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南城县法轮功学员二十年受迫害概况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南城县是江西省抚州市下辖县,位于江西省东部。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南城县不法之徒积极追随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对法轮功学员使用非法关押、劳教、判刑、骚扰等各种方式进行迫害,致使南城县法轮功学员中被非法判刑的有10人次;被非法劳教的有9人次。

现将南城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概况收集如下。

1、罗建荣被非法判刑、劳教、关押

罗建荣,女,五十四岁,南城县洪门镇付前村人,二零零九年才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为当时身体有四、五种疾病,风湿性关节炎、痔疮、妇科病、腰痛病、还有狐臭、医了好多家医院也没见效,问医生说,这病不好治也一时好不了。这时她的好友就跟她说念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能会好,当时她也不相信,也没理朋友,后来朋友看到她腰痛的难受,就又跟她说,你诚心敬念,不求而得,当时她实在痛的难受,就答应了朋友。当天晚上她躺在床上心里默念了几遍就不知怎么睡着了,到了半夜醒来,翻了几个身子,腰也不会痛,她心里说,这还真神奇,从此以后这些病再也没有了。就这样她选择了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功)。

她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变的健康,原本满脸的黑斑,不到一个月全消失了;关节痛、妇科病等也不翼而飞。她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原则为人处世,在店铺经营生意时公平交易,丈夫也称赞她变得更加宽容、忍让。

从二零零九年开始修炼至二零一九年,在修炼不到十年的时间,罗建荣就被非法判刑、劳教、关押迫害三次。

二零一一年四月七日晚上,罗建荣等九名法轮功学员在一学员家中一起阅读法轮功书籍时,被南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王华、刘洪海、吴文财等一伙人入室绑架、抄家,并将九人非法关进县看守所。随后,九人中有三人被非法判刑,有二人被非法劳教,其余的被非法关押一个月。罗建荣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一三年十月八日,罗建容在自己店铺内被南城县的公安警察绑架,当时被抢走的私人物品清单写满了两张纸。后来罗建容被非法关押在抚州市临川第二看守所,期间遭到看守所女狱警谢瑾的毒打。二零一四年三月,罗建荣被非法判刑四年,并被送往江西省女子监狱进行迫害。

两年多的时间里,家人多次前往监狱探视时,监狱以罗建容不转化为由,剥夺了探视权。在江西省女子监狱关押期间,罗建容经历了种种酷刑折磨:拒绝参加奴工劳动,被面壁罚站一年半;拒穿囚服,被刑事犯人群殴四天;拒绝报数又遭毒打;拒绝暴力洗脑转化,又被强制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长达两个月时间……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罗建荣从县城回家又无故被洪门镇镇政府、洪门镇派出所、洪门镇付前村政府人员警察非法抄家绑架拘留5天。

2、会计师姚爱英两次被非法判刑共七年半,数次被绑架关押

姚爱英
姚爱英

姚爱英,女, 五十六岁,江西酒厂退休会计。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患有偏头疼、神经衰弱、肩周炎等多种疾病。修炼后无病一身轻。学大法后,心胸自然而然就变得宽广了。婆媳关系变好了、家庭和睦了、内心愉悦、身心健康。

二次非法判刑共七年半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七日,姚爱英因学生课本中有污蔑大法的内容,为了让老师明白大法真相,不受中共谎言的毒害,到南城实验中学教师宿舍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老师举报。南城县国保大队警察黄耀辉带人闯入家中,非法抄家,抢走电脑主机、电脑光盘、真相资料、法轮功书和磁带。二零零三年六月三十日被南城县法院枉判三年。

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姚爱英在宜春地区分宜县广场张贴法轮功真相不干胶时,被人恶告,遭分宜县国保大队警察非法抓捕。姚爱英刚被劫持到公安局,一个警察就用巴掌劈头盖脸地猛烈扇她的耳光,将她打的鼻青脸肿、嘴里鲜血直淌。三个警察侮辱她的人格,欲将她强行按倒跪下,姚爱英就是不跪。警察就将她一只手高高地挂铐到不锈钢做的隔墙上,然后用力拽她另一只手的手铐,每拽一下她全身就撕心裂肺的剧痛。酷刑折磨她几个小时之后,又将她双手铐在凳子上。

