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得法 用法来指导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八月得法的大法弟子,二十年的修炼历程。现在我把怎样学法得法,如何用法来指导修炼和大家交流切磋,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去掉利益之心

师父讲:“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

我悟到不光是有病的心,所有的心都得放下。我的人心多了,如利益心、争斗心、妒嫉心等表现非常强烈。

我在医院上班,哪天都有点灰色收入。修炼以后我不要患者的钱了,同办公室的一同事觉得不可思议,我对她说:“我修炼法轮大法了,我得按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不能再要患者的钱和其它不属于我的钱,放下利益心。”

后来我被调到保健科室。保健科室是行政科室。单位和各科室签责任状,到年末责任完成的话每人发一百元。我们科室三个人,平时的工作多数都是我和另一同事完成,主任不怎么干。结果钱发下来后,三百元钱主任放兜里不告诉我俩。那个同事找到我说:“责任状钱发了,别的科室都安排完了,你知道吗?”我说:“不知道,就一百元钱,不给就算了。”她说:“不是那么回事,钱是不多,她没把我们俩当回事,工作我俩干,好处她得,以后这活谁干?”我说:“也是,怎么也得告诉我们哪!”正在这时别的科室的人進来,也说他们都得到了。我想我是修炼的人,我应该放下这利益心,不和他们一样。这时我的同学進来了,说:“老同学,你平时哪受过这气呀,明明是欺负你。”这样又把我的人心勾起来了,心里放不下,要找主任说道说道。主任听到我要找她,就溜走了。

回到家里我心放不下,学法,一下就翻到:“那么我们修炼人就更不应该这样去做了,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当然也不是绝对的。要都是那么绝对,也就不存在人做坏事的问题了,也就是说它也可能存在着一些不稳定因素。但是我们作为炼功人,按理是由老师的法身在管的,别人想拿你的东西可拿不动。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1]

我想:这不就是在说我吗?这不就是在给我修炼提高的吗?我应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把利益心、妒嫉心、争斗心放下,不要这些人心。

我放下书,但人心还是不断往上返。我就学法,反复学法,就感觉那人心在逐渐减弱,再想想怎么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了,再不是那种心血沸腾、野马奔腾似的按压不住的感觉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是师父把我这不好的心给我拿掉了,那感觉太好了!

第二天上班,主任找到我说钱发了,我心平气和的说:我知道了,你愿意怎么处理都行,我没意见。她感动得流下泪,说:“你变了,以前你得把我整的全院都知道,我头都抬不起来。”我说是大法改变了我。

面对不公,平静以对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我被抽调到省界线路边去给来到我省的大客车和过往车辆人员量体温。我也没说什么,就问了问情况。结果在单位职工大会上,领导说我不服从领导,关键时刻涣散人心等等一些话。当时我想师父讲的一举四得的理,心想:这是给我提高的呀。所以我没动心。

可是会议结束后,同事们七嘴八舌对我说:“你也没说什么呀,为什么领导会上这么说?这不是整人吗?这关键时刻弄不好就下岗了。”当时这个领导还是我的同学,同事们都说这个领导太不够意思。听同事们这么说,我平静的心不平静了,开始沸腾。但是我还是想到:我是修炼的人,这是师父让我提高的,是师父安排的,是好事。

我反复学法,看到师父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1]这样我很平静的过了这一关。

同事都看到我的变化,在以后的我给他们讲真相中,他们都三退了,并帮我讲真相,说:“我们看到的炼法轮功的人,不是电视宣传的那样,我相信她讲的。”同事还给她的同学讲我修炼前后的变化。

我是修炼的人,我有师父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公安局警察找到我丈夫,说要见我,把我丈夫吓得给我打电话声音都变调了。我说:“你不要害怕,我不归他管,我这就回家。”当时我一点怕心也没有,我想是师父在正法,我归师父管,谁也不配管我。师父说了:“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2]

我背着法往家走,路过公安局门口时,左腿突然跪在马路牙子边上,当时我立刻想到师父讲的:“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3]我就站起来了,心想谁也不配干扰我,谁也不配迫害我,谁也不配考验我,我就走我师父安排的路。

回到家,我告诉我丈夫:“谁也不配到我家里来,我没干坏事!”他说:“你别跟我逞强了,快拾掇东西吧。”我想:我收拾东西就承认迫害,我不能承认这一切。我师父都不承认这场迫害,我也不承认。我发九十分钟正念,就感到我空间场天清体透,心里稳定。我就上班去了,一点怕的感觉也没有。但我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到了单位我就学法,心出奇的静,法理不断的显现。就这样,我在师父的保护下闯过来了。

我每遇到问题时就想起师父,想起法,这样过关就有法的力量加持。

我还有许多意识不到的执著心没有修去,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对照大法实修自己。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