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隆德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及恶人恶报事例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宁夏报道)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功后,宁夏固原市隆德县近百名法轮功学员遭受了非法判刑、非法劳教,关押到看守所、拘留所、洗脑班,抄家、骚扰等方式的迫害,其中两人被国保、公安、监狱残酷折磨含冤离世。与此同时,当地参与迫害不听劝阻的多名恶人遭恶报,有的还祸及家人。

一、隆德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

◎张四喜遭殴打、虐待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张四喜,男,宁夏隆德县沙塘乡和平村人。

二零零零年三月,张四喜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二年,囚禁在白土岗劳教所。在此期间,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加期半年。二零零三年五月底,张四喜购买做真相资料的耗材时,被银川市公安局一处李存、张安忠等警察跟踪至灵武市绑架。隆德县公安局、固原市看守所的警察对张四喜肆意虐待,隆德县公安局政保科(一科)科长杜维海多次长时间殴打张四喜脑部,致使张四喜在固原市看守所就出现头晕、肢体麻木等脑震荡症状。后来张四喜被非法判刑三年,警察长达三个多月不向家人告知张四喜被囚禁的地点,致使张四喜没有足够的衣被御寒而受冻。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十月左右,张四喜被送往吴忠监狱。已出现血压异常升高、头晕等病症,吴忠监狱既不拒收、也不给他做任何治疗、更不让他学法炼功,相反不顾张四喜的身体状况仍然逼迫他做苦力,指使监狱的杀人、抢劫犯对他“包夹”,不让家人探访,扣押家人给张四喜送的生活用品,进而勒索探访人钱财。

在吴忠监狱短短的三个多月,张四喜血压急速升高、头晕,送入医院治疗无效才匆忙由一名大夫和六个警察送回家。此时,张四喜已经偏瘫,血压高达250毫米汞柱,在经历了半年的痛苦煎熬之后,于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王慧萍遭“转化”迫害含冤离世

王慧萍女士,甘肃省泾川县人,在宁夏隆德县做生意多年,温良贤惠,吃苦耐劳。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隆德县法轮功学员王慧萍与陈淑琴在隆德县奠安乡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时,遭人诬告,被奠安乡派出所警察强行绑架。当晚,隆德县“六一零”警察伙同隆德县城关派出所警察非法搜查了两人的住宅,抢劫走了她们家中的电脑等私人物品。

在隆德县“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目杜维海,隆德县公安局教导员陈科的参与下,两人被非法关押到了固原市看守所。后来,王慧萍被非法关押到隆德县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王慧萍被隆德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陈淑琴被非法判刑四年。八月十七日俩人被劫持到宁夏银川女子监狱。银川女子监狱有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转化中心”。法轮功学员到监狱后,首先被送到所谓的“转化中心”,遭受残酷迫害:派“包夹”监视一言一行、长时间不许睡觉、坐小板凳、随意打骂、强迫看栽赃诬陷法轮功的电视、强迫写“五书”、罚站、甚至不让上厕所。王慧萍遭受了残酷迫害:长时间不让睡觉、罚蹲军姿、罚站、毒打等等,使其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后来下身流血不止,监狱不给检查。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监狱怕王慧萍死在监狱,提前七个月放回家。家人急速将她送到西安西京医院治疗,确诊为宫颈癌晚期,已无法做手术,只能进行化疗,期间头发掉光,病情未见好转。后在同修帮助下,在明慧网发表了严正声明,从新开始修炼。终因在冤狱严重的迫害,下身流血不止,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含冤离世,终年四十七岁。

◎陈淑琴四年冤狱 身心俱损

陈淑琴,女,今年五十五岁,原系宁夏隆德县医院医生。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法轮功学员陈淑琴和王慧萍在隆德县奠安乡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时,遭人诬告,被奠安乡派出所警察强行绑架。

在固原市看守所,陈淑琴拒不配合,被警察转到一隐秘处迫害,在那里,警察给陈淑琴使用了死刑犯才用的重型镣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镣

后来,陈淑琴又被转到甘肃省平凉市崆峒看守所。崆峒看守所所长朱冠军、教导员陈真及多个警察对陈淑琴进行轮流辱骂、欺侮、毒打;多次使用老虎凳反复折磨。一次,将她用绳索捆绑在老虎凳上,长达二十六天;不准吃喝;不准上厕所,有一次达四天之久;用电线拧成粗绳,抽打陈淑琴头部;朱冠军、指导员陈真还用皮带抽打……后来,朱冠军还将陈淑琴转入没有安装摄像头的禁闭室中毒打,此次遭毒打之后,陈淑琴的肋骨疼痛了好几个月。

