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屡遭迫害 唐山市女工程师李秀华又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2019年5月12日夜间,唐山市法轮功学员李秀华悬挂“真善忍”条幅,被不明真相的视频监控人员举报,遭路北国保和龙东派出所出动大批人员绑架、非法抄家。

这是李秀华住宅第五次被非法抄家,不法警察抢走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手机、银行信用卡、现金、蓝牙耳机等私人物品。5月13日晚间,李秀华被非法关押至唐山第一看守所至今。

李秀华,优秀女工程师,1963年4月16日,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自幼聪敏好学,学习成绩优秀。1986年毕业于河北理工大学机械制造系,分至清源环保机械公司研究所工作,从事污泥处理设备的设计安装。1992年与河北轻工业学校青年教师孟凡全喜结连理,翌年他们可爱的儿子出生。

患甲亢身体乏力 修大法获健康

由于图纸设计需要长期爬图版(当时没有流行电脑CAD),工作的劳累,更主要是丈夫不会处理婆媳关系引起家庭矛盾不能解决,造成李秀华的心理的压力,触发身体内分泌失调。1994年出现身体消瘦,浑身乏力,睡眠浅,整天手脚不知放哪里是好,总是异常劳累。人渐渐地越来越瘦,做任何家务活儿,都提不起精神。不知情的丈夫还认为她嫌弃这个家,不想在一起生活,几次发生口角以致启动了离婚协议。

后来,去唐钢医院查体,血液化验结果是患了“甲状腺机能亢进”。此后便开始了每天吃药、每月血液化验、加减调整服药剂量的治疗。但李秀华整体继续消瘦、乏力,时常心悸心慌,人消瘦得像皮包着的骷髅。

丈夫喜好各种气功,给她推荐了一种附体功,当时不知道是附体功,李秀华练的挺用心,近一年过去了,身体却没有任何良好的改变。1994年12月,爱好气功的丈夫参加了广州法轮功第五期学习班。从广州一回来就告诉李秀华说,别练某功了,那是附体功,好不了病,还伤害自己,炼法轮功吧。李秀华生气了:是你让我练的,回来你又不让我练了,让我改炼法轮功,我什么都不练了。一赌气,真的什么都不练了。但是她发现丈夫从广州回来后,精神面貌有很多变化,眼神有了更多的光泽,不再说胸腔里像有火在烧了,这些她都记在了心里。但自己还是整天处于心慌劳累中,身体不知怎样安置才好,还是异常消瘦。

1995年4月,婆婆因病去世,儿子送大姨家暂住。这样早晨上班前时间就比较宽松。

一天早晨,丈夫没去炼功点儿,吃完早饭突然对李秀华说:上班还早,一起外边转转吧。这样就来到了李各庄的一处树林。临近路边,正好有一个练武术用的小场子,太阳升起时,空气也不错。在场子里停留一会儿,李秀华丈夫说:我教你炼法轮功第一套功吧,很简单,只有八个动作。李秀华这回没有反感,说行啊,你炼我看看。聪敏的李秀华看了一遍就会了,然后跟着炼了一遍就各自上班走了。

傍晚回家,李秀华对丈夫说:老孟啊,我这一整天浑身舒服,从来没有过的这么轻松,原来手脚不知放哪好,怎么呆着都是累。看来这八个动作还真管用呢?丈夫说,那你就开始炼呗?但李秀华却说:再说吧。就这样一个开始,又放下了。

转眼到了秋天,唐山辅导站在军分区礼堂放法轮功师父讲法录像,共九个晚上。丈夫对李秀华说:军分区礼堂放法轮功师父讲法录像,不收钱,想去,要张票就行,去吗?这次李秀华没犹豫地说:好,去看看。很奇怪,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上班,回家后一点儿精神没有。可晚饭后骑自行车到军分区礼堂十多里的路程,却没觉得累。李秀华说真象有人在后面帮自己推着自行车在跑,很轻松。