二零零九年十月,姚爱英被分宜县法院非法枉判四年零六个月。同年十二月二日被非法劫持到江西省女子监狱迫害。

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

二零零七年仲春的一天清晨,南城县国保大队警察朱应发、刘鸿海带着一帮人从邻居家的院子翻墙闯进姚爱英家。一入室就如强盗般翻箱倒柜,没翻到什么“罪证”就将姚爱英绑架到国保大队审讯。这时姚爱英才知道由于县城出现了法轮功真相资料,警察怀疑是她散发的就绑架她,非法审讯直到十点多钟才将她释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夏季的某日深夜十一点多钟,南城县国保大队警察朱应发、刘鸿海又带着一帮人再次从邻居家的院子翻墙闯入她家,一进屋又翻箱倒柜,没翻到什么又将她绑架到国保大队非法审讯,审讯时她才知道绑架她又是由于县城出现了法轮功真相资料。审讯直到凌晨三点多钟才将她释放回家。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四日,姚爱英被南城县国保大队非法关押在抚州市看守所三十六天,原因是南城县国保大队怀疑她发真相资料。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四日中午十二点左右,姚爱英在南昌市一法轮功学员的家中被南昌市东湖区子固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日傍晚六点左右,姚爱英被南城县的公安警察劫持回南城县,被非法关押到抚州市看守所。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姚爱英骑电瓶车送同修罗建荣回家,无故遭洪门镇政府人员绑架、非法关押了五天。此期间,他们还遭暴力灌水取尿等极其野蛮的手段对待,并被强行拉到医院做一系列的体检。

3、官水娥遭一次非法判刑、两次非法劳教共七年牢狱迫害、多次被非法关押

官水娥
官水娥

官水娥,女,六十四岁,南城县水泥厂退休职工。官水娥生活在一个大家庭中,每日除在水泥厂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外,还要操持一家大小的吃喝拉撒和琐碎家务。天长日久,不仅身体落下一身的病痛,脾气还越来越大。咽喉炎患了十多年,不能吃油炸的食物,一吃就上火咳嗽不停。右手臂是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每年一到春季,整个手臂根本无法上举。还患了十多年的腰椎病,只要下蹲就起不来,要咬着牙齿吃力地慢慢扶着东西起来。由于受无神论的影响,不明白人生活着的意义,心胸越来越狭窄,经常在麻将桌上空虚地打发日子,对家务活也打不起精神料理。

一九九七年十月,官水娥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走进了法轮功修炼者的行列。炼功一段时间后,她明显感觉到身体里有一股热流在流动,原来不能吃的东西都可以放心吃,腰痛也慢慢好了。到第二年春季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右手臂竟然也可以举起来了。更重要的是,她戒掉了多年打麻将的瘾好,用“真善忍”的标准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成为了家中的贤妻良母,悉心照顾因酒精中毒而患上老年痴呆的公公和大家庭中的其他老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官水娥到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家去串门,被南城县公安局五、六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绑架到了看守所非法拘留半个月。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七日,官水娥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踏上了去北京上访之路。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二十一日被送回南城县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官水娥的家被抄,家中的法轮功书籍和手抄的法轮功经文被抄去。一个月后,她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送往江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四年一月份,南城县公安人员以有人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为由,将官水娥从家中强行绑架并非法抄家,将她关押在金溪县看守所一个月。恶人对她进行经济勒索,被她拒绝。

二零零五年三月“两会”期间,官水娥与两个法轮功学员在一起交谈时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迫害。十一月份,再次被送入省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官水娥又一次经受了关小号、奴工劳动等非人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官水娥正在家中照看刚满月的小孙子时,被南城县公安人员闯进家中强行绑架,将她刑拘在看守所并予以逮捕。二零一二年一月份,官水娥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送入江西省女子监狱迫害。

4、江友香遭两次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判刑,共八年牢狱折磨

江友香
江友香

江友香,女,五十二岁,原南城县水泥厂退休职工。江友香自小身体就是小病不断。读初中时,因为路远没时间吃早饭,经常饿着肚子上学,小小年纪就患上了胃病,糯米、红薯、芋头一类的东西从不敢吃。十五、六岁时,又得了支气管炎,一咳嗽就要吃药、打针。因身体虚弱,每年都要中暑。背部经常感觉有冷风灌入,早早就要穿上棉袄。生女儿时又落下了月子病,漏尿、痔疮、两眼酸痛。江友香人长的漂亮,又泼辣能干,平时总是争强好胜,个性偏执,得理不让人。满身的病痛和固执的个性让她感到人生活得又苦又累。