中共刑具示意图:老虎凳
中共刑具示意图:老虎凳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宁夏固原市隆德县法院诬判陈淑琴四年、王慧萍三年半。八月十七日俩人被劫持到宁夏银川女子监狱。

银川女子监狱是宁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有专门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转化中心”。陈淑琴因不转化,被狱警强迫长时间罚站、不让上厕所,经常不得已站着把大、小便拉在裤子里。一次,陈淑琴被几个包夹合伙把头按在蹲式便桶的池子中呛水。

一天,诈骗犯金焱、王学峰读诽谤污蔑法轮功的文章强迫陈淑琴听,陈淑琴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两个包夹把陈淑琴踹倒在地,连踢带踩,又把她从地上架起来打。监狱教育科科长樊某某就在现场,却视而不见,狱方却将陈淑琴关禁闭十五天。

还有一次,狱警拿着电警棍对着陈淑琴的嘴边电击边捣,直到鲜血淋漓。

二零一三年十月,陈淑琴结束四年冤狱,身心俱伤。

二零一五年,陈淑琴因控告江泽民,陈淑琴被绑架拘留十五天;二零一六年七月被绑架到隆德县公安局拘禁一天。

◎张晓春被非法关押、判刑

张晓春,女,六十岁,曾担任过隆德县政协副主席、隆德县医院副院长、儿科副主任医师,被绑架前担任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医院医疗质量管理工作。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张晓春到广东出差返回银川,在银川机场被银川国保、公安的十几个人强行绑架,戴上黑头套劫持到银川市银古路派出所审讯,还到家抄家、抢劫大法书籍、打印机、MP3播放器等物品。随后被非法关押在银川看守所二十七天,每天干十几个小时奴工,装打火机。

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中午,张晓春下班回家时,在居住地惠园小区再次被银川国保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银川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上诉后银川市中级法院仍维持诬判,当时参与二审的法官叫黄琼(女)。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在床架上罚站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在床架上罚站

在宁夏女子监狱期间,张晓春被包夹二十四小时监控,被迫坐小板凳、罚站,从早上八点一直站到深夜,同时不断的受到辱骂、恐吓;遭受长时间精神上的摧残和酷刑折磨,张晓春全身浮肿、心律过速、失眠、剧烈头痛、手颤抖,整个人都崩溃了,生不如死。半年后到监区劳动,每天干十几个小时繁重的奴工,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张晓春的丈夫被“六一零”、国保、公安长期骚扰、恐吓,心理压力到了极点,一提到公安、国保就胆颤心惊、手发抖;儿子遭受几次严重的骚扰、恐吓后,受了刺激,精神恍惚,至今无法就业。张晓春的叔父张四喜,因不放弃信仰被劳教、判刑,遭国保人员、吴忠监狱人员殴打、虐待,于二零零四年八月含冤离世。

◎范国富及家人遭受的迫害

范国富,男,今年六十三岁,助理会计师,原系宁夏隆德县人保财险公司副经理。

范国富妻子叫郭玉英,今年六十五岁,原系宁夏隆德县丰台乡政府职员。一九九八年三月,范国富夫妻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此后短短的数月,范国富的腰椎间盘突出、颈椎骨质增生便不翼而飞。折磨郭玉英十六年的沉疴老病都没有了。

二零一五年七月底,范国富全家依法实名向两高投递了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诉状,并收到了签收回执。此后,从八月至十二月,隆德县国保队长王胜强等人以核实诉江状为由,多次到范国富家骚扰,还在他家门口蹲坑。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早晨,范国富刚出门没走多远,便被驱车赶来的隆德县国保人员绑架、非法搜身。将其绑架到公安局后,又非法搜查了他的包,包里有吉祥宝宝台历。

当日下午,王胜强伙同派出所、公安局、城关镇政府、居委会十几人,拿着搜查证到范国富家抄家,劫掠了电脑、打印机、书籍等物品。因他家一间房门锁着没钥匙,国保队长叫来开锁人也未打开,他们便撬开门框上方窗户的铁栏杆,翻窗而入强行搜查,甚至把剪刀也拿去当所谓的“证据”。

范国富被绑架到公安局后,国保人员逼迫他坐“铁凳子”,将他的手腕、脚腕铐在铁凳子自带的铁环上。36小时轮番审讯后范国富的血压飙升至200多。国保人员将他劫持到县看守所,看守所拒收。国保人员让公安局长签字,用《刑法》三百条构陷范国富,再次将他强行关押到看守所。

