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回家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我今年五十二岁,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我的修炼机缘看似偶然,其实也都是师父的精心安排。

得法不易

得法前,我患有多种疾病:肠炎、胃炎、咽炎、肩周炎、角膜炎等,还有痔疮、胃寒、便秘、抑郁等几种毛病。因多种病痛折磨,我精神状况很糟糕,整日郁闷,对生活愤愤不平,造成脾气不好,经常无端发火。心中也知道这样不好但也控制不住,处处不随心,感到生命的迷茫和无聊。

我内心常泛出种种疑问:我为什么活的这么苦?我为什么还要活着?我从哪里来?最终到哪里去?……好多疑问没有答案,而且还经常做一个相似却不太相同的梦——找不着家。醒来时常问自己,为啥老找不着家?难道我的家不是这里?

我母亲常年有病,没念几天书,也认不了几个字,在我们记忆里,母亲是真正的药篓子,天天药不离身。

一九九八年底,我嫂子得法了,她也给我母亲请来了宝书《转法轮》和炼功讲法磁带。母亲虽然不识字、学不了多少法,但她从嫂子的身心变化上看到了学大法的超常不一般。在母亲接触大法后的时间里,我再没看见她吃过药,我当时只是心中惊奇:几十年的药篓子怎么这么快就不吃药了。当时我只是感到惊奇、大法好,也没想别的。但母亲最终因法理不清等复杂原因,被旧势力拖走了肉身。临终前她把宝书《转法轮》和炼功讲法磁带交给我,并叮嘱我:“一定要学这部大法,你身上的毛病很快就会好。”

母亲去世一年多时间,我弟弟也因在国外打工遭遇泥石流滑坡而客死他乡。两位亲人的离世对我打击很重,我感到人生的短暂、脆弱和无常,失去亲人的痛苦与郁闷的心情,使我身体更糟糕了,天天吃药,这个病刚压回去,那个病又窜出来。生活的压力,生命的无奈,身体与心灵的伤痛使我的人生走入低谷。但在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念头:不要放弃,还有希望。

母亲给我的大法书拿回家后,我因种种烦事也没时间看(学大法后知道那是业力的阻碍)。直到在各种疾病折磨得我难以忍受时,母亲让我学法的话萦绕耳边,我才抱着治病试试看的心态开始看《转法轮》。没想到一遍看下来,我对人生的所有疑问都在法中找到了答案。师父法中都讲清楚了。我知道了我人生的目地,这就是我心灵深处的希望。

随着不断的学法,师父的每一句话如同早春甘露滋润着我干枯已久的心田,我体悟到师父的慈悲,法的洪大。后来嫂子又给我请了《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从此我开始了真正的修炼。

身心受益

我炼功都是按照书中功法动作自学,那时刚学炼第二套法轮桩法头前抱轮时,忽然感觉两腋下往小臂肘“呼呼”似风飘过,能量托住双臂,非常舒服美好,双掌之间有东西在不停的转,周身被能量包容着,妙不可言,后来才知道是师父用法轮在给我调整身体。在学第五套神通加持法双盘时,感觉坐在虚空,身下什么也没有,很玄妙。大法的超常神奇,坚定了我修炼大法的意志。

随着学法的深入,神奇的事迹不断的在我身上展现。记得一次,我和妻子因家务事争执起来,当时妻子口气很损,骂了我一句很难听的话,气得我差点背气,正要回她几句,突然师父的法在脑海浮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我告诉自己:学了大法了,我要听师父的话,不和他人一般见识。但心里那个气呀,象有东西揪住一样放不下,为了不激化矛盾,我急急冲出屋子,在院子里转了好几圈,那股气愤劲儿还是没消下去,我又从院子窜到西屋扑倒在沙发上,那冤屈的火气如同开锅前的蒸汽不知从哪冒出,头胀的象要裂开,我挥手朝自己的脸和头部狠劲猛打了两掌,就在我放手时触碰了我衣兜里mp3播放器,我随即掏出打开开关,一支大法弟子创作的笛子乐曲响起,霎时那优美的音乐似能穿透我的一切,猛然间一股细水柱一样的东西从我头顶直冲出去,顿时无比的轻松清爽的感觉涌遍我全身,美好的无法用语言描述,此时心中的气恨全然无存。我流下了对师父感恩的热泪:“师父啊,您太慈悲伟大了,您看到弟子有那么一点点要忍的心,要照法做的心,却给了弟子如此大的恩赐。”从此更加强了我真修实修的正念。

不知不觉中,我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身体越来越强壮有力,吃饭时,什么冷的热的凉的辣的,没有任何挑剔忌讳了,家人不爱吃的我能吃,填饱肚子就行,那些不好的、肮脏的思想念头也越来越少。震撼与惊喜,我真切感受到师父让我脱胎换骨了!那段时光是我人生中最充实、最幸福的,天天快乐的想:我得到了宇宙中最珍贵、最伟大的佛法了!我一定听师父的话,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救度众生