九天晚上的录像看下来,李秀华也学会了五套功法,从此正式走进了法轮功的修炼。一个月以后,觉得吃药也不能去除病根儿,把治疗甲亢的药停了,心里倒踏实了。

慢慢地,随着时间的推移,李秀华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也逐渐地不太瘦了。但有时一生气,就不行。丈夫是个不太会理家的人,除了善良,没什么长处,也不会处人际关系,所以对丈夫一直有埋怨。但是随着炼功时间的推移,她身体没有因为不吃药而变坏,还是在不断地向好的方面发展。

到1999年法轮功被迫害前,李秀华的身体彻底康复。过程中没吃过药,虽然不如别人来得快(有的同修炼功后祛病效果非常迅速),这是心性提高的慢造成的。

最主要的,虽然心性提高得慢,但是夫妻双方都知道忍,都知道向内找的法理,尽管有时还发生矛盾,但婚姻保住了,家庭保住了。身体没有随着年龄走下坡路,原来的病逐渐的好了,身体越来越好。丈夫在学校有一个稳定的工作,儿子聪明可爱,学习优秀,人见人喜欢。收入不丰但也生活富足,每天早晨树林里集体炼功,晚上看书学法,生活美满惬意,从内心里感到的是幸福。

风云突变 一家屡遭迫害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团伙疯狂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街道居委会、公安派出所提前摸底调查,掌握了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的情况。除了各小区炼功主要联系人被抓失踪外,召集名单中学员到街道、到各自单位“办班学习”不许回家,必须谈认识脱离法轮功……

炼法轮功身体好了,给国家节约海量医药开支;因奉行“真善忍”做好人,给国家的社会管理带来极大的便利,给工厂公司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这些都不看,就是要镇压,这个政府就这么不可理喻吗?1999年9月,本着对政府的信任,为了让政府了解法轮功,李秀华的丈夫孟凡全去北京上访,可是刚到北京,什么也没做就被扣押到了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在派出所的半地下铁笼子里,孟凡全被一名协警施暴将其肋骨打伤,然后被拉到唐山驻京办事处扣押(戴手铐)。

第二天,孟凡全被唐山路北分局劫回,又送到河北路派出所关押在铁笼中。当时的所长“老强”提审他,抓住他的头发往墙上猛撞多次,然后又左右开弓打了几十个嘴巴子。两天后送往路北分局,被关到分局半地下肮脏的铁笼中,那里面脏的几乎让人无法呼吸,然后在后半夜提审。两天后由武警押送路南一家小旅馆关押,很快在唐山电视台录像中被宣布行政拘留15天(许多学员都被行政拘留,当时行政拘留所在长宁道)。期间,由于部份学员从拘留所出走继续到京上访,法轮功学员的拘留被迁往唐山第二看守所执行。当时,行政拘留所的一名老干警悲伤的说:都是好人,被弄到这里来受罪,真是不应该呀!

在15天拘留到期的前一天下午,孟凡全突然又被非法转到看守所刑事拘留。老实本份的孟凡全,从来没见过看守所这么恶劣的环境,只能容纳12个人的监室,却硬是关了30多人。而且伙食极少、极差,仅能维持生命。(环境的恶劣使人性也变得更恶劣,人性恶的一面在这里充分暴露,犯人之间的残酷欺压每天都在上演)。

这一关就是三个多月,没有履行任何法律程序。这期间,李秀华自己带着5岁的儿子,支撑着这个家。怕里面吃不好,每月给丈夫送钱;冬天怕丈夫冷,送去棉衣和棉被。

2000年新年前夕,孟凡全以取保候审释放,回到河北轻校,却被姓毕的校党委书记从教师岗位上撤下,负责打扫卫生。后来一直在学校浴池,负责给浴池烧水、打扫浴池卫生。

2000年夏,因为社会上风传要对法轮功学员大抓捕,李秀华夫妇因此离家出走。回来后,孟凡全被单位软禁。即使这样,单位仍不放心,怕孟凡全出去后再去天安门广场,于是与路北公安分局勾结,非法把孟凡全再次刑拘,关押在唐山第一看守所。

