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宝鸡市工程师骆效云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陕西省宝鸡市电信局线路工程师骆效云,62岁,毕业于长春邮电学校(后更名为长春邮电学院,现已经合并于吉林大学),1997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在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骆效云被非法开除公职,2004年5月被绑架、非法判刑7年,在渭南监狱遭残酷迫害。

1999年7月22日,宝鸡电信局让所有职工包括修炼法轮功的人到会议室收看中央电视台关于非法取缔法轮功的宣传,随后就将骆效云从单位机关办公室调到公安科看大门,每月只给150元生活费,后来又将他关进一个小房子里,找四位身强力壮的小伙子看管,特别是公安科科长张建军,还有成小庆(骆效云被调到营业部门时,此人是营业部门的副经理,跟骆效云还是好朋友,后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为了能升官,就仇视炼法轮功的人)。他们一看骆效云在网吧看学员给江泽民写的几条建议,就给宝鸡市经二路派出所打报告,后来派出所将骆效云抓去蹲了大半天黑房子,里面又是屎又是尿,臭不可闻。赵学军(总经理)非法开除骆效云的公职,后来被调到陕西省邮电管理局管理工会,成小庆后遭了报应,他贪污了几千元钱,官丢了不说,还患了几年糖尿病、上不成班。

2004年5月27日,宝鸡市马营巡警队将骆效云从单位骗出,也就是骗到巡警队,将他通身的东西搜查出来,送到宝鸡市金台看守所,一到看守所将衣服扒干净,送进关押犯人的号子里。同年7月1日,宝鸡市610、金台区610、宝鸡市电视台、宝鸡市工会、宝鸡市团委,还有一些部门,拿着摄像机,只要骆效云对着摄像机说一声:我以后不再炼法轮功了,就可以回原单位上班了。骆效云当时义正词严地对他们说:“不,我不会说这种话,法轮功我是炼定了。我原来患有结核性肺炎、还有黄疸型肝炎、贫血、近视、全身瘙痒等等疾病,是法轮功给我治好的,你想想我会放弃吗?”

市610头目还说,“我是市公安局局长委托来的,让我转告给你,他最近很忙,没有时间来,他说,你那个单位不错,他很同情你,只要你放弃法轮功,他拿人格担保,一定让你回原单位上班。”骆效云说,“我该说的话我都说了,让我放弃修炼那是绝对办不到!”他们一听骆效云这么说,就收起摄像机全都走了。

2005年7月份左右,骆效云被非法判7年大刑,送陕西省渭南监狱,关在六分监区。自从六分监区长屈世宏到不知是省上还是北京开会后,就不一样了,开始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屈世宏抽调杀人犯毛焜(原是渭南市汽车队的)、杨玉海(宝鸡市陈仓区)、石彦飞(延安市黑社会人物)等到六分监区开会,这些犯人回来后对法轮功学员骆效云和张拴财大打出手,他们搬来电视播放“天安门自焚”伪案,骆效云告诉他们那些人都不是修炼者,有很多破绽让他们自己看,后来电视也不看了,就强制骆效云和张拴财坐小板凳,要求前不露手、后不露肘,不达到要求就打;还逼迫法轮功学员抽烟、不抽烟就打;还逼迫骆效云和张拴财站的直直的,两腿之间夹上两三张纸,掉下来就打;还让骆效云和张拴财看黄色图书,不看就打;还让骆效云和张拴财骂师父,不骂就打;还让法轮功学员互相扇耳光,不扇就打。骆效云和张拴财拒绝这些犯人的无理要求,遭毒打。毛焜还说,打死算自杀,这是曲连长说的。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打死人的比例是千分之二,渭南监狱关有4000多个犯人,也就是说只要打死在9个人之内,他们都没事。毛焜隔三差五把骆效云叫到管事犯办公室,打一顿;有一次把骆效云叫到犯人医务室打得到处流血;那天晚上骆效云大便急要上厕所,毛焜在厕所左右开弓,打的骆效云脸都变形了,用拳头打太阳穴打的两眼放金星,头一摆动好象有水,两眼散光。

骆效云还曾经被非法劳教迫害,2013年7月23日被宝鸡市610绑架到汉中铺镇一个偏僻的洗脑班迫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