一九九八年五月,江友香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坚持炼法轮功五套优美简单的动作,坚持阅读《转法轮》等法轮功的书籍,不断要求自己同化“真善忍”的法理;渐渐的,满身的病在不知不觉中就全好了,浑身上下感到特别轻松,心胸也由狭窄、固执而变的宽广、会换位替别人着想。三十岁的江友香内心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宁静、舒畅。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中共对法轮功血腥迫害的红色恐怖笼罩全国。十二月,江友香抱着向政府讲真相的诚挚之心,踏上了去北京的依法上访之路。在北京被绑架后,送回当地被关押在南城县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因拒绝转化被非法延期迫害七个月。

二零零四年一月份,江友香在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南城县国保大队绑架,大队长邱应良在酷刑逼供时,竟一把抓住江友香的头发,将她整个人悬空拎了起来,江友香的整个头顶霎时火辣辣红肿起来、头部疼痛难忍。被非法关押在抚州市看守所期间,江友香遭到殴打,一个死刑犯人用膝盖顶撞她的腰部,一个女警狠命扇她的耳光。年关将近,在家人的一再请求下,国保大队人员欺骗江友香的丈夫签字担保,假惺惺办理了“取保候审”。家人兴高采烈,忙着采购年货,期盼着一家人能度过一个团圆的新年。腊月二十八日清晨,七、八个国保人员闯进家中,将没穿外衣的江友香直接绑架去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晚上,江友香探望一法轮功学员时,在该学员的家门口遭南城县国保大队人员绑架并被抄家,二零一二年一月份,南城县法院罔顾事实,对江友香非法判刑三年,被送到省女子监狱迫害。

5、黎建华、黎凤秀、刘运女、朱亚兰四人因挂真相横幅遭非法判刑

黎建华,男,52岁。一九九八年上半年喜得大法。在没得法之前那时虽然年轻,但是身体有几种慢性病,如肠胃病、胆囊炎、胆囊息肉苦不堪言。学法轮功之后他身体上的疾病不翼而飞,神清气爽、无病一身轻。他的妈妈、姐姐、妻子看到他身心巨大的变化陆续都走入到大法的修炼中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利用媒体、报纸诬陷法轮功,同年十二月二十日,他和妻子程金莲带上小孩准备去北京上访,把他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的美好向政府反映,还没出县城他和妻子就被公安人员非法绑架。后他和妻子同时被判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二年三月,黎建华和法轮功学员黎凤秀(黎建华的姐姐,55岁)、刘运女(73岁)、朱亚兰(52岁)一起去挂真相横幅,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当时黎凤秀、刘运女、朱亚兰被县公安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后分别被非法判四年、一年、三年不同刑期。而黎建华被迫在外流离失所一年多,回家后还是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之后,他们四人就经常遭到公安局、居委会等人员隔三差五的骚扰。

6、黎凤秀、万国华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晚,为了能使更多的民众明白法轮功真相,法轮功学员黎凤秀、万国华(40岁)带真相资料到临川区东馆镇去发。走在东馆街上时,被东馆派出所巡逻人员搜包并绑架。

二零一零年四月八日,江西抚州临川法院对黎凤秀、万国华非法开庭,秘密判黎凤秀有期徒刑五年、万国华有期徒刑三年。

7、罗兰慧被非法判刑、骚扰、绑架

罗兰慧,五十多岁,修炼法轮大法前贫血、肾虚、感冒三个月就是医不好,走路没劲儿不能工作。二零零九年经人介绍修炼法轮功,第一天晚上学炼功,第二天早上走路的时候就一身轻松,轻飘飘的感觉。她感慨的说:这个功法真好啊!谢谢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出来!

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她在分宜县广场张贴真相不干胶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 二零零九年十月被分宜县法院非法枉判三年缓刑四年。

二零一四年五二十五日下午五点左右,南城县国保大队的教导员吴文才带领国保大队的王华等三个警察,上门骚扰罗兰慧。当时,罗兰慧因外出办事不在家,只有罗兰慧的丈夫在家。吴文才就打电话叫来了610书记王文俊,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公然对罗兰慧家非法抄家,抄去了几本法轮功的书籍及其它一些私人物品。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四日晚上二十三点左右,她与丈夫甘先生(没修炼法轮功)在家中被南城县国保大队队长王华带领几十人翻箱倒柜抄家后绑架。之后罗兰慧被非法关押了三十七天,她丈夫甘先生被非法关押了二十五天。