几天后,李秀华带着7岁的儿子去了北京天安门炼功,被非法抓回也送到了看守所。孩子被派出所送到农村姥姥家。此后一年间,孩子在碱厂小学借读,因为父母修炼法轮功,常常被同学欺负。

夫妻俩双双被劳教迫害

2001年新年前两天,唐山第一看守所召集所有在押人员开会,宣布对法轮功学员劳教决定。一个接一个的法轮功学员被宣布后押上警车送到劳教所。第二天,天空飘着小雪,寒风凛冽。没有开会,直接将李秀华押到开平赵庄劳教所劳教三年;孟凡全被非法押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被劳教一年。

起初,劳教所宣称只负责关押,到期就放人。可是2001年5月,劳教所接到指令:无论采用任何办法也要把法轮功学员转化。转化成果与奖金、升职、劳教所荣誉挂钩。从此劳教所开始了所谓“强制转化攻坚战”。劳教所成立转化攻坚组,专门腾出一栋小楼,每间房子都是一个转化攻坚、残酷施刑的地方。每三个警察一组,也不再让法轮功学员劳动,集中在一起,挨个强制转化。

“强制转化”就是将法轮功学员带到一个房间,关上门,三个警察把电棍准备好,开始谈话攻心,攻心不成就开始动刑。在残酷迫害和巨大压力下,孟凡全曾违心“转化”。2001年11月。孟凡全带着耻辱和受伤的心,走出了荷花坑劳教所,回到单位上班。这时河北轻校(中专)已经被河北理工大学合并,成为“轻工分院”,被安排在校图书馆借阅部工作。

同时,李秀华被非法关押在开平劳教所,为了抵制转化,绝食抗争。在生命垂危时,被李秀华大姐夫从工人医院接回。但她大姐夫却被劳教所强制订立合约:必须将李秀华转化,如不转化将扣发退休金等等。作为曾经的派出所所长,更是害怕这种迫害。无奈,在李秀华身体恢复后,与劳教所合谋强制将李秀华送回劳教所,使李秀华遭到二次强制转化。

2002年5月,李秀华被非法劳教期间,在学校图书馆工作的孟凡全给河北路派出所的管片警察(宋某)写了一封信,声明自己坚持信仰的态度。派出所把信转给学院,理工大学书记刘允正觉得事件严重,专门来到学院给孟凡全做所谓的“思想工作”,让他表态放弃修炼。后来决定送洗脑班(法制教育学校--地处新华东道,原纺织大学旧址)。法制教育学校,有着法制教育的美名,其实是绑架、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里面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的一切行为都是非法的。打、骂、侮辱、强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等,每天都在发生着。对以绝食抵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强制灌食,不允许睡觉、不转化永无自由等等,就是这样进行法制教育。里面的所谓“老师”如张阿宁等还曾猥亵女学员,实为无耻之徒。

作为青年教师孟凡全被非法关押在“法制教育学校”,一关就是一年半。上小学二年级的孩子又失去了父亲,而此时的李秀华还在开平劳教所经受迫害。

2003年年底,孟凡全从洗脑班释放回家,其中经历过一次出走,在外面流浪月余以抵制强制转化、非法关押。被从家中强制带走(其家的防盗门被“法制学校”的人员破坏)后,又被投入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再转回洗脑班强制洗脑。

李秀华在2003年夏,解除非法劳教,孟凡全也于2003年底从洗脑班回家。

2005年夏,一次孟凡全给世人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学生举报,被抄家,一台电脑被抄走。

丈夫被非法判刑7年

2006年4月17日,正在图书馆工作的孟凡全突然被单位保卫科人员叫出,说书记找他谈话。一出图书馆,被一打电话的女子(路北区国保大队长陈虹)按住肩膀,身旁还有几个穿警装的人员,将孟凡全控制在学校会议室。同时国保人员翻抄孟凡全的更衣箱和办公桌后,将孟凡全戴上手铐,从办公楼会议室带出,两名国保警察将孟凡全挤在中间,乘一辆警车到河北路派出所扣押,拿走孟凡全的钥匙,大量警察去李秀华孟凡全夫妻的住宅,进行再次抄家,电脑、打印机等大量个人物品被抄走。

