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我目睹武警军官庞良在劳教所遭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日】河南省开封市法轮功学员庞良,男,现年四十四岁,原武警济源支队军官。因他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多次遭中共迫害,被开除军籍,遭非法劳教、非法判刑,现仍被非法关押遭河南新密监狱。

据二零一八年年底从新密监狱出狱的同修讲,庞良在里面被迫害得很严重。

这是庞良第三次被非法判刑,是遭人恶告。庞良出狱后(编者注:推测是二零一六年出狱),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后来的一个保安表面装着明白真相,欺骗善良的庞良,将他出卖给警察。庞良遭到绑架、非法判刑。这次是秘密判刑,外人根本就不知道,明慧网上也没有报道。

之前庞良曾两次遭中共法院诬判。明慧网上只能看到二零一三年庞良被判刑三年;二零一六年还有庞良遭受严重迫害的报道;二零一七年与二零一八年没有庞良相关的任何报道,却听到庞良仍然在新密监狱遭受更严重迫害的消息。

在河南许昌劳教所,我曾耳闻目睹过庞良的三次迫害。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在生产车间的门口,我听见几个狱警正在议论,说庞良的单位领导来探视他,庞良给单位领导讲真相被监控到。这几个狱警在密谋对庞良迫害。结果当天下午四点多时,我听见有人问犯人班长:“庞良怎么不干活?”犯人班长答:“刚刚被上了两绳,那还干啥活?”后来我从劳教所狱警那里得知:庞良的妻子到河南焦作武警支队反映庞良在劳教所遭受迫害的情况,部队派人过来了解情况。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这次事件后,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卖力的大队长师宝龙,以庞良没走好队列为由,先是责骂庞良,接着唆使犯人在中午太阳最热时训操庞良,直到大汗淋漓后再强行让他写检讨,就这样一连两个星期百般折磨、刁难庞良。那天我在走向车间的队列中就听到恶警徐祖盛训斥庞良不好好走队列。那天的中午时分,主管生产的三大队靳姓队长,坐在太师椅上,端杯茶水,在烈日下训斥庞良走正步,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这说明对庞良的迫害是有预谋有组织的系统迫害。

一天,二中队有人在生产的档发上做了手脚,被厂家发现,反映到三大队,是一个吸毒犯(二中队队长的亲戚)干的事。本来狱警安排对干此事的人实施绳刑惩罚,却演变成了对庞良的迫害会。那天下午,狱警突然集合开会,对那个吸毒犯轻轻一笔带过,却把庞良拉到车间旁边的谈话室一通迫害,又给他上了一绳,因为庞良左胳膊被迫害致残,狱警把把他好的右胳膊拉的好高,尼龙绳捆的好紧,都勒到肉里去了,等于捆了一只半胳膊。因为在众人面前出现,看的很清楚:庞良的脖子被高压电棍电的满脖子的燎泡,脸被打得红肿、满嘴挂血。主持会议三大队指导员马华亭讲话都不自然,面部不时抽搐,可见对庞良下手之狠。

庞良从劳教所出来后,过的是流离失所的生活。我曾到外地去,那儿的同修说,庞良一家三口刚从这儿走,租房子住了不到三个月,就被当地的“610”人员找到了这里,不堪其扰,只好再次流落在外。

庞良后来两次被非法判刑三年,以下我是从明慧网上看到的。详情见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文章《河南武警军官庞良被郑州监狱迫害命危》

庞良被迫害的情况我们所能知道的仅仅是冰山一角。愿世人能从法轮功学员身上遭受到的残酷迫害中清醒过来,看清中共的魔鬼本来面目,不要再与魔鬼为伍。退出邪党团队组织,才有生命的未来。

编者注:据明慧网资料,河南开封市法轮功学员庞良于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三年,无理加期一年,在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许昌)受尽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庞良被开封市国保警察刘跃进、龙亭公安局国保警察李贵先绑架,二零一零年遭开封市龙亭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被劫持到郑州新密监狱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庞良被开封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刘跃进等人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再次被劫持到郑州新密监狱迫害。 

庞良第三次遭非法判刑时间待查,目前他被非法关押在新密监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