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南京高官劣迹斑斑 恶报连连(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已走过二十个年头,这场迫害一开始,江苏省南京市的高官们紧随江泽民,许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正是那些身居高位的领导们的决策与指挥所致。

自中共十八大后,南京官场震荡不息,高官们正在吞食自己参与迫害所带来的恶果。有的被查办,有的被判刑、有的病亡、有的自杀……近几年来先后落马的有:原江苏省委秘书长赵少麟;原南京市长季建业;原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原江苏副省长李云峰;原南京市市长、江苏副省长缪瑞林。

江苏是江泽民、周永康的老家,在江泽民当权时期提拔了大批“江苏帮”人马,近几年除以上“五虎”落马外,还有不少外派官员也被调查或贬职,如:原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珉等。

江苏南京高官们的恶报,还在蔓延。近日有原南京市政协主席沈健自杀身亡的消息。

'原南京政协主席沈健'
原南京政协主席沈健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沈健先后担任南京市委、市政府秘书长、常务副市长、政协主席等职。生前与南京“三虎”交集,他们是:获刑15年的原南京市长季建业;获判12年半的原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前不久被查办的南京市长、江苏副省长缪瑞林。

沈健也是前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的心腹,沈长期担任罗的“大秘”,罗志军任南京市长、市委书记时,沈健担任市政府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市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等职。

'原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
原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

罗志军、季建业、杨卫泽均为江派大员,季建业在江泽民老家扬州任职长达八年,被称为江泽民老家的“大管家”;杨卫泽是周永康的马仔;罗志军则被江派政变集团内定为公安部长人选,前几年已从江苏省委书记岗位调离。

'右为原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左为市长季建业'
右为原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左为市长季建业

二零一三年有媒体爆料,杨卫泽和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曾给周永康兄弟、妹妹以及儿子输送大量利益。杨卫泽任无锡市委书记期间,与祖籍无锡的周永康亲属走动频繁,将周的老家“西前头”打造成明星村庄,而被周永康看中。

罗志军、季建业和杨卫泽三人都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而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列入追查名单。

江苏南京市的高官们,迫害法轮功从不手软,其中也包括九九年迫害刚开始时担任南京市委书记的王武龙。最近有内部人士揭露,王武龙曾因手下迫害法轮功不力而大发雷霆。

王武龙家住南京江苏路和水佐岗附近的一栋别墅,法轮功学员为让他明白真相,在他家附近散发了不少真相资料,本是为了救他,他却因此大为光火,把鼓楼区负责人喊过去训话:“这就是你们管理的区,从今天开始,我家里如果再发现一份法轮功真相资料,你们就把官帽脱下来见我,或者我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你们!”

从那以后,鼓楼区机关、街道、社区干部,开始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卧底的卧底,巡查的巡查,站岗的站岗。一时间闹得乌烟瘴气,抓了不少法轮功学员,凡是坚修者被挂上号的,有的被绑架,有的被跟踪,有的被上门骚扰,有的被判刑。

后来王武龙又在南京市委机关会议上大发雷霆,提出对法轮功学员要严抓严管。当时南京各区县气氛紧张,惶恐不安。南京第十四研究所等单位被列为重点追查单位,知名人士、专家学者被定为重点打击对象。

不久王武龙遭到恶报,他被以贪腐罪判刑十八年。那一期间,鼓楼区书记、区长等也遭恶报, 被判刑的、撤职的……和王武龙搭档的市长王荣炳,后来调离南京市,到省里当闲职。

王武龙如此卖力迫害法轮功,也与当时担任江苏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组长的曹克明有关,曹克明任江苏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后转任江苏政协主席。迫害初期,他是江苏迫害法轮功的总指挥,江泽民在江苏迫害法轮功的代理人,自迫害一开始,他就紧随江泽民,下达了一系列迫害法轮功的指示与文件,不但迫害了众多的地方法轮功修炼者,还亲自督阵,参与了对部队师级军官杨兴福的迫害,致使杨兴福多次被非法劳教,受尽凌辱与摧残。

'原江苏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曹克明'
原江苏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曹克明

二零一四年九月,就在中央巡视组抵达南京巡视期间,曹克明因病离世。

高官们欠下的血债总是要还的,人间躯壳消亡不等于灵魂灭亡,死后还得去阎王殿报到,那些参与迫害佛法的人,等待他们的都将是最可怕的惩罚。

以下是南京市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南京第十四研究所被定为江苏南京的迫害重点单位后,那里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了更为严酷的迫害。

第十四研究所原有三百多人修炼法轮功,包括原党委书记古丕中夫妇。单位一把手古丕中因此被上级一次次“招谈”,逼迫其“转化”,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古丕中在高压逼迫中致死。同时,十四所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遭到残酷迫害,不少人被非法抓捕,有的关入洗脑班,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非法判刑。

南京十四所内部还专门设有洗脑班,对法轮功修炼者洗脑的所有开支费用(包括吃饭、住房、请包夹等)强行从法轮功学员工资扣除,并用大量钱财资助鼓楼区洗脑班迫害本单位职工。

◎马振宇,男,原为南京第十四研究所雷达总体主持设计师,曾设计完成过重大军工电子产品,人品与业务有口皆碑。迫害发生后,单位不许他参与技术工作,一天到晚逼他写检讨、骂大法师父,他成为南京市第一批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他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苏州监狱。马振宇以绝食反抗,狱警用酷刑折磨及连坐方式,逼迫马振宇就范。他受尽摧残出狱后,又被一次次的绑架、关押。