孟凡全在河北路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一夜,第二天路北国保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人姓宋。对孟凡全施行审讯,抓住头发,又打了几个嘴巴。下午被投入唐山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后,孟凡全被转到唐山丰润看守所。

2006年9月12日,路北法院非法开庭,故意错误适用刑法第300条,污蔑孟凡全破坏法律实施罪,孟凡全当庭问刘树立(检察院念起诉书的女检察官):请告诉我破坏了那一条法律?刘玉满(法院的主审官)咆哮道:政治就是法律,你破坏了所有的法律!

就这样枉判孟凡全7年徒刑,投入冀东监狱二支队。在二支队,先关小号“学习”,逐渐升级折磨、直至长期剥夺睡眠,三个月后从小号放到一中队。此后又多次关小号,被长期强迫站立,9个人分三班近身包夹,24小时不让睡眠;或长期坐铁椅子,坐铁椅子期间,在白天追着太阳的方向酷晒(始终面向太阳),夜间放任蚊虫叮咬。二支队教育科副科长陈开是迫害的具体指挥者(指挥犯人)。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在冀东监狱二支队一中队(后更名为二监狱一监区),作为南堡盐场的廉价劳动力,犯人没有一分钱的工资,孟凡全几乎干遍了所有盐场的活。

2011年新年刚过,一中队指导员组织犯人娱乐联欢,跳摇摆舞,与犯人摔跤,孟凡全觉得没意思,就出了活动室在楼道走廊里,与看管走廊的犯人闲坐。里面突然集合点名,孟凡全不知道,触怒了这个指导员,用32万伏的小电棍,将孟凡全的面容电毁。

持续的迫害

孟凡全被非法判刑后,河北轻工业学校(已更名:河北理工大学轻工分院)陈智敏(书记)、高雅春(校长)、张广文(副校长)、赵永生(副校长)等,立即做出开除孟凡全的决定,断绝孟凡全的经济来源,却至今未给孟凡全送达“开除决定书”。

2013年4月18日,7年非法刑期期满,孟凡全走出监狱。刚走出监狱的孟凡全到龙东派出所补办身份证,被管片警察崔宇强制约谈、录像、按全手印。

2013年5月23日,路北国保与龙东派出所以联合家访的名义,敲开李秀华住宅,进行第三次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电视等大量私人物品,将在家中的孟凡全行政拘留10天。

2014年3月13日早,李秀华早早上班走了。7点10分,孟凡全到楼下存车棚取电动车上班,突然一警察过来亲热的用肩膀撞了孟凡全一下,微笑着打了声招呼:哎!你是孟凡全吗?孟凡全问你是谁?那人一晃警察证,然后一招手,过来十几个警察把孟凡全按住,塞入开过来的一辆警车,并立即把钥匙抢走,几十个警察闯入李秀华家非法抄家。家中只有李秀华93岁的母亲瘫痪在床,眼睁睁看着这些人肆意抢劫。当天,孟凡全再次被投入唐山第一看守所。

2014年4月23日,路北法院对孟凡全非法开庭。2015年7月2日,孟凡全回家,被枉判一年零四个月刑期。

2019年5月12日,李秀华和孟凡全这对因信仰“真善忍”而备受苦难的夫妻再次被拆散,李秀华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

1999年7月20日以来的20年中,只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就要遭受不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家庭不计其数。本可享受幸福生活的他(她)们所遭受的精神损失、经济损失已经无法计算。

中共自篡权以来,血雨腥风,运动不断,杀地主、杀资本家、杀中共自己队伍中还有良知的人、杀知识分子、杀学生,杀的都是精英,中国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家庭遭受迫害,传统的儒释道文化、珍贵的历史文物都被毁掉,空气、水等自然环境被毁坏,现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把人们心中的道德、是非彻底破坏、颠倒,假、恶、斗横行中华大地。

所有中国人都是这场无理迫害的受害者。希望有关部门、有关人员选择善良,维护善良,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试想一想:做好人遭迫害、讲真话遭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