一个月后,范国富取保候审回家。不久,范国富被非法批捕。二零一六年九月,国保人员再次将范国富哄骗劫持到看守所。十月,隆德县法院秘密开庭宣判,诬判范国富两年并处两千元罚款。范国富提出上诉,其后大约三个月时间,固原市中级法院未开庭,也未通知家属,宣布维持原判。

二零一七年三月范国富被劫持到宁夏入监教育中心。五月被转到银川监狱十一监区(所谓的宁夏转化基地),遭受了卑鄙阴毒的 “熬鹰”“转化”迫害,被剥夺一切合法权利。

二零零一年春,宁夏隆德县政法委书记张志忠、国保队长杜维海等指使人,将隆德县城所有法轮功学员召集在一起,在城关镇办了为期两天的所谓“转化班”,胁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郭玉英说:“大法救了我的命,我怎么能忘恩负义说假话,出卖自己的良心呢?”

随后,当局在没有任何手续并未通知本人的情况下停发了她的工资。与此同时,组织这次转化的人却造谣说:郭玉英不要工资,企图造成民众对她的误解。

郭玉英的退休工资被一直停发至今,长达十九年之久。范国富于一九九九年底失业,他们家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

范国富的女儿念中学时就读于隆德县中学,二零零零年高考结束后,学校怕招惹麻烦,补习班拒收法轮功学员的子女,范国富的女儿辍学了。当时,隆德县工商局怕招惹麻烦,不给炼法轮功的人或家人办理营业执照。

◎赵恒德,男,六十三岁,二零零零年十月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绑架后被判刑三年;二零零三年十月被绑架拘禁到洗脑班六十天;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因诉江被绑架拘留。七二零之后多次被警察到家骚扰。

◎李强,男,今年四十五岁,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到天安门附近的派出所拘禁,一天后被转至宁夏驻京办事处拘禁,四天后被劫持到宁夏隆德县看守所关押,后因全身浮肿保外就医回家。二零零二年四月,当地恶人因他曾到北京上访再次将他绑架非法劳教三年(因病所外执行),期间部份工资被扣发。

◎王海荣,男,七十二岁,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被非法抓捕,劳教三年,关押期间遭转化迫害后提前回家;二零零三年十月被绑架后再次遭非法劳教,二零零四年三月被劫持到劳教所,关押二十多天后因病保外就医回家;二零零一年六月到二零零五年五月四年的工资遭扣发,此后每月发给五百元的生活费,直到二零零七年五月才开始正常领工资。

◎黄学义,男,六十五岁,二零零三年秋天曾被绑架劳教两年;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曾遭绑架三次,抄家一次,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因诉江被绑架拘留十天。

◎毛敏悟,男,六十二岁,乡政府秘书。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到北京天安门上访被绑架关押在昌平看守所,三天后被劫持到驻京办,随后被隆德县公安人员劫持到隆德县看守所,后遭非法劳教两年半。二零零一年四月被关押到宁夏劳教所(在关马湖),同年九月被劫持到赛马水泥厂干奴工。二零零三年五月回家。隆德县政保科、六一零人员每年多次到家中或单位骚扰。

◎杜爱萍,女,今年六十一岁,二零零一年曾被隆德县六一零的绑架到当地的洗脑班非法拘禁;二零零三年十月曾被绑架到宁夏六一零洗脑班拘禁两个月。

◎刘嗣祖,男,今年六十七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七二零以后曾被隆德县国保大队杜维海等人非法抄家,抢走电脑复印机等物品,遭绑架后关押一百三十一天;曾被银川市兴庆区公安分局人员非法抄家,抢走电脑等物品,遭绑架关押一百七十六天。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二日,银川市兴庆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邹海军伙同兴庆区胜利街派出所几人到法轮功学员刘嗣祖住处强行闯入,非法抄家、将电脑打开查了一遍,将刘嗣祖劫持到派出所询问控告江泽民的事,还要求签字被拒绝,随后刘嗣祖回家。二零一七年五月,宁夏银川市兴庆区胜利街派出所一男俩女到刘嗣祖家骚扰。

◎何向龙,男,五十六岁,原系宁夏隆德县沙塘中学语文教师,一级教师。二零零八年七月因给学生讲真相,遭人诬告,被隆德县国保、六一零人员抓捕,非法关押在隆德县看守所二十八天。此后被从学校调到隆德县奠安乡农村中心工作。

