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日】我要讲述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关于光明的故事,一个我们的故事。

我出生在江西的一个小康家庭,从小没有吃过苦,在常人中是在一个平淡幸福的环境中长大的。但我十四岁就有出家的念头,十六岁那年我对母亲半开玩笑说,“我以后不结婚,也不要孩子。”在我看来,人活着实在没有什么值得追求的。

毕业后,我做过医疗,跑过广告,做过市场,我看过灯红酒绿,有过强颜欢笑,在狐朋狗友的带动下一度沉沦堕落,在职场中我学会了奸猾,如何防范同事的抢单,如何在尔虞我诈中获利……我抽烟、喝酒、甚至在客户的怂恿下去过色情场所,我渐渐的成为了自己曾经最不齿的人,我不满意自己,同时对工作、对生活、对未来的婚姻没有任何兴趣,也没有任何信心。在内心里,我从来没有过一天踏实的感觉……

一、喜得大法

直到二零一五年的第一天,快过生日了,我得遇大法,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之中。那天晚上,我在日记中这样写道:“生日前后得至宝,百千万劫难求到。我今受持似偶然,常人不知其中妙。”那一天,我终于明白,自己一直所求,所等待的就是大法。

法轮功又叫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高德大法,有五套炼功动作,对祛病健身有奇迹般的效果,而更突出的是他要求修炼者必须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修心向善做好人,提高道德和心性。不按要求修心性的人,只练动作就等于做体操,没有祛病效果,不能算修炼人。

我理解,真,说真话、办真事,不撒谎不骗人;善,事事首先替别人着想;忍,有大忍之心,首先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其实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知道“真、善、忍”是好的,但有几人能时时做到?在利益面前,在诱惑下,在欲望中,人怎么可能摆脱呢?

师父将一切法理都写在《转法轮》这本书中。一个明白法理的人,就会自觉地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去做人。在常人中,我自认为是知识面比较宽阔的,诸子百家、宗教哲学、天体物理、诗词文章,样样来得一些。可是谁要是问我,人为什么会遭遇不幸?疾病产生的根源是什么?人活着的目地是什么?物质的起源,宇宙的演化规律是怎么样的?什么是气功?什么是修炼?什么是周天?什么是玄关设位?松果体和天目是什么关系……这些对宇宙对人生一直渴求的答案,是我从来想知道而不得的。师父解答了我对人生所有的疑问,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仿佛从新活过来一般,内心无限欢喜。

我真正下决心不再从事广告行业,告别“假、大、空”的环境,去成为一个一直以来我想成为的那种人。那时候,我没有工作,没有积蓄,但是心里却不着急,每天沐浴在幸福之中,每天在学法炼功中度过。

三个月后,一个陌生电话打来叫我去面试,那是一家我不曾投简历的高科技公司,一个我从未接触过的行业。面试时我随口说底薪五千可以考虑,对方说,我给你六千加提成,你来不来?

二、见证神奇

《转法轮》这本书的扉页部份有一个法轮图形,我看到这个图形是立体的,有点象看3D电影的感觉,我有点疑问,就拿着去给别人看,结果好几个人都说,是平面的。后来接触人多了,发现看书有各种情况的,比如我姐姐第一次看书,发现每个字都很刺眼,看别的书却不会。而有的人看书,每个字都是金色的法轮在转动。

我每天早上三点五十起床炼功一、两个小时,然后看看书,再去上班,晚上打完坐十二点左右睡觉,虽然睡眠极少,却不困不累,精神抖擞。炼站桩的时候,几乎每次都会感觉到小腹部位有一个圆圆的东西在转动,象电风扇一样,速度很快,力量还很大,有时候差点要把手带动。

炼功没几天,一次上厕所,刚蹲下,感觉有什么东西滑出来了,我很奇怪,这还没开始呢,怎么就出东西了?我低头一看,象是一团黑色的脓。当时不知道是什么,我也没拉肚子呀,后来明白,那是师父在帮我清理身体。