8、尧小挴三次被非法劳教,一次非法拘留

尧小梅,六十四岁,江西省南城县二压厂职工。一九九八年九月喜得法轮大法。在修炼前,身体非常差,在常人中随波逐流,道德一日千里的往下滑,三十几岁身体就患了好几种疾病,有胃下垂、严重的贫血、妇科病、头痛得很利害,走路没力气,有魂没气的活着。找了不少医生,人家说什么就相信什么,吃了不少的药。西药、中药、草药,一年到头几乎都是药。医生说:这是慢性病,一下治不好,没办法。就这样年复一年拖着有病的身体,加上又下岗,生活没着落,还要到处去找工作。

就在这苦上加苦的时候,朋友介绍她去炼法轮功,说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而且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她一听,世上还有这么好的功法,那我一定去。第二天早上五点钟,朋友来叫她,快到炼功点,听到了炼功音乐,心里很舒服。晚上就请了师父的著作《转法轮》,翻开书看,就被“真、善、忍”三个字吸引住了,边看书就边流泪。神奇的是她只学了三天全身的病就消失了,走路一身轻象要飘起来一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尧小挴为了让政府了解法轮功对人们身心健康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真相,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尧小挴再一次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二年三月,尧小挴将大法真相告诉南城政府部门,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五年五月,尧小挴到朋友家串门,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9、敖桂英三次被非法劳教

敖桂英,七十三岁。一九九七年夏天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她患有眩晕症、风湿性关节炎、胃病、严重贫血、心脏病、心肌缺血等疾病,修炼后无病一身轻,人也显得精神、年青。按照法轮功修炼标准“真、善、忍”做好人,善待亲友、邻居,不仅身体健康,思想也得到了净化,无数事实证明法轮大法是提升道德的高德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一意孤行,非法取缔法轮功。为了让政府全面了解法轮功真相,她善意的去北京上访,结果刚下火车,就被北京便衣警察骗上了警车,关押在朝阳派出所。五天后被送往南城公安看守所。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这一年半承受了种种残酷的折磨。不到一年就被折磨得被保外就医。回到家中,敖桂英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逐渐恢复。第十一天后,劳教所警察又把她送回劳教所继续迫害,她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直到期满才释放。

二零零二年,敖桂英认为法轮大法对炼功人的身体健康、思想各方面提高很快,所以她亲自送上几份师父的经文给政法委和“610”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想让政府人员了解法轮功真相。没想到二零零二年四月一日,公安局朱应发等几个公安人员闯进了她的家,说公安何科长有事找她。那时敖桂英正在吃晚饭,他们要她放下饭碗,说马上就会回来。就这样一去无回,被非法关进了看守所。八个月后,被判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五年五月,敖桂英到朋友家串门,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晚上参加集体学法,被人举报,二十多名公安人员破门闯进,绑架了九名法轮功学员。并抄走了敖桂英的财物,连她女儿的电脑主机、DVD及她女儿寄给她的生活费都抄走,至今还未归还。

10、吴文华和万金仂夫妇一家曾遭非法劳教、关押、抄家

吴文华,男,七十二岁, 一九九六年下半年修炼法轮功。之前他患风湿、慢性肠炎、胃痛、内外痔疮、肛门下垂等多种疾病。肛门下垂严重时走路都会掉,只有自己用手往上顶上去。各种疾病折磨我,生不如死。修炼法轮功三天后就好转了,全身无病一身轻,从此精神起来了,人也年轻了。他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做人,回到工作单位上班,工作中认真负责兢兢业业,不占便宜,无私无我、善待亲人与邻里同事,一直得到单位领导及亲友的好评。

吴文华的妻子万金仂,一九九六年与老伴一起炼功。她曾于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日,在山西被汽车撞飞十七米多远,右眼视神经压伤,炼功前祖传的腰痛病很厉害,不能久坐,腰伸不直,做不了事,还患有严重的胃病。自从炼功后全好了,这十几年没花一分钱医药费。心胸宽广不与人计较了,善待老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吴文华还在河北上班,单位保卫科的人打开他的箱子,抄走大法书籍若干本、师父讲法录像带一套、收录机一台,价值上千元。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的一天早上8、9点钟,南城县公安局“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主任邓某一伙冲到吴文华家,非法绑架他夫妻俩到看守所,理由怕他夫妻去北京上访。万金仂说我没有犯法是好人,牢里关坏人,我家还一大堆事要做,家中80多岁的老婆婆没人照顾。他们没办法,万金仂担心家中老人,吃不下饭,直到出现生命危险,人快不行了,才暂时放万金仂回家。而吴文华在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后才被放回家。

