“真、善、忍”啊!

在这里我要告诉那些不明真相和被中共欺骗的人:大法不是不让人吃药,而是只要信师信法,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就健康。健康之人需要吃药吗?自从修炼大法恢复健康后我就再也不吃药了。师父给了我健康的身体,我这健康的身体证实了大法的美好。我们家乡一方的父老乡亲就是最好的见证人。

我的命是师父给的。我的亲身经历足以见证我师父的伟大。在师父华诞到来之际,弟子恭贺师尊!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