时间一长,渐生惰性,有一天四点左右,不愿意起来,忽然一下,我脚剧烈抽筋,疼的我跳起来,不是说长身体缺钙的阶段才会晚上睡觉抽筋吗?从高中之后再没有过这样的事啊!当时很奇怪。第二天,还是四点左右,我又不愿意起来,迷迷糊糊中,我忽的一下蹿起来,跑到厕所去,因为我感觉自己马上要尿床了,似乎随时要喷出来,可是一到厕所,却一点也尿不出来。第三天,还是四点左右,我还不愿意起来。咚、咚、咚,三下,有人在我枕头边的床上连敲了三下,声音很清晰,绝不可能是幻觉,我吓了一大跳。如果说前两次我还有奇怪,那么这一次我如果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我悟性也太差了!那一刻,羞愧不已,师父,不争气的弟子让师尊操心了。

我的工作除了外出跑市场,还需要给客户做方案,通常在电脑前时间比较长,而且那时候我没有纸质版的大法书,看书学法也是在手机上。高度近视的我渐渐有点受不了。一看有光的东西就眼睛痛,看什么都是白色的。一天晚上,我实在难受,就静坐下来,心里求师父:“我的眼睛太难受了,已经严重影响到看书学法和工作了,请慈悲的师父加持弟子,要是不那么难受就好了”。发完这一念,我就早早睡去了。凌晨四点左右,我醒了,头脑很清醒,我打开灯准备起床,通常早起时候是眼睛最胀痛的时候,可是那天,不但不疼,而且看什么都非常清楚,难以言表的一种欣喜。从那以后,我的眼睛再没有疼过。

这些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神奇,在我所知道的神奇事例中,可以说是很小的那一类。一九九九年之前,全中国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官方报道的数字是七千万到一亿人。万万千千的大法弟子,每一个人身上都有奇迹。然而人数多,却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一个原因,甚至为了镇压,不惜伪造天安门自焚案,绑架和欺骗全国民众来仇恨法轮功。先戴帽子,再打棍子,造谣和整人的手法和“文革”如出一辙。

三、闯过家庭关难

一次过年回家,母亲偷看了我的日记,当她知道我修炼法轮大法之后,十分害怕。她哭着对我说:“你辞职回来吧,陪在我身边,我就你这一个儿子,你有什么事我该怎么活啊?共产党是不讲理的,你怎么可能斗得过它们呢?”

我对母亲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和谁斗,我只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一个符合大法标准的真正的好人。妈,如果你被人冤枉了,做儿子的明知道真相,却不敢站出来替你说话,那我还是人吗?我做的事情,只是去讲述一个真相,叫更多的人不被谎言欺骗,因为被欺骗的好人会仇恨大法,会迫害做好人的大法弟子,那么这样的人也是会有报应的,告诉他们真相,就是在救他们,我们在救人啊。”

我还告诉母亲,我一生为求法而来,如果我真的放弃,我的人生将毫无意义。母亲见我态度坚决,表示不支持也不反对。

一天,我去一个亲戚家拜年,顺便就给他们全家讲了大法的真相,他们颇为震惊。他们可能觉的这是个新闻,于是在亲戚中很快就传开了,有些不明真相的亲戚就把电话打到了我家,我父亲一脸不高兴。这件事情给我和我的家庭形成了很大的舆论压力。姐姐气得跳起来骂那个亲戚多嘴,我告诉她说,你别生气了,我一点也不怨他,我修炼光明正大,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四、北京之行

长期的独修生活,我渐渐有点感觉到了瓶颈,提高不了似的。我想找个和我一样的修炼人交流交流,但是我找不到。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网上认识一个人,我猜测她可能是大法弟子,但是不确定,于是就用提问的方式试探,结果她对答如流。我提出要和她见面。就这样,我开始了第一次北京之行。而这个人后来也成为了我的妻子。

她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大法弟子,而且是一个老弟子。她十岁开始修炼,先天的环境使她知道许多修炼人的事迹。那天晚上我们聊到深夜。我如饥似渴倾听着她讲述一个又一个修炼人的故事,其中不乏许多神奇。

这里我想谈一谈我的妻子。她是北方人,骨子里有一种豪气和坚韧。在公司里,她整天都乐呵呵的,天真可爱,同事们都觉的这个女孩是蜜罐里长大的,没吃过苦,才能一直保持阳光的好心态。

事实却截然相反。她从小跟随母亲修炼大法,她母亲以前是个药罐子,一身的病,走三百米要歇四次,还有严重的十二指肠穿孔。这种胃病目前的医疗手段不能根治,只能调养。因为饱受病痛折磨,所以她从小没见过她妈笑过。修炼大法后,一个月的时间,她母亲的病不药而痊愈,完全好了,她说:你知道吗,我见到我妈会笑了,当时很惊讶。随即她也走入了大法中来。