等万金仂身体恢复好一点后,刚过小年下午5点多钟,万金仂在做饭,不法人员又到吴文华家把万金仂骗到看守所。当时鞋子都不让换,万金仂只穿着一双拖鞋,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万金仂说我一身病都炼好了。他们说还差一个劳教指标,于就把万金仂非法判三年劳教。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吴文华和万金仂又被关到派出所。南城县国保大队的人问吴文华家里有什么东西?吴文华说有一些法轮功书和师父讲法录像。当时吴文华家的钥匙在他们手上,他们就拿吴文华家的钥匙非法抄家,抄走法轮功书籍若干本、师父讲法录像带一套和其他书籍。他们每次抄吴文华的家都没有任何证件。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吴文华家一家四口在吉林省长春市大屯镇打工谋生。南城县国保大队人员伙同当地派出所人员同时绑架了他夫妻二人和女儿。他和妻子被非法拘留了四十五天,而女儿吴美金却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吴文华夫妇被非法关押迫害四十五天后,本应让他们回家,却被“610”人员强制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他们强迫吴文华写转化书,吴文华说我不识字,“610”人员刘国栋就经常打他。

二零零一年,“610”办公室头目不知道吴文华在哪里,就逼迫单位将吴文华开除,并且把单位发的每月200元生活费也停发了。多次的迫害使他们全家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11、黄婉琴被非法劳教三年

黄婉琴,六十三岁,南城县农商银行干部。修炼前由于夫妻关系不好,心里总有自杀的念头。一九九八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明白了自杀是有罪的,从此以后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二零零零年三月被非法冤判劳教三年。在以后的敏感日子县保国大队、城关镇综治办、居委会的人经常上门骚扰。

12、徐春霞、饶春林 熊燕在集体学法时被非法关押

徐春霞,女,四十三岁。一九九九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患有慢性胃炎、胆囊炎、肝內胆管结石、关节炎等多种疾病。 修炼后她的病好了,家庭也和睦了,和婆婆的关系也改善了。

二零一一年四和她和同修一起读法轮功书时被一群便衣绑架到南城县公安局,之后被非法拘留在抚州看守所一个月。这次迫害给她的家人身心造成了极大伤害。她婆婆因为担心她气的心脏病复发住院,她丈夫担心她两次差点出车祸,她女儿正值小学升初中的关键时刻,因为担心她,学习成绩从全年级第二名退到一百多名。

熊燕,一九九九年夏季修炼法轮功后,她的过敏性鼻炎、妇科病,尤其是很严重的皮肤病,之前发病时至少要吃药打针半个月以上。学法轮功后病好了,身心喜悦。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法轮功遭铺天盖地的迫害,中共通过对亲人单位的威胁恐吓等各种方式迫害熊燕,使刚开始修炼不久的她在高度精神压力下放弃修炼几年。后来由于身体上的病又开始复发,二零零六年她又从新修炼法轮功,身体日渐舒缓。二零一一年四月她和同修一起读法轮功书时被一群便衣绑架到南城县公安局,之后被非法拘留在抚州看守所。从此之后她和家人受到多次骚扰、恐吓,使她和家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饶春林(男),曾经三次胃出血、咽喉炎、坐骨神经、颈椎痛、双肩见风就痛、脚踝骨受伤走一点路就痛。最后一次胃出血医生建议胃要切除一部份,咽喉炎说一点话声音就嘶哑,医生说要把扁桃腺摘除。过去的日子吃喝玩乐、打牌赌博是生活中的主要部分;单位上班时吃、拿、卡、要也是常事。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五日,饶春林第三次胃出血住院时,亲人介绍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之后他的病神奇的好了。从此以后他在生活工作中处处都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以前的坏习气再也没有了。

二零一一年四月,他和同修一起读法轮功书时,被一群便衣绑架到南城县公安局,之后被非法拘留在南城县看守所。

13、王汝兰遭多次上门骚扰

王汝兰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后咽喉炎自然就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后,王汝兰受到县保国大队、派出所的多次上门骚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