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的幸福与美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

一、喜得大法

我于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八日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中,当年我四十四岁。

得法前,我患有过敏性皮肤病、风湿病、胃病、神经衰弱,而且每年都得添一两种病,胸膜炎、心绞痛、胆囊炎、肾结石、腰椎间盘突出、尿路感染、子宫瘤、脑瘤、耳鸣,二十八岁时我眼睛就花得连缝衣针都看不见。二十来年,我经中、西医治疗,还用了各种偏方,都不能根治。而用各种药又给身体造成了一定的副作用,我成年累月被病折磨着,真是求生难,求死不得,精神一度陷入崩溃。真是苦不堪言。

家人着急上火、心疼,丈夫为我求医问药,母亲为我照顾孩子,父亲为我寻找佛道。有一天,父亲说:丫头,跟我上庙走走吧。为父亲高兴点,我就答应去了。我穿上喜欢的米白色裤子,橘红色带小白花衬衣,系在裤腰中,还算得体些吧,父亲也穿得干净利索。快中午,我们父女俩来到离家十几里路的一座庙。一走進去,父亲就拿出五元钱放在香案上,然后又在一捆香中抽出三根插到香炉中,并叫我跪下跟着磕头,我就照着做了。刚起身,从侧面走过一个身穿一套灰色棉布衣服、腰缠很宽的灰色布带、下小腿也缠着,头发梳着发髻,四十来岁的男子。我就向他打招呼,我说您贵姓,怎么称呼?他说,你不能问我姓什么,我有法号,但也不能随便告诉的。我一听,有点懵,看来不懂规矩有些失礼了。虽说不好意思,还是接着问,我还得向您请教一个问题,就是想问结过婚的人可不可以出家,直接说吧就是我想出家,但不是现在,等孩子大了才能行,你能收我当徒弟吗?他很认真的说,你们父女俩一進来,我就看和别人不一样,你们的根基很好呀,别人来是求钱、升官,发财、消灾等等,你们不是求这个,是敬仰啊!你不用出家,在家就能修的。但是我带不了你,因为你比我修的高啊!我听得似懂非懂,可是就产生了在家修的念头。

一天,父亲跟我说,去书店看看,他就走了。从家往前走一里多路正好就经过图书馆,恰好图书馆门前有一旧书摊在卖书,父亲就在书摊翻着看,被《转法轮》这三个字吸引住了,父亲连忙捧起来,打开首页《论语》时,就被震撼了。父亲乐得急忙就往家走,刚开开门,大声说:“二丫头,可找到了!找到了!”我急忙过来问,父亲就兴奋的说:“我看过那么多佛、道教的书,哪个也没有这本书好,这是佛家上乘大法,真正佛家的书。”我一看父亲爱不释手的样子,就想真的找到了,还是让父亲先看,我再看。

待到我读《转法轮》这本书时,博大精深的法理,句句都说到我心里,使我了悟了人生的真谛,解开了我诸多不解之谜啊!我从心底明白了,原来我所有的病都是前生今世业力造成的,所有的不顺也都是前生今世业力造成的。这回我不但有救了,而且还能往高层次修炼返本归真,生命永远得救了!

从绝望得到了重生,精神的压力与痛苦瞬间消失了。就觉的自己太有福了,太幸运了,天大的喜事降到自己身上。是新的生命诞生了。就这样每天学法炼功,在心里想着自己是个炼功人,还是怕自己忘了,就把“真、善、忍”写在手心、手背时时事事提醒着自己,每到想事做事遇事时都对照对照是否符合真善忍法理,不符合就不能去想去做。遇事先为别人着想,遇到矛盾找自己哪里做得不符合法理的要求,下次做好。受到无理伤害,做到不记、不恨、不报,还能慈悲对待一切。在不断学法炼功中,从感性认识上,升华到理性认识,心性也在逐渐提高,我身上的疾病神奇般的不翼而飞了。家人、亲朋好友、同事、周围的人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我逢人便说,见人就讲,使有缘的人走進了修炼。我非常感谢大法!叩谢大法李洪志师父慈悲救度!

