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弟子,那年十三岁,每天参加集体学法,炼功。由于年龄小只能读懂一些浅白的法理,书中要求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不要有显示心、妒嫉心等。那时候的我每天过的很开心,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身体也很健康,和同学们关系也很好,修炼的那两年我没有吃过一粒药!

一九九九年邪党江氏集团开始疯狂打压法轮功,我们失去了集体修炼的环境。后来我也就没有炼了,上学、上班、结婚生子,然后又开店做生意,每天忙忙碌碌的生活,不知不觉二十年过去了。期间父母也多次引导我回到法上,可是就是不知道被什么挡着,左耳進、右耳出,不当回事儿!心想:“我知道大法好,师父好。我安个好心眼就行了!”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中午我晕倒在家里,醒来后已经晚上了,我躺在了六十里地外的上一级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第二天早上我睡醒了,跟正常人一样,我才知道里面只有我一个人是清醒的,有一半昏迷的,还有植物人,气管都被切开了!这时我想起来师父讲的:“常人嘛,到哪一天要得病,到哪一天要遇到什么麻烦事,到哪一天说不定就得精神病,或者是一命呜呼了,常人的一生就是这样的。”[2]这样的事我的身边经常都在发生着,可是我从来没想到会发生在我的头上!

我一直觉的自己是个好人,这半辈子没有安过什么坏心眼,也没有杀过生!突然想起书上写的:“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2]本以为自己是个好人,其实只是这辈子跟常人比比较好。谁知道上辈子,上上辈子做了什么恶事了呢?

看着监护室里進進出出,年轻、年迈的病人,还有抢救不了就走了的人!我想了很多很多,下决心回去后一定要好好修炼,不能再留下遗憾和悔恨了,人生还有几个二十年啊!

三天后,护士长跟我谈话,说做一个小检查必须剃光头,如果没什么事就可以回家了。我开始不愿意,后来想想为了家人孩子,为了早点回去,就同意了。之后把我推進了手术室,医生说我血管细不能老扎针,给我做个“左穿”输液。当时是上午十点半。不知过了多久,有个人拍我,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回答后,她说好、好!然后把我交给了家人推回了重症监护室,这时已经下午三点半了。我才知道医生给我做了手术,但是我不知道什么手术,只知道头上留了根管子往出流血。

到了晚上护士给查房的医生说,她这个出了二百毫升了,医生说确实有点多,关一下吧!我开始紧张起来,心也“怦怦”的跳起来,感觉好害怕,身边也没有家人,好孤独无助啊!这时我想起师父在书中讲的:“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往往是人的精神先垮了,先不行了,负担很重,就使病情急剧的变化,往往都是这样的。”[2]我就想我一定要振作精神,不要睡了!当时还是很怕睡了以后醒不过来!眼睛好困,可是脑袋异常清醒!

熬到第二天早上都没睡!医生让去复查,见到母亲和丈夫,我埋怨他们:谁让你们同意给我做手术的,我要回家好好修炼就好了。母亲安慰我说:没事,做了手术还能修炼啊!师父还会要你的!接着我说:你们安慰安慰我,我好害怕,好孤独。母亲说:那个“怕心”不是你,你不要怕,有师父在,有法在,不怕啊!我说:你把护身符给我吧!母亲说:不能,里面的环境太乱这是对法的不敬!你只要心里记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没事啊!

我又回到了监护室。清醒了三十多个小时的我终于睡着了,第二天醒来让护士转告母亲我晚上美美的睡了一觉! 术后五天我转到了普通病房,医生说可以下地活动活动。我正好想大便,所以要求母亲陪我去厕所,母亲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完了我慢慢起身下台阶出厕所,可是腿怎么也抬不动了,两只脚好象被定在那里,这时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还能听到声音。

母亲见情况不对开始喊人,喊我,她比较瘦,手里还拎着输液袋,抱着我。我开始身体下滑,她已经支撑不住我了。我也不能说话了,只剩下一点意识听到母亲喊我,我心里想:娘,我先不答应你,我先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这样心里想了三遍,突然憋着的气上来了,我大口大口的喘气,从没这样舒畅过!我内心激动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我亲身体会到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巨大威力!这时医生、护士还有丈夫都来了,把我抬回了病房,医生吩咐护士量了一下血压,他们说:没事,以后不准去厕所了,多后怕啊!

