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岁大法弟子背法后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七日】背法,以前也曾尝试过,但都未能坚持下来。总感觉背法太慢,太难,不如通读又快又顺当。

读法,一天能读两、三讲,读得遍数多了,甚至不加思考,不动脑筋的就读出下句。可是,一放下书本,书里内容一句也想不起来了,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心想,背法那是年轻人的事,自己岁数大了,老了,记性不好,背不了。总是被人的观念阻挡着,找出各种借口阻碍着自己。

后来我想,不能被人的观念束缚着,修炼面前没老少。突破观念用修炼人的思想去对待,就看自己这颗心。“难行能行”[1],对!就是要背,哪怕背一句,背一段,也要把法装在心里。

就这样,我开始背《转法轮》这部大法。越背越愿意背,越背收获越多,越背越不胜感佩。比如第四讲的“业力的转化”[1],第八讲中“谁炼功谁得功”[1],很多章节,背的真使我热血沸腾,涕泪交流,激动不已,万分感叹,大有相见恨晚之心。以前通读只是一知半解,浮皮潦草。一句话尚未来得及理解就一闪而过了,所以只是囫囵吞枣,望文生义。这回背法,一句话要反复读,反复背。过去有句话“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何况这是修炼人学法,学法入心入脑,去人的执著,层次提高了,法就会显现给你。该知道多少,法就给你显现多少。师父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们今天给你拿出来了,我已经捧给你了,送到你家门口来了。这就看你能不能修,能不能行。”“我们这一法门就是这样修炼的,叫你自己真正得功,这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你可查一查历史。好就好在你自己得功,但也很难。在常人复杂的环境中,在人与人心性的摩擦当中,你能够脱颖而出,这是最难的。”[1]等等。全篇都是一样,简直使我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无法用语言表达感激之情。

使我体悟最深的就是师父讲:“我们就讲最普遍的,人哪儿长瘤啦,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1];“你再拍X光片子,什么骨质增生也没有了,根本的原因就是那个东西在起作用。”[1]因为我炼功之前就患有这些病。我是从颈椎到尾椎全部增生,整个脊梁都增生。尾椎是腰间盘突出(做CT确诊的),可是颈椎,胸椎都疼痛的厉害,坐不了,站不了,坐卧不宁,艰难度日,度日如年,整天愁眉苦脸,性情暴躁,谁都不敢碰,不敢惹我。中西药、偏方,各种方法都无济于事。那时我真是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难道天下之大就没有我的活路了吗?我抱着一线希望,盼望着哪个大神仙能救我脱离苦海。天不绝有缘之人!有幸我得到了宇宙的高德大法——法轮修炼大法。我真是大旱森林逢甘露,奄奄一息遇救星。我炼功时间不长,什么腰椎间盘突出,骨质增生等,全都不翼而飞,都没有了,现在我才明白是师父把那个灵体拿掉了。我太感谢师父了!使我脱胎换骨,真是从地狱把我捞起来,把我清洗干净,净化了我的身体,从新给我造就了一个崭新的我。

师父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只有精進以报师恩。我现在的身心就像我四十岁那样的状态,甚至比那时还要旺盛。我曾写过:“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看似容易实则难,为了他:世世代代吃尽了无数苦。各种角色全扮演,是男是女都是吾。不同肤色黑白黄,轮回转生五大洲。布衣庶民工农商,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与流寇。也许闺阁坐绣楼,也许田园弄犁锄,也许铁窗牢狱炼,也许疆场厮杀掉过头。披肝沥胆洒鲜血,断过手足抛头颅。为了啥?生生世世在寻求:宇宙大法弥珍贵,千秋万代不曾有。今生得到倍珍惜,至死不渝修到头。”

炼第二套功法——抱轮的感慨

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由原来的半个小时增加到一小时。当时我想,半小时都觉的累,一个小时肯定抱不下来。还是按原来的炼吧!这种想法不就是怕吃苦,不想多付出吗?这不是自私的表现吗?这不对呀,这点苦算什么?和那些晚间去乡下、农村、山里村屯发资料,挂条幅讲真相,一宿去十几个村庄,步行百里路,脚上打起水泡,有时遇到雨天或冰天雪地,和他们比起来自己简直太渺小了,真是马尾串豆腐——提不起来呀。

按照师父的要求,第二天就抱轮一小时。抱吧,举着胳膊,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简直象尊雕像,看似不动,可整个身体在运动着,两臂和全身的脉络在运转着,连细胞都在运动着,身体周围和整个身体都被强大的能量包容着,感觉身体在发胀,两臂在发胀,发热。胀的十指尖像冒火一样,全身被强大的能量充实着,一小时过去了,腿也没站的累,两臂也没举的酸。但这只起转化本体的作用,是修命的一部份,只有提高心性才能提高层次。

讲真相中的二、三事

以前下午出去发资料,讲真相,带十来本期刊,一两本《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有时还发不完。现在通过背法,提高了心性,减少了怕心,每次带七、八本《九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都发完了。每周出去三、四次,一个月下来就是七、八十本或一百本左右的《九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期刊一百多本。这些东西在社会中大量流传,自然也会起到清除共产邪灵的作用。再加之“三退”人数的逐渐增加,共产邪灵的大厦也会崩塌。

讲真相中,遇到正反两方面的事情都有:一次遇到一个人四十岁左右,他同意“三退”,我说:“给你起个化名退了吧!”他说:“我没有化名,我用真名。”说着掏出身份证。“我叫某某某,必须用真名给我退。”“我父亲是××处级干部,我舅舅是××官,邪党却把我抓起来,关押多长时间,我算看清邪党了,邪党不灭,人不得安宁。”还有一次给一个人发完资料,我骑车就走了。他追上我说:“我还没‘三退’呢。”我就给他退了团队组织。他问:“我退了,我父亲的病能不能好?”我告诉他让他父亲诚心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他入过什么,你要想办法给他退掉。不要有所求,就是多念。他答应后高兴的走了。还有接了资料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真为这些明白真相的人高兴。

当然,也有悟性差的,抓住邪党的谎言不放,还有的说在家呆着多好,你发这给你多少钱?还有要打电话举报的,还有要送派出所的。什么样人都能遇到,但只要提高心性,有师父法身保护,都能逢凶化吉,化险为夷。

我曾写过《真相递到你的手》小诗一首:“小巷串,大街走,《九评》递到你的手,赶快退出党团队,别陪着党把命丢。小巷串,大街走,《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递到你的手,看清邪恶之目地,别跟邪恶地狱遛。小巷串,大街走,期刊递到你的手,认清真相明善恶,大灾大难神佛佑。小巷串,大街走,结交多少新朋友,共同登上大法船,度回天家乐悠悠。”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