二、按照大法修心性

列举两例过心性关的事:

一九九八年夏天,我走在街上,突然三、四个年轻小伙子一拥而上,劈头盖脸的打来,等我从地上爬起来时,人影都没看着。我想我是个大法修炼者,用大法真、善、忍标准衡量对照,用“不失不得”[1]的法理来指导我,不但要做到忍,还得放下怨恨、报复。也许是我前世欠人家的,这次还上了。

次日我去市内购买美发用具,商家多给我十个头模,价格为一千元。当时就打出租车往返一百公里送回,并告诉商家我是炼法轮功的。

一九九七年的大年三十,吃晚饭前我丈夫说,给过世的父母买纸烧。我说都修炼了,也不能烧纸了,对他们也不好呀,而且烧纸他们也不敢来接的。你是对法认识不清呢?还是不相信?再说了你也知道我们也赡养他们老了也送终了,送葬钱也没少花,能不舍得花那几个钱买纸烧吗?你实在想烧,那你就烧,我不能去害他们。

该吃晚饭了,都坐在桌前,我丈夫从桌子上拿了一瓶啤酒,握在手里举起来朝着我左腿就砸下来,瓶子被震的开了盖,啤酒窜出来了,瓶子摔在水泥地上作响。啤酒撒在我的裤子上、地上。

随后叫我跟着他上二楼,丈夫走在前边,我跟在后边,这时两个孩子很担心,焦急的上前阻拦,我调整自己的心态,很平静的说,你妈是修炼人,没有事的。边说边往二楼走,心里和师父说,弟子一定坦然面对,闯过这一关。上楼他马上把门扣上,然后解下腰上系的皮带,开始边抽打边骂,打了一会,说让我给他跪下,我说,我不能给你跪着,对你不好,他又叫我给大街人跪着,我说也不能跪,对谁都不好。接着他又把皮带调过来用带铁头那边抽打一阵,我听着他累的气喘吁吁,我说你歇歇吧,他才缓下手来,停了停就弯着身子躺下来,就渐渐的睡着了,我回身给他盖了盖被子。

这时我看我的整个身体被皮带抽的青、紫、黑、红多种色,多处都肿了起来,额前还被皮带卡子划出个口子,溢出血来。我心里没有委屈,更无恨无怨。只是为他的行为感到叹息。唉,期盼他珍惜修炼。我明白是慈悲的师父替弟子承受着那些疼痛,我才能挺过来的。这就是修炼的玄妙与严肃。

午夜饺子我照样包好,我与两个孩子请丈夫下楼吃饺子。初一又去朋友家洪法。

三、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迫害开始了,七月二十四日我的隶属部门人员通知我,叫我在宣传栏上刊登板报,内容是保持与邪党中央一致等等一类的话。我说我不写,我的板报只写“真、善、忍”这三个字,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第二天早我上班,发现黑板出现了“保持与邪党中央一致等等的话”。我看出是我的副手写的,马上找到了他,并且非常严肃的告诉他,必须马上擦掉这些字。还告诉他:“你不必担心,大法我修定了。”过了两、三天后,区成教科来人了,科长、科员二人走進了办公室,跟我谈炼法轮功的事。

科长说,上级叫他们了解一下民营办学者炼法轮功的事。还说:法轮功被国家“取缔”了,禁止再炼了,你是要学校,还是要大法。我坚定回答:“要大法!法轮大法李洪志师父救了我的命。师父教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超常的人,直至功成圆满,我必须得修炼。我炼功前,得了二十多种病,痛苦煎熬了十八年,求生不得,求死不成。修炼了法轮功多种顽疾神奇般的不翼而飞了。我丈夫是我的最好见证人,让他说说。”我丈夫马上说:“法轮功真的炼好了她的病,是我天天骑摩托车带去炼功点的。”

我又补充说:“法轮功不是给人治病的,是度人,是教人修炼,返本归真的。对炼功人是有心性的要求的,得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才算炼功人的。修炼可是严肃的,不是儿戏。”

接着我举例说我是怎样按着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的,在利益面前我是这样做的,对有困难的学员,看求学者渴望学习,就减免学费,不收住宿费,床位不够时,让一女生跟我住一个寝室。教学上认真负责任,阶段性的调整学员技能提升。我们培训的学员企业都在排号等着要的。同时把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标准告诉学生、家长。

听得这俩人连连点头说:“是,是,你们学校我们很放心,也没用我们做什么。”

我接着说:“我购买美发教具时,商家多给我十个头模,价值一千元钱,我马上打车送了回去。还有学生家长来看孩子时,掉在我办公室两百元。我马上找到家长,她还没发现钱掉了呢。她说:捡到了你还费劲找我,你这人是真好。我说:法轮功要求这样做的。”

这时副校长接话了:“我们的这位校长人品太好了,太善良了。不学法轮功她捡到钱物也不会要。”我马上说:“不修炼的人是有拾金不昧的。我修炼以前也善良,捡到钱、物我也能给人家的。但是我还他时,会有想到的是对方欠了我的人情,他得感谢我。再买东西得给我打折,或找他办其它的事等,早晚我得找回来,认为这也礼尚往来。可是修炼后世界观就变了,按照真、善、忍标准去做人做事,处处为别人着想,为别人好啊。不是我的我就不能要。”

