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丈夫的状态看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日】二零一五年丈夫刚退休不久,有一天突发严重的心脏病,经地市级医院专家会诊,说他心衰四级,生命仅有三、四个月了。儿子、儿媳怕我知道他父亲的严重病情,背着我放声大哭。我观察到他们背着我说话,在亲家母的无意谈话中,我知道了丈夫的病情。说实话,我当时心如止水。

在他住院期间,同修们来了,在同修们的慈悲劝导下他答应出院后回家学炼法轮功。出院后,师父就给他净化身体:一天早上他起床后说:晚上在似睡非睡时法轮在他头上冒着火星急速的正反旋转着,把他转醒了,起来后去了卫生间,刚躺下就又开始转了大约一分钟。他还在梦中梦到师父给他换了心脏。他一天读三讲《转法轮》,五套功法很快就学会了,不长时日就能双盘一个小时了。丈夫的身体康复了,全家人无限感恩师尊的救命之恩!

随着时间的推移,丈夫渐渐的学法炼功懈怠了,常人心越来越重,过起了安逸的日子。近两年也玩起了手机、玩起了微信。他每天上午必出去找常人玩,回家后就迷恋于手机,学法象完成任务,明慧文章、《明慧周刊》都不看,还经常发脾气,不让人说,动不动还很生气。只要他在家,就不时的听到他的手机来微信、来头条新闻时的刺耳嘎嘎叫唤声。他的心性、身体都不如从前。

我每天对他执着出去玩和执着手机感到万分焦急,弄得自己苦不堪言。常常想:修炼时间这么紧迫,他什么时日能断掉对手机的瘾好?对他的执着已形成了我自己的执着还不自知。每天盯着他的执着,执着着他的执着。我和丈夫切磋让他卸去微信等,他根本不答应。我把明慧网发表的这方面的文章放到他的床头,他连翻都不翻,还是手机不离手。

去年九月份,他突然右半边头疼的不行,两只手抱头。同修们来和他切磋手机微信的卸载并帮他发正念后,头疼轻了,眼睛又疼的不行,右边脸、眼肿的整个面部都变了形。同修帮他学法、读有关同修的切磋文章、帮他发正念,有个同修在他们的学法小组帮他发正念时,看到一个大白脸的怪物拿着很长的大刀,对他一脸的不服气。于是此同修带领他们的学法小组晚八点半围着他发正念,第二天起床他自己把微信等卸载了。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不但救了他的命,还帮他去掉了强大执著。

反观自己,几年来我一直执着于翻墙看动态网,有时看动态网的时间比明慧网都多,不知不觉中一看就是几个小时,把应该学法、背法、看《明慧周刊》的时间都占去了,满脑子装的都是常人中的权力争斗,心随着社会的形势变化而此起彼伏、,不但没提高(心性就更不用说了),反而前些年背过的《精進要旨》、《洪吟》、《洪吟二》、《洪吟三》等都背不下来了,有的甚至都忘了。每天的学法只是应付,嘴在读、思维不知到哪儿了,心里急的不行,就是找不到原因。

自己每天为学不進法而万分苦恼。师父的一次次慈悲点悟,自己就没有深刻的向内找。猛然回首:时间就这样被偷走了,惊我一身冷汗!本应该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深陷泥潭而不自知,简直太可怕了!我后悔莫及。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