之后我便给同病房的三个病人的家属讲真相,让他们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讲我所知道的一切真相。在这里我亲眼看到一个转到普通病房的大哥气管被切开了,他说话都是回音,根本听不清说的是什么!才明白天安门自焚里的刘思影切了气管还能清晰的说话完全是造假啊!

术后第十天拆线,我才知道我做了开颅取瘤手术,刀口在发夹的位置,从左耳上开到右耳上方。瘤子5x 7.2那么大。来医院时当地医院不收才转到上级医院,并且当时不省人事,口吐白沫,两手僵硬。我醒了过来后,才把我从急诊推到重症监护室。

出院后,全家人都知道了大法好,婆婆让丈夫把她供在家里佛教的东西也送走了,也走進了大法修炼。

丈夫按照母亲的要求,把我送到娘家。我跟随父母一同开始学法、炼功。每天炼第二套功法时都出很多汗,三天后前四套功都能坚持下来。第五套功法到现在还没能合格,我还需吃苦跟上!

修炼后我的身上出现了常人的“荨麻疹”状态,除了脸,浑身痒,前身出现了十片一寸见方的黑褐色并褪皮的现象。我一盘腿打坐、学法或者炼功就不痒了。所以我每天在床上盘腿学法!荨麻疹病业病症消失后。我的左腿膝盖以下开始冰凉,脚底板是麻木的,摸上去感觉很厚。走路也开始一瘸一拐了,情况一天比一天严重,母亲鼓励我说:别当回事,是师父给你消业呢!说实话当时是有怕心的。因为这时又听母亲说邻居同事的姐姐嘴歪眼斜做了脑手术,回来就成了半身不遂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为了去掉这颗怕心,我唯有多学法、多发正念,慢慢的情况有所好转。

我在床上听到耳边有类似金属片旋转速度极快的声音,开始以为是风声顺着暖气片钻的墙孔吹進来发出的声音,后来把耳朵贴到暖气片跟前,却发现那里没有声音。可耳边还有,持续了几分钟消失了。父母说是法轮旋转呢!开始我还有点不敢相信!又过了两天耳边又开始有了这种声音,这次我把耳朵捂住,清楚的听到他就在我的脑袋里飞速的旋转,这次时间比较长。我做的开颅手术,所以法轮在我脑袋里转。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腊月二十七,我回到了婆家。正月十八我又把服装店开了起来,年前打算不干了,因为那时自私的想,不挣钱的女人多着呢,干嘛让自己活的那么辛苦!通过修炼我明白了,我要把门市开下去,因为我还要做第三件事——讲真相救度众生,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神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师父要求我们修炼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我的公公婆婆年近七十都是农民,没有收入。还有三个年幼的孩子,家庭的重担都落在了丈夫一个人身上,所以我要帮他一起挑起生活的重担。

丈夫和婆婆还有门市的邻居都看出了我走路不正常。我跟同修交流后,增加了发正念的时间,父母同修也开始帮我发正念,十来天后我走路就正常了!又一次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营业后邻居、熟人都来看望我。她们说:怎么不在家休养几个月啊,那么拼干嘛?还有的说:你可真结实了,做这么大手术居然好的这么快!我告诉她们说:“多亏了法轮大法啊,我现在每天不到四点就起床炼功了,一天也不瞌睡,精神可好了。”以前七、八点起床中午还想睡觉。他们都觉的不可思议!邻居说:看你的气色哪像个刚刚做了手术的人啊!

当我正写心得体会时,丈夫突然要求我去做个核磁复查一下。我是不想去的,我觉的就是浪费钱。他说你炼了这么长时间了,去看看,如果没问题不是证实大法吗?看他态度坚决,我心想也行,用现代的实证科学证实一下,不是更能说服常人吗?也是好事。四月六号我让同修陪我去复查。我们俩都默默的在心里发正念,我的内心很平静。四月七号拿结果,检查结果一切正常!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给我第二次生命。每每想起这一百多天来的经历,我就泪流满面!人生如梦,我终于从梦中醒了。我现在每天活得特别充实,家庭关系也搞好了,不再和他们斤斤计较了。在店里我的服务态度也变好了,觉的每个人都是有缘人,聊天中我就给她们讲真相,讲发生在我身上神奇的事,也劝退了一些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