然而一九九九年,江泽民绑架整个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发动残酷的迫害。一人炼功,全家受罚,开除公职、抄家、判刑、连坐,甚至活摘器官……她母亲被迫离家出走,漂泊他乡,生死不明。十几岁的她,心里清楚,母亲没有错,在日记里,她默默写下对母亲的支持和祝福。然而她父亲害怕了,怕被牵连,把她的日记复印了一千份,全村散发,表示检举揭发,表示自己站在邪党这一边。夫妻之恩义,父女之亲情,在红色恐怖下,在个人利益中,在生死攸关前,一下变的一文不值。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出卖,是一种什么感受?从此,全村人都对她指指点点,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学校因此开除了她,那个时候,她该是怎样的孤苦和无助?

几年后,她母亲回来了。她父亲却因为车祸被冤判故意杀人而入狱。村里人都说,这是报应。当时,她和她母亲拿出全部积蓄,包括住房公积金里的钱也取出来,除了两千元生活费之外,一分钱没留,拿出来替她父亲打官司。她母亲对她说:“你爸对你有养育之恩。”她母亲的这句话,让她放下了对父亲的怨恨。

她的工作,是一个灰色收入很多的行业,但是她从不收礼,不收回扣,如浊世清莲一般傲立于污水池里。她对接触到的每个人都好,正因如此,她总是可以拿销售冠军,有的客户带着朋友指名要她签单。很多客户说,交给你,我放心。和她接触,你几乎遇不到她发脾气,有时候会奇怪,好象她心里只有别人,没有自己一样。我有几次生她气,对她说,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考虑别人别人的,你为自己想想行不行?其实这一句话,心性的差距高下立见了。

第一次北京之行,使我看到了心性的差距。第二次北京之行,叫我看到了共产党的邪恶。我和她去接一位素未谋面的修炼人出狱。在一个网络地图都找不到的秘密看守所门口,我们等待着这个人。现在共产党迫于法轮功反迫害和国际社会舆论的压力,不敢公开迫害,全部转到地下秘密進行。听说那个地方还有许多良心犯,这些人出狱必须签一个认罪书,随便定一个罪,旁边一个人笑着对我们说,有个六、七十岁的老头,走路都颤颤巍巍的,被定的是“抢劫罪”。

一月份的北京非常寒冷,我们在外面冻得跳脚,等了许久终于接到人了。他曾是北京一个大开发商老板,入狱之前,他是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鸟巢的承建商。当时别人对他说,这个项目你可以赚三个亿,如果你放弃法轮功的信仰,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钱你继续赚,生意你照做;如果你选择法轮功,钱没有了,生意不能做了,你还得去坐牢。他选择了做一个大法弟子。八年的牢狱,他说在里面别人怎么打他,好象叙述别人的事。我能从他的身上看得出来,他是真正的修炼人,他心中没有恨。其实我还 “采访”过另一位商界人士,他详细的跟我讲过一些监狱里面的事情,无比的流氓和残酷,我能知道他们有多难,更加钦佩他们在那样环境下仍然坚持信仰。

五、福泽全家

师父说过:“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我母亲过去不支持我修炼,后来明白了大法的美好,也慢慢的支持了。一次我把师父的讲法录音给她听,她听了之后说,觉的师父的声音特别好听,每天都要听一听。我说:你和大法有缘呀。后来有一天,她高兴的给我打电话,说师父真伟大!我问为什么?她说自己身上的一处地方每年都疼痒,是个老病根,吃药也不管用,现在好了。那次是我母亲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感恩师父的慈悲。后来我教她打坐,打坐中她看到了白光,在睡觉的时候听到了从未听过的美妙音乐声。

我父母有一段时间闹离婚,关系很不好,是多年的怨恨积累而成的。我用大法的法理开导他们,慢慢的他们消除了许多怨恨的东西,关系缓和很多,现在也有说有笑了。我告诉母亲:你现在是修炼人,有矛盾,我爸不会有错,都是你的错,因为你是修炼人,对你的要求和标准更高。你要慢慢的完全放下以前那些事,真正的去关心他。

我姐在外地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我说:说不定是叫你回家去,回去也好,可以在家一起修炼。她担心老家更没合适的工作。我说:回去再说吧,其实修炼路都有安排的。结果我姐回家第三天,就找到了非常合适的工作,工资水平在当地算高的。