◎郭春玉,女,五十八岁。二零零三年二月被隆德县国保大队人员劫持到当地的洗脑班拘禁两个月;二零零三年七月再次被劫持到洗脑班拘禁两个月;二零一零年十月第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拘禁两个月。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九年六年的工资遭扣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因诉江被绑架拘留十五天。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隆德县国保不法人员金怀杰和另一个警察,到县医院骚扰郭春玉。他们在办公室等了好大一会,没人理,尴尬地走了。多年来遭国保、单位多次骚扰。

◎牛小琴,女,六十二岁,曾被非法抓捕两次,都是当日回家。

◎李升畔,男,六十六岁,曾被劫持到洗脑班拘禁。

◎张四喜妻子,二零零三年曾被非法抓捕到洗脑班拘禁。

◎刘心明,男,隆德县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劳教关押在白土岗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王雄列被隆德县公安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11日,出现病症才放回。

◎王英,女,五十六岁。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宁夏隆德县卫计局女医生王英,被隆德县政保科王胜强等警察叫到公安局,几个警察将她摁住,强行在手指采血。问她诉江状是在哪里打印的,她说自己打印的,警察就闯进王英家,抢走打印机和电脑,并扬言要将她收狱,恶言相辱。二零一五年十二月,王英因控告江泽民被绑架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春,政法委书记张志忠、国保队长杜维海等指使人,将隆德县城所有法轮功学员上百人左右召集在一起,在城关镇办了为期两天的所谓“转化班”,胁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配合政法委、“六一零”的人欺骗民众,现场还有记者录像。

二零一五年二月,隆德县“六一零”办公室成员国保大队大队长王胜强、副队长金怀杰强迫隆德县的法轮功学员验血。

近几年,金怀杰、王胜强等人,还多次到家或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

二、隆德县迫害者遭恶报部份案例

善恶有报是天理。当地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多名恶人也遭了恶报,有的还祸及家人:

▼张志忠,原隆德县政法委书记,在二零零零年,曾逼迫百名左右的法轮功学员表态放弃修炼,法轮功学员张四喜、赵恒德、王慧萍、陈淑芹、刘嗣祖、毛明武、刘新民、李强、周某等多人被非法劳教、判刑,后来张四喜、王慧萍被迫害致死。他主管政法系统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期间,绑架十三人次,非法劳教七人,非法判刑四人,蹲坑、上门骚扰的无法统计。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左右,张志忠遭恶报患肠癌,肠子被几处切割,仍医治无效死亡,时年五十几岁。

▼患骨癌死亡:马智龙,原隆德县公安局副局长,主管迫害法轮功。从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一三年退休前,一直追随江泽民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当地迫害法轮功的坏事都由他操纵。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劝他不要参与迫害,否则会遭报应的。他不但不听,还说:我就想看看你们的法轮功怎么个报应我。他在退休前就得了脉管炎。结果在他退休后,二零一五年上半年马智龙患骨癌死亡,死前痛苦万分,时年六十一岁。

▼祸及孙子溺水身亡:姚焕章,原隆德县政法委书记,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开始后,其操控国保大队人员骚扰正在弘扬法轮功的学员,并强行抢走介绍法轮功的条幅及其它宣传品,他退休后,二零零三年五月领上九岁的孙子游玩,他孙子爬上水渠边的一棵杏树,踩断树枝,掉进了水渠,等打捞上来早死了。他本人半身不遂多年了。

▼魏正仓,民政局长,二零零零年把本单位炼法轮功的人与公安局构陷绑架冤判三年,那以后他也只活了三年,六十二岁得白血病,死在年三十晚上。

▼刘普东,县法院民厅厅长,在职时就仇视法轮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他退休后,每天到大街上下象棋。下棋时还说诋毁法轮功的话,例如在走棋的过程中,每拿起棋子时就说一句‘限制你这个法轮功’。每天如此,不到半年得病,去医院检查确诊是癌症,得病后不到两个月就死了,时年六十一岁 。

▼马福勇,看守所司机,对绑架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态度恶劣,一看到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就说诋毁大法的话,还说我就不信会遭恶报,你让他来把我报应一下我看看。结果六十一岁得癌症死了。

▼许福来,某乡政府职工。他经常监视一位住在离乡政府不远的法轮功学员,有时晚上偷偷地爬到法轮功学员家的房顶蹲坑。更变态的是,他在路上遇见法轮功学员,随意找个东西,狠踢一脚,边踢边骂。结果不到一年,许福来就得癌症死了,时年五十六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