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最后的时间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七日】二零一九年师父的讲法,我总共读了四遍,其实是想读五遍的,但是时间关系,还没来得及完成心里的这个目标。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很多事情以前我不想讲,我也不能讲。讲出来那个难就变的更大,就变的更麻烦,因为旧的因素它们觉的你把这个事情给捅破了,那些人心去不了了。它们甚至于会使这些人因此而走向反面,出现更大的麻烦。”[1]

那么,今年的讲法,师父却象直接揭盖子给答案一样把病业和旧势力的来龙去脉说的一清二楚。个人悟到,时间真的不多了,已经不需要“谜”了。

想想自己,真的达到标准了吗?没有,还有那么多执著,还有自己尚未意识到的执著,还有那么多人尚未得救。心里其实非常非常着急。但是作为大法弟子,着急是人的心态,还是要落实到行动中。师父明示:“做到是修”[2]。想想修炼已经不单纯是个人圆满了,是兑现曾经对师尊、对众生许下的承诺。

近期看到许多同修在写关于党文化的文章,我也深有感触。记得很久前就发现自己说话喜欢每句都加上一个“我”字。我怎么怎么,我如何如何,我这样那样。听起来也不是什么病句,但是自己说多了都觉得不舒服,心里不舒服,好象天下只有“我”无他的非常自我的感觉。但那时就只是把这当成一种语言习惯,也想过要改,目前也不知道改了多少,应该还是没改全。就在前几天晚上,读了几篇交流文章,然后去洗漱了,当时就感觉满脑子都是被“我”给轰炸了,好象漫天都是强大的“我”、“我”、“我”,象冰雹一样砸到我头上,心里特别难受。经过许多分析、向内找,我看到了是那个党文化中以自我为中心的东西被暴露出来了。然后我做了一件事情,希望同修不要多想。我特意对比了两篇交流文章,一篇是大陆同修写的,一篇是美国同修写的。大陆同修文章大部份语句,都是“我”开头,而美国同修文章中几乎看不到“我”。我们在这个党文化的环境中不停的浸染,已经不知不觉的变成了那种以“我”为前提的思考模式。真的很可怕。

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到了时时刻刻对照法,不正的立刻否定,随时修好自己的时候了。修炼人不可能没有人心,而每一念出来时,第一时间发现不对就纠正过来。然而有时候,我们不是不知道那一念不对,那是执著,而是背后还有一颗“不愿意”放弃它的执著心。对自己的喜好,那个“不愿意”是时候扔掉了。

师父告诉我们:“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就这样想它们死,它们就会被清除”[3]。

近期对自己的执著、观念、人心,都会在发正念的前五分钟重点清除,效果还是很明显。对党文化,我想自己也必须采用这个方法尽快的去掉它。

今天学法,师父说:“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4]

以前一直认为是指直接参加师父讲法班的同修,今天突然悟到,其实也包括我们没见过师父的大法弟子。师尊亲临救度,这难道不是我们最最幸运的事吗?还有比这更幸运的机会吗?师父无量的慈悲,是我们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无法想象的,我们一念达到标准了,那一难就迎刃而解了,这背后师父为我们消了多少业呀!

珍惜师父给我们的最后机会吧,万古机缘,稍纵即逝。

个人浅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27/珍惜最后的时间-389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