两位听到这里笑着说:“再听一会儿我们都要炼了。”我说:“好哇,谁炼谁受益。”这样他们被大法的纯正、纯善、美好祥和给溶化了,他们离开了。

又过了两天,那位科长又打电话来了,说他们那几天去了一百多个单位,期间丢了公款,是用信封装着钱,问了好多单位都说没看见。科长说:“钱要是丢在你那里就放心了,因为你是学法轮功的。”我说:“你说的对,我是在办公桌看到了一个没封口信封,里面装着钱,恰好我们这两天给员工开工资,我还没问会计,这是谁的工资放在这?你说多少钱?”他说一千五百元。我一数钱数对:“哪天来取吧。”他非常感谢。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上午,我和女儿在农贸市场的大门口发真相传单,过往的人很多,我一边发一边告诉民众这是法轮功传单,他们都接,有的当时就看。发着发着发到一军人手中,他一边看一边说:“你们要注意安全,别老在一个地方发。”我们说:“谢谢关心。”集市散了,我们就去了邻近的人家,挨家挨户的发,把带的传单都发完了才回家。

四、师尊时时保护我

一九九六年夏天,丈夫骑摩托车带我去办事,突然从镇街内窜出一辆轿车来,直奔我们过来了,丈夫急刹车的惯性大,我们连人带车摔倒了,前面的挡风镜也摔碎了,丈夫的膝盖磕破了皮,我的右脚脖子也崴了。我劝丈夫:别找司机了,没什么大碍就是福了。他不听。这时司机就来了,说一起去医院检查吧。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没事,我不用去。司机就带丈夫去医院检查,并拿了一些药,还给他两百元钱。我听后说:没咋样要人家钱干啥?你要钱得用多少德交换呀?咱家可不要哇。他说:你不让要,我给孩子他爷。我说:唉,给他爷也得拿德换呀!这就是人与修炼人的根本区别。

一九九六年的冬天,我坐在丈夫摩托车后座上出去办事,迎面两辆车对着我们冲过来,又是急刹车,我被甩到十来米远,摔在居民倒脏水冻的冰上,司机根本就没下车看,直接走了。我摔的很重,疼的半天才站起来。我对丈夫说:“我是炼功人,没有事,有法轮功师父管我们,要不不定出啥事呢!你也没伤着,这回可别追司机去医院检查,管人家要钱啊。”这样劝住了丈夫,就没追司机。

去年,我去异地悼念兄长,因为地上积雪有一尺来厚,轿车很慢的行驶,快到殡仪馆时,车的左前轱辘一打滑,车就斜横过来了,刹车闸也不听使唤,也停不下来,车斜着往前滑,眼看就撞上隔离带,我心里求师父:师父救救我们!车就停了下来。司机下车了,我也下了车,一看车已贴近了隔离带,但也没蹭着。又一次的有惊无险。

事隔九天,打滴滴去机场接人,快到机场了,从左侧横道快速开来一辆酒红色小轿车,这一瞬间我刚反应,车就急刹住了,好险啊!得知司机也是炼法轮功的。

还有一桩冬天的事。我坐同修的车去办事,我坐在司机后排座上。到中午就下起雨夹雪,正往高速口行驶时,我很疲倦的睡着了,根本不知道所发生的一切。听说,从右侧上来一辆车一下就撞到我坐的车车门上,对面来的一辆车又撞到我坐的这个车,车的前玻璃全部粉碎,车体已报废。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前后坐中间地毯上,头朝左边,头前已有一滩血,我想站起来,但是动不了。司机没在车上(得知司机去找救护车),我的思维很清晰,立刻喊出:“李洪志师父救救我!”之后又昏迷过去了。大约晚上六点来钟,在医院缝合头上的伤口,共缝六针,快缝完了我才醒过来。第二天CT的检查,脑出血已经控制住了,右侧肋骨折了一根,左侧胳膊抬不起来,左手拿不了东西。住院第二天,我叫大夫停药,我要出院。大夫要求家属签字否则不准。第二天我叫大夫停了药,等家属来好出院。第四天家属办完事来了,我早就在走廊等着,跟他说我得出院,他说得在这观察一些天再说,叫我安心养着。我说:“我是修炼人,我得回家学法炼功,才能调整的快。今天早上我已经打坐炼静功了。怎么能让人家付床费我在这炼功啊?这不是修炼人做的事。”家人说能行吗?我坚决说:“能行。你们放心吧,我师父多次救了我的命,我得好好珍惜呀!”家人就办理了出院手续。我走出了医院,自己上车、下车,又自己走上了六楼的家,又开始学法、炼功了。

最后叩谢师尊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大师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