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窝里取回师父的法像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日】回想自己二十二年的修炼历程,有些往事历历在目,有些已经不是很清晰了。但是,有一件事,一直印在我的记忆中,犹如昨天发生的一样。这是一件什么事呢?听我给大家讲来。

我家在辽宁省会城市——沈阳,这个中国东北的大都市,表面上是车水马龙、人流川流不息的大城市,可自从一九九九年江泽民一伙迫害法轮功以来,这里发生了许多不为人知的邪恶至极的事情,被中共极力掩盖着。如:震惊世界的沈阳市苏家屯血栓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毁容致死案就是在这里发生。

沈阳马三家教养院、沈阳监狱城、沈阳龙山教养院、沈阳张士教养院、沈阳沈新教养院、拘留所和一些黑监狱都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光沈阳龙山教养院成立的五年间就非法关押迫害了上千名法轮功学员。

沈阳龙山教养院的前身,是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开始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沈阳龙山教养院成立于二零零一年三月,解体于二零零四年十月。

龙山教养院到每次接见日时,警察卑鄙地把法轮功创始人的法像放在地上叫来接见的家属踩,叫众生对大法犯罪。如果家属不踩就不让進去,就见不到他们日夜思念的亲人。警察一边邪恶地迫害着关押在里面的法轮功学员,一边用这种行为胁迫着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对大法犯罪,也让这些做此事的警察犯下了无法偿还的罪业。

我和另两位法轮功学员知道此事后,我们就商量着: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绝不允许这种践踏师父法像的事发生,让众生犯罪的事情发生。我们一致决定,去魔窝取回师尊的法像。

我们就先多学法、发正念,然后定下了日子,具体现在记不清了,大概是在二零零三年十月份,我们三人起大早,打上一辆出租车,直奔坐落在市郊的教养院。我们要赶上班的警察通勤车到之前赶到教养院,还得在我们取回师尊的法像后、他们上班之前离开,因为我们取法像的地方,就是他们上班進门的地方。

教养院坐落在荒郊野外,我们的车就停在了教养院大门外。因司机对旁边的村子很熟,就说到村子去转转,我们也说:来的早了,去吧。车就开走了。如果车不走,我们干啥,司机就会一目了然。这都是师父安排的。

我们知道师父的法像就在门卫室的后边,如果我们从门口進去,再转到门卫室的后面,门卫就一定会发现。我们商量着这个方法不行。教养院的围墙是铁栏杆,想到门卫室后边另一个是跳铁栏杆,从栏杆外面也够不到法像,只有跳栏杆翻过去才能取到法像。同修穿的鞋不方便,就过来和我换鞋。一同修翻栏杆進去取,我们在外面发正念,她很麻利就翻了过去,蹲在里面在一些东西中找到师父的法像,先找到一张,外面的同修说:还有,再找,接着都找到了。同修小心的把几张法像卷成筒从栏杆的空儿递了过来,我们一接,放衣服里边了。同修又踩着栏杆翻出来。就这样,很顺利的取回了师尊的法像。我们知道都是师父保护着弟子,当时也没有想其它的,什么有没有摄像头之类,只想取回师尊的法像,尽到大法弟子的责任。

就在我们在门口发正念时,就看教养院里有人往门卫室这边来,我心里赶紧求师尊给下个罩,让他们看不见。

取回法像,出租车也回来了。就在我们坐车返回时,走出不远和教养院上班的通勤车走了个对头。

在取师尊法像的头几天,决定去取后,我还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个声音问:去北京证实法谁去?我马上举手,说:我去。

把师尊法像取回家后,我们又买来新白手巾,小心翼翼的把师尊的法像擦干净,塑封的法像已被践踏的不象样子,被鞋上的钉子踩的凸凹不平的,有的地方已经破了,望着师尊的法像,感觉师父的眼圈红红的,我们也很难过,我们的师父为了救度我们,为了众生,用尽人间的语言也形容不了。在人间,也只有中共邪党才能干出这种谤师谤法的坏事来。

我们三位同修配合去魔窝取法像一事,一直留在了我的记忆中,在邪恶还很猖獗的情况下,在邪恶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取回我们的师父法像。我们知道,是我们有这个心愿,师父在帮助我们,没有师父的保护,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在我们取回法像后,龙山教养院再没出现过践踏师父法像的事。一年后,随着师尊正法進程的推進,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下,龙山教养院解体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