至于我的工作状态就更好了。我每天工作两至四个小时,其余时间完全自由,工资也不低。人家说我天天放假,我说,我是天天修炼,抽空去工作一下。我从来没有今天这样踏实和幸福!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我安排的。

最神奇的是我舅舅。我舅舅二零一八年十月因车祸重伤入院,肋骨骨折插入肺部导致大出血,抢救几天终于平稳,却查出了肝癌晚期,当时对全家人来说,是晴天霹雳。医生暗示准备后事,因为癌细胞已经扩散。我带着《转法轮》回去,到医院ICU病房见到舅舅。我告诉他:你是因祸得福,你不出事,我也不会把书拿来给你看。这本书能救你,你一定要看完,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一定会好的。舅舅流下眼泪,说会看的。我走后一周,姐姐发信息告诉我,舅舅复查,肝癌变肝炎,过几天可以出院了。我对姐姐说,真是神迹。

法轮大法福泽我全家,无论信不信,真心认可佛法的,都得到了福报。

这里顺便插一下,二零一八年四月我和妻子一同去日本旅游,在日本观看了享誉全球的神韵晚会。我们看到很多日本主流人士盛装出席观看演出,有些穿着和服表示隆重。神韵的所有舞蹈演员、歌唱家、现场乐器演奏者都是大法弟子,演出的内容全部都是中华传统舞蹈和乐曲。传统的文化和信仰,是保持人类道德不坏的基石,要想遏制中国大陆乃至全世界道德迅速下滑的现状,必须找回优秀的正统的中华传统文化。

法轮功目前已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各种肤色、各种民族、各种地域、各种年龄段、社会阶层都有修炼者,日本之行,让我们大开眼界。

六、三退保平安

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有一块巨石,是从山上滚落裂成两半,碎裂的横截面上有六个汉字,是天然形成,这是经过专家鉴定的,当时上过媒体新闻。当地旅游部门把这石头上的字拍照做成风景区门票。这六个字就是“中国共产党亡”。但是媒体报道只有五个字,最后一个字被有意忽略。

共产党从篡政以来,一直运动不断,使中国非正常死亡人口超过八千万人,现在还迫害佛法,荼毒上亿人的修炼群体,甚至做出活摘修炼者器官贩卖牟利的灭绝人性的事情。它的灭亡是既定的事实。其实如果对《圣经》启示录、韩国的《格庵遗录》、法国的《诸世纪》、中国的《烧饼歌》《推背图》等有研究的人都会发现,关于历史的今天,早就有预言。

有人想,共产党亡就亡吧,不关我事。不完全对。几乎每个中国人,只要读过书,都入过少先队,共青团,共产党,加入的时候对着血旗发誓,说要随时为它牺牲自己的一切,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你说你不记得,你说你随口一说不算数?算不算数你说了可不算。凡是发誓者,身上都会带上记号,不退出来,将来都陪共产党殉葬。你说我没干过坏事呀,干嘛共产党做的坏事算我头上?我问你,毒蛇的牙齿咬了人,蛇的尾巴能不能说,你不要打我,咬你的是牙齿,不是我,我只是尾巴。行不行?不行,因为你是它的一部份。不管后面团费有没有交,发过誓,戴过红领巾就算。

《圣经启示录》上说,末世的魔哄骗人,在人的额头和右手臂上打下兽印……如果他的名字不能写在生命册上,他就被抛弃在火湖中。你把右手举到额头的高度,看看是什么?那是宣誓的动作!用真名或化名退党、团、队,抹掉毒誓,干干净净做人,才能有美好的未来!方法很简单,找大法弟子,告诉他你要退,就行了。

师父教我们修成一个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觉者,所有的大法弟子讲真相,都是为了别人,不是为了自己,他们不会因此得到一分钱好处,反而都是自掏腰包,甚至担着生命危险。有的人深入大山,一个村一个村,一户一户人家的讲,风霜雨雪,忍饥挨饿,为的是哪怕多一个生命能明真相得福报。截至现在,全中国三退人数已经超过三亿三千万人,愿越来越多的生命能够明白真相,获得美好的未来。

我要讲的故事非常长,因为时间和篇幅,我只能概括的讲。最后说一句,如果你在生活中遇到害怕或艰难或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一定记得,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马上发生改变。灵不灵到时候自然会知道。愿好人一生平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