二零一一年五月,马振宇在上班途中被警察劫持,恶警当街将马振宇打得满嘴流血。之后又对他刑讯逼供,致使他心脏严重受损,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警方两次强行将他押解到劳教所,因心脏有问题退回后,通过拉关系做手脚,执意将马振宇押解到方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一七年九月,马振宇再次被抄家绑架,非法关押,现又被非法判刑三年,至今还在苏州监狱遭受折磨。

◎谢燕敏夫妇,都是南京第十四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为单位重点工程付出无数心血。迫害开始后,从单位到各级“六一零”、警察不顾他们为单位为国家做出的突出贡献,轮番批判、停发工资、罚款、拘留、洗脑、劳教。

二零零一年三月至四月,夫妇俩同时被非法关押洗脑班迫害,小学读书的女儿无家可归,被迫陪住洗脑班,在学校受到歧视,幼小的心灵深受创伤。

二零零九年八月,谢燕敏为参加“十一阅兵”国家重点工程去北京出差,因身份证带有特殊监控信息,被以维稳为名搜查,因电脑中有三份法轮功资料而被当场抓捕,被非法判两年劳教,关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严管队迫害。“十一”北京举行阅兵式,她所研制的产品被作为领队飞机飞越北京上空时,她却正在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狱警每天强逼她从早晨五点起床直至深夜,长时间罚坐在塑料小板凳上不许抬头,人格遭到严重侮辱,身心遭受严重摧残。

◎马明杰,男,软件工程师,二零一一年四、五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他在网上传播真相资料,被威逼写检讨,三日后逼他辞职。二零一一年九月,马明杰被应聘到南京第十四研究所下属公司――南京国睿安泰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因他工作认真、高效,得到同事和领导一致好评。但才工作一年, 二零一二年九月,公司负责人找他谈话,称所内领导指示不让聘用。马明杰被迫离开这家十四所下属公司。

◎王载源,男,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曾受教育部委派赴瑞士、巴黎等多国教授汉语达十年之久。王载源教授原被心脏病折磨,修炼法轮功获得了健康,但他因坚修法轮功被多次非法关押、劳教。

二零零一年一月,王载源教授被南京市“六一零”、鼓楼区“六一零”劫持到鼓楼区洗脑班高压洗脑,拉锯式迫害,致使血压升至二百四十,送到南大医院监管治疗。身体状况稍稳定,他又被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随后南京“六一零”不顾他血压不稳和心脏病发作,判其非法劳教两年,后经南京大学有正义感的领导联名向省委呼吁,才勉强同意他在家服刑。期间鼓楼区“六一零”不断上门骚扰,非法安装窃听器、探头等监控,在不间断的骚扰与恐吓中,二零零八年六月含冤去世。

◎庞浩,男,南京鼓楼区法轮功学员,六十年代毕业于清华大学,原为江苏省化工厅处长、高级工程师。庞浩一家三口都修法轮功,他曾担任南京城中片义务辅导员,全家曾专程赴新加坡聆听师父讲法。庞浩被“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视为南京市有影响力的所谓“顽固分子”。

二零零一年二月,庞浩被非法劳教两年,关进江苏方强劳教所。不久,庞浩的女儿庞茜也被非法劳教,关进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妻子钱明芳被强制关押洗脑班。在全家遭迫害的巨大压力下,钱明芳一度精神失常。

二零一零年八月,庞浩在长期承受的压力下不幸含冤离世,记忆逐渐恢复正常的妻子钱明芳承受不了丈夫离世的打击,再次精神失常。就在这种状况下,南京“六一零”仍不放过痛失亲人的孤苦母女,乘人之危,将母女俩双双劫持进南京“爱心家园”洗脑班继续迫害。

◎成海燕,女,高干子女,丈夫为副军级军官。她是一位富有才华的知识精英,中国药科大学、上海交大双学位毕业,懂多国语言,原为中国药科大学副教授、宣传部负责人,后调徐州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公司任经理。九五年因丈夫调回南京军区工作,她又在江苏物资集团总公司任轻纺公司总经理。成绩卓著,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二零零零年,成海燕去北京上访,在南京火车站被警察劫持,后被强行关入南京精神病院残酷折磨四个多月。南京军区邪党委书记温中仁(已遭报死亡)等亲自出马,逼迫其丈夫与成海燕离婚。江苏省“610”头子王荣生(已患白血病)配合军区邪党委对成海燕夫妇多面夹攻,以事先写好的“感情不和要求离婚”的所谓“协议书”,强逼成海燕签字。至此省“六一零”与军区党委还不罢休,强令其丈夫必须在三个月内与一个毫不相识的女人结婚,否则就命令他离开部队,活活拆散了这对恩爱夫妻。成海燕丈夫后来还是受到株连,被强行退休。

二零零二年八月,成海燕被非法判十年重刑,在南通监狱受尽折磨。狱警为了逼迫她放弃信仰,使尽种种卑劣手段:逼迫她看攻击法轮功的书籍,冬天零下七八度不许穿棉袄、不许别人和她说话、不许订购生活用品、不许洗澡等等。在她血压高到240以上的情况下,仍强逼她干奴工活,拳脚相加……有一天夜里成海燕在厕所炼功被恶警发现,马上给她戴上沉重的脚镣和手铐,几天几夜不让她睡觉。

好不容易走出监狱,无家可归的成海燕只好暂住姐姐家,在药店打工维持生计。她坚持信仰,向世人传播法轮功真相,又被多次绑架关押。受尽摧残与折磨的成海燕,不幸于二零一八年含冤离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