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发送真相 以纯净的心态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一日】近两年,我和母亲采取了一种我们认为效果比较好又比较适合我们这个人口众多的城市的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方式,那就是在大街上边走边发放二合一真相小册子,例如:明慧期刊《明白》、《真相》、《希望》等。

我们发现这种面对面直接的发送方式,人们很能接受,他们没有感到大惊小怪,也没有感到不可思议,都是很平静自然的接过去,然后立刻就被封面的文字和内容吸引了。大多数人都知道是法轮功的,因为是透明的包装,他们能明明白白的看到内容。那种选择不要的,他就摆摆手拒绝,或是不理会,也是很平静自然的,都没有人有什么恶意了。这几年的发送真相资料当中当然也碰到过那种想恶意举报的人,但是那都是极个别极个别的,但都在师尊的保护下平安的走过来了。

我们用透明塑料袋认真的将真相资料包装好,里面再夹上一张单张《给有缘人的一封信》或《纵观天下》、《三退与平安》等。实践中,我们发现这种方式比前些年我们上楼发放资料的速度要快,效果要好。因为我们感觉以前那种发放方式不那么堂堂正正,我们觉的堂堂正正的发送资料,世人更能接受。以前那样的方式,过一段时间我们返回去看,发现很多资料在门上很久了,他们也没有取,哪怕他们每天都开门关门,都能明明白白的看到资料在门上,他们竟然都懒的取。而这样面对面大大方方的发送,他们更能感受到大法的纯正与美好,也就更能接受,就应该比较认真的去看一看吧。当然也不排除会有扔掉的,但不能因为一小部份人的行为影响我们救度更多的众生。

人们接过真相的表现是:有的会很高兴的说声谢谢,有的用双手恭敬的接过去并说谢谢,有的赶快珍惜的放到自己的包里,有的会在接过去的瞬间抬头望我们一眼,大多数人的目光被封面的精彩内容吸引了。有的会问一声是什么,我们就回答:“都是真实的故事,很珍贵、很难得、一定要好好看啊!”我想我们虽然没有正面的回答他们,可是我们讲的也是真话啊,那里面不全是真实的故事吗,为了让他们不受阻挡的去看,就这样回答,一般人都不排斥。

有的会迟疑一下不伸手接,我们以为他不要,就收回来继续往前走,他却又突然伸过手来接,因为我们为了安全就选择一边走一边发,不在一个地方停留,他开始不接我们就向前走了,等他隔一会才伸手来接时,我们已经往前走了几步了,这时我们立刻转身再递给他时,他也往反方向走了就没再接了,就这种情况发生后,我们总结经验在递给众生资料时一定要多等一会,确认他实在不要了再走开,避免遗憾。

我们感到这种方式既大方,效果好,时间短,又安全。不要走那种行人太稀少的偏僻小路,反而要走挨着大街的那些马路,因为一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只是擦肩而过的瞬间,我们就递给他们了。等行人走到我们面前几步路的时候,就伸出手微笑着招呼他们,然后大大方方的递给他们,不要走得太近突然递给他们,有时会把他们吓一跳。

我们对反方向而来的行人发送,又不断的在移动地方,每天走的路线也不是完全一样的,所以一直都很顺利、安全。师尊把一切都铺垫好了,就差我们去做了。

在我们这个城市,大街上,各条马路上,行人来来往往很多,发放各种广告的应有尽有,什么单张的、什么餐巾纸湿巾纸的、什么小镜子的、什么火柴盒的、什么扇子的、甚至二合一广告册子的都有。而且最近出现很多老年人出来发各种广告。我想这不都是来配合我们这种方式讲真相的吗。试想一下,如果没有这些人出来发各种广告,那我们一发不是很招眼吗,不是很容易被邪恶发现吗?人在接到资料时,不是也很吃惊和接受起来不那么大方吗?而这些都铺垫好了,我们这些主角,助师救度众生的大法徒所发放的救度众生的宝不是就能很方便的送到人手中了吗?

我们隐形其中,邪恶真是没有什么办法。即使满城都是监视器,我们只要正念正行,它那些东西也只能是形同虚设,因为他们也不可能从监视器里跳出来看看我们发的是什么吧,他们也不可能随时盯着监视器吧,更何况我们有师尊保护呢。但在发的过程中要避开那些邪党的所谓“执法人员”。前提是一定要学好法,发好正念。

师尊随时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着弟子、保护着弟子呢。如果没有师尊的保护,为我们的承受,这么多年的救人路途上,我们不可能平稳的走到今天。而我们一路走过来,经历了很多次的惊险,每次都化险为夷了。因为我们有师尊在身边随时看护点化,因为篇幅有限在这里就不赘述了。

在发资料的途中也遇到过几位大法弟子,曾经有俩位大法弟子给我们提出建议,一位同修指出我们发的册子太大了,不方便人放包里。一位说应该给人讲明白了再发给他们。我和母亲是这样悟的,册子大点字大点,方便年纪大点的人看,另外街上有发二合一广告册子的而没有发四合一小册子的,我们发四合一的就特别的招眼,二合一的册子反而能大大方方的发,还方便人阅读。另外,如果只限于讲明白了的才能发,那一天能发多少人啊。我们觉的大法弟子救人方式应该是多种多样的,多种方式的配合。不是还有主要只做挂条幅、贴不干胶等的大法弟子吗,那不也是救人需要的一种方式吗?即使是在国外宽松的条件下,同修们不也有采取礼貌的站在那发资料,等来往的行人路过带回家自己看的吗?如果只限于讲明白的才给资料,那不是太局限了吗?芸芸众生有多少人啊,一天能讲几个啊,我们觉的哪种救度方式都需要啊。是有扔掉资料的,那也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有丢弃的就否定了大面积面对面发送资料的方式是不是有点极端了呢?

师尊说:“直接讲清真相和媒体讲清真相是互补的,不能够靠一种形式去讲真相。大家看到了,现在是多种多样,大家想出了很多办法,网络、电视台、电台、发光盘、电话、信件、传真、发资料、直接面对面的讲真相,国内学员还有贴标语,当然还有在另外角度做的震慑邪恶的工作,众多的形式同时在做。”[1]

大法弟子救人各种做法的都有,但是都是做着同样的事情,发挥着同样的作用。当然,我和母亲注重了面对面发资料,而面对面讲真相这方面做的差,总是用不会讲的观念障碍阻碍了自己讲真相,真是需要提高改進。师尊也讲过在讲真相过程中不要只依赖一种方式,所以我与母亲同修也不能只局限于面对面发资料这一种方式,谢谢同修的提醒,今后我们一定改進。

这里只是表达出自己的一点看法,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愿同修们共同精進,齐心协力助师正法,救度更多的众生。师尊告诉我们,我们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啊!愿我们做的更好,别让众生失望,别让师尊失望,愿我们都能够给师尊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