在家里我努力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在村里做一个好公民,与人为善,有机会就给村民讲真相、劝三退,尽量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但是由于各种人心执着、正念不足干扰也不少。

有一次,去邻村加工鸡饲料,路上装玉米的袋子被车轱辘磨了个洞,等我发现时玉米已撒了好几米远,我停下车到路边煤店借了把扫帚,把玉米扫起装好,送还扫帚时谢过老板娘并讲真相,我刚讲几句,她很不友好的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吧?你快出去,别给我讲这些。”我说:“大法是被冤枉的,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她更起劲儿的撵我走,以邪党灌输的诬陷谎言说着对大法不敬的话。当时因正念不强,没能解体阻碍她得救的邪恶生命,过后很后悔难受:“邪党谎言欺骗了多少世人,使那么多不明真相的人站在大法的对立面上,仇视佛法与佛法弟子,这是多大的罪啊!身边也有不听真相的人哪,都是自己修的不好慈悲心不够。”

从那次以后,我更加努力学法,学师父各地讲法,阅读明慧同修交流文章,加强正念,汲取同修讲真相经验精华,让更多民众得度得救。

一天,本村一村民来我家约我去外地听苹果树管理讲座,开始不想去,怕耽误学法时间。我转念一想:“平时各忙各的,很难有机会在一起,他们约我听讲座,实际上是来听我讲真相得救的。不能错过机缘。”于是我提前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解体他们背后阻碍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因素,结果同去的五人中,除司机外都做了三退,我真为他们高兴,当然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他们,弟子只是做了应该做的。

正念过关

再说一说我过心性关、病业关的事。

前年我地苹果大丰收,我的两亩半地和丈母娘家的两亩多地共套了八万多个苹果袋。可到秋天卖苹果时,价钱低不说,质量要求也严了。果农卖苹果时是很劳累麻烦的,尤其是丈母娘家的果子上色不足、色泽过青,有时一车苹果搬上搬下、去三家收购点才能卖出去,心里又劳累又憋屈,一直卖了二十多天基本卖完。

那时村办工厂放假卖苹果时间已过好几天了(我农闲时去村办工厂干活)。头天我对丈母娘说:“剩下的你们自己清理清理吧,我明天去上班。”可两位老人很不满意。无奈,第二天我又帮老人卖了一天。当时心里那个委屈、不平衡就别提了:老人家有好几个子女,每年就只有我和妻子帮他们卖苹果。因此心里总是愤愤不平。其实那时候自己已不像修炼人了。

晚上回家就感觉腰部不敢用力,心想可能是累的(心里已没正念)。第二天早上一醒,坏了,翻身都翻不过来了,心里很是紧张:魔难来了,自己那几天已脱离了修炼人的状态,各种人心执着招来了麻烦,我猛然醒悟,马上发正念归正自己,不承认邪恶旧势力的安排,我的一切有大法师父做主!因当时痛的厉害,坐不起来,发正念的姿势都不正,就这样躺不下、站不起、坐不住的过了一天,没有任何缓解。妻子逼我去看医生,我坚决不去,知道修炼人的路该怎么走,那时正念已升起来,妻子怎么催我也不动心,骂了几句不中听的话走了。

我想不能老这样啊,这不给大法抹黑吗?我一定要让家人看到大法体现在修炼人身上的不一般,我要炼功,我把着床沿一点一点的弓起身,挪到地上,可是站都站不住,一会儿头上就出汗了,我扶着床头柜一次一次松手,站不住再扶上,恶心伴着疼痛,出了一身的汗,我想放弃,这时师父的法浮现脑海:“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顿时感到一股强大的能量拥着我,我忍着剧痛慢慢站起身子,开始炼功,真是神奇,一炼功腰也不那么疼了。

当炼到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随机下走时怎么也弯不下腰来,此时腰部两侧象巨石一样往下坠,试了几次都疼的不敢弯,音乐响完了我还是没炼成,心中很是懊丧。这时,师父的话响在耳边:“你要想再提高层次,你就得吃苦”[3]。我想,无论怎样我一定炼完这套功法。抱着豁出去的心,我又从新开启第四套功法音乐,慢慢弯下了腰,那一刻大脑都空了,什么也没想。哎,还真是弯下腰炼下来了,也没疼的顶不住。我立刻想到师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我悟到:修炼中无论遇到任何关难,只要放下人的思维观念,师父就在帮我们,因为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结语

我的生命是师父、是大法给予的,我一定用这宝贵的人身修炼大法,证实大法,以法为师,修好自己,完成历史使命。弟子感谢师父,感恩师父带我回家。

第一次写修炼体会,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三、动作机理 〉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