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人同修 大法福泽全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七日】我和母亲于一九九八年五月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我的孩子二零零八年成为大法小弟子。二十年的修炼历程中,我们一家三代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光普照下,有剜心透骨修心去执后心性的升华,有摆脱病痛折磨无病一身轻的喜悦,更有对师父慈悲救度无以言表的感恩。在此与大家交流几件修炼中经历的真实故事。

师父为我照亮回家的路

母亲修炼前身体不好,患有严重的胃炎、颈椎增生、脑动脉粥样硬化、供血不足、类风湿,还要照顾卧床不能自理的父亲。一九九七年夏天,我给母亲请一本《转法轮》,告诉她:这是一本修炼的书,只要真修心性加上炼功,就能达到和出家人一样的目地――成佛。

母亲翻开书,看到师父的照片,自言自语道:我没文化不认字,怎么学呀?为了帮助母亲照顾父亲,让母亲能够参加集体学法,我决定帮母亲搬家,和我住前后楼。历经繁琐的找房子、搬家、安置,母亲终于在一九九八年五月找到炼功点,每天参加集体晨炼和晚上集体学法。

修炼两三个月了,不知不觉中,所有病痛不翼而飞,六十七岁的母亲体会到久违的无病一身轻。十二月份修炼大半年了,已经绝经二十年的母亲来月经了。

在一个深冬的季节,一天晚上从学法点往家走的路上天很黑,路很暗,深一脚浅一脚,母亲急急的往家赶,突然在母亲脚前有一个脸盆大的火球一样的东西,照亮了母亲脚下的路,再仔细看,是一个大法轮!

现在我的母亲快九十岁的老人,看上去像七十来岁,脸上皱纹很少,头上没有几根白发。母亲总是说: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和健康的身体,是师父为我照亮了回家的路。

小弟子沐浴大法品学兼优

二零零八年冬,孩子要参加中考了,我每天晚上陪孩子复习,他在学习桌那儿学习,我在床上看大法书、看《明慧周刊》或用mp3听师父讲法。一天晚上孩子学累了,就来到我身边,我看到他很疲累的样子,随手将一只耳机放在他耳边,正是师父在广州讲法第八讲,我俩就自然的静静的听着,连续听了两讲,就休息了。

第二天晚上,孩子主动对我说,把昨天的讲法从头给我听听吧。就这样孩子得法修炼了。他对我说,你怎么不早点让我听呢?是啊,我怎么没想过让孩子学法炼功成为大法弟子呢?我把《转法轮》递给他,接过大法书,他说这本书我很小的时候在家里经常看到,那时候这书上法轮都是转的,现在怎么不转了?我告诉他,小孩子的天目是开的,你现在长大了,自然看不到了,得打开天目才能看到。

孩子刚刚得法修炼,就坚信师父坚信法,每到整点都很认真的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旧势力对正法的干扰、对众生得救的阻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得法修炼十年了,如今已是研究生要毕业,学校准备保送读博的青年大法弟子,在学校里每学年都被评为优秀学生,获得老师同学的好评。

孩子能够成为一名品学兼优的青年,这得益于根植他心中的法轮大法,是真、善、忍的法理指导他如何做人、做事、做科研。

看淡名利 坚修大法

我在学生时代是班干部,无论是学习还是学校活动都争强好胜,毕业参加工作以后暗自决心一定要在事业上干出一番成就来。因此,当我一九九五年第一次接触法轮大法,看了《转法轮》后,首先想到的是,我还年轻,在机关工作,还想在事业上有所发展,争名夺利在所难免,决定退休再炼。

直到一九九八年母亲修炼了,我才正式走入修炼。在我的修炼历程中更多的是心性上的魔炼,工作上任劳任怨,获得大家及上级主管单位的认可和好评。

二零零一年单位换了新领导,权钱、权色交易,很短的时间里把单位里的办公作风搞得很乱,我一如既往尽职尽责的做好本职工作,很少与领导接触交流,领导对我颇有成见。于是就在人前、背后造谣,说我依仗工作能力强,不尊重领导,还挑拨我与同事的关系,同事要报销汽油费,他就推脱说财务不同意等等。就这样我在不知缘由的情况下,见到同事的冷言冷语和其他部门人的异样眼光。上级部门来考核,领导表面推荐,然后到书记那打小报告,说我群众基础差、人品不好。这些都是几年后书记调走以后,与几个老同事在聚会时,提起我的提职问题时才透露出来的。就这样一次次的提职机会,都与我无缘,当时真的是内心很苦。

每当苦无所解时,我就静心学法,用法理来放大我的心胸容量,悟到这是对我能否放弃名利心、争斗心的考验。当时我面临的选择是随波逐流托人送礼拉关系提职,还是放下名利做一名真正的修炼者?我选择了后者。用了六年的时间,我彻底修去了那强烈的名利之心,在平凡的岗位上踏实、认真的工作。

现在五十岁的我看上去像三十几岁年轻,周围的朋友都说我很有福气,家庭幸福,孩子优秀,丈夫的事业顺利。是啊,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我所失去的是名利场上的你争我夺、尔虞我诈;得到的却是一份心灵深处的宁静、祥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