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走过一关又一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三十日】我于一九九七年二月修炼,修炼中的酸、甜、苦、辣,无不透着师父的看护、慈悲,走过了一关又一关……

一、走出家庭关

那年我二十六岁,已成家,我和丈夫三天两头打仗。丈夫脾气暴,素质差,拳脚相加。当时孩子一岁,我想啥时候是个头,离了吧!去娘家的嫂子家。嫂子有一本新书《转法轮》,说是本修炼的书。我拿回家拜读一下,看第一遍时就看到了法轮在我家灯上旋转。当时,同修们说我根基好。从此,我下定决心,选择修炼。不离婚了。

但丈夫处处阻挡我,不让我修炼。师父讲:“而黑色物质多的人,就象工厂生产产品一样,多一道手续,人家来的都是现成的料,他来的是坯料,得从新加工一遍,得经过这么一个过程。所以他要先吃苦,把他的业力往下消,转化成白色物质,形成德这种物质之后,他才能够长高功。”[1]我想自己可能就象师父说的是坯料。他打我骂我,我也要修炼。

丈夫是一个买卖人,一走半个月,他不在家我大量学法,是我最快乐的时候。逐渐,在我心里有一个强大的怕,怕他撕我的大法书。我在这个家学法是不公开的,邪党迫害、丈夫不支持,多少年中午我没睡过午觉。因丈夫不让炼功,我都是中午把五套功法炼完,丈夫一進屋,我就去院子拔草,丈夫一走,我就進屋看书,一分一秒都特珍惜。

学法中,我做到师父说的:“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1]多少次挨打、挨骂,我心里想是提高心性、消业,是好事。

社会压力下,丈夫、公婆让我在家庭与大法中选择:不学就留下;学,回你家!我选择了大法。父亲给我找村上最会说的人来说服我放弃修炼。我说:“人有信仰好,心中有善,这佛法我修定了。”父亲又拽着我把我送回婆家,说:你跑就从婆家跑吧。我父亲也不要我了。晚上,丈夫再打我,不让我修炼。我说:即使离家出走我也修。丈夫蔫了,说:“学吧。”

就这样在家可以堂堂正正修炼了,三点五十分我可以和全世界大法弟子同步炼功,家里还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

丈夫即使是块再硬的石块,在佛法下也被熔化了。我悟到,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2]

二、走出病业关

我家亲戚是搞工程的,丈夫也出来做工程。我成了他的贤内助――给工人做饭、记工、发工资。

二零零八年,我下身长了一个象黄豆粒那么大的硬疙瘩,这个疙瘩逐渐膨胀,非常疼,每天象有个针扎似的,多半年后长到小鸭蛋那么大。我不把它放在心上,再疼也没耽误我做三件事。心想,几年家庭关都过来了,这点病业算什么!师父在给我消业,净化身体。慢慢的这个包上又长个小包,小包红紫色,一挑就放出一大堆紫血,用一堆卫生纸才擦干。丈夫也知道我这些年在过病业关,没吃过药,尊重我的选择。第二年在老地方又长出一个包,和以前一样,多半年的时间长到鸭蛋大,上面又长出一个小包,用针一挑,这次排出的是黄水。

当晚我做个梦:有个声音问我这两次关怎么过的?我说都是用针挑的。这个声音说我关还得过,不能用针挑。我想:如果是我的业力我承受,如果不是,绝不承认旧势力对我的身体迫害。第三年,那个长包的地方又长出一个包,半年象鸭蛋那么大。这次丈夫不干了,非要带我去医院,我就加大密度发正念。第二天,他就把这个事忘了。

师父说:“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3]弟子听师父的,我把生命交给师父。这一念,晚上,我要大便来不及了,这个包自动打开,排出干干的、黑黑的、粘粘的象黑芝麻糊形状的东西。

第四年那个地方又长出一个包,半年又长到鸭蛋大,然后自动破了,当时穿着棉裤,棉裤全湿了。从此彻底好了,四年四次。无比感谢恩师给弟子净化身体。

三、走出情关

随着环境变好,丈夫人也变了。身边的人常对我说:“嫂子,看着哥点,现在谁有钱不朝三暮四。”我开始对丈夫有了疑心。一天晚上丈夫和我在客厅,他手机响了,他不接,说坏了,不能接。我悟到师父说:“咱们说这个真傻的傻子吧,这个理在高层次上整个都反过来了。傻子在常人中不可能干大坏事,不可能为了个人利益去争去斗,不求名,他不会损德。”[1]我当时想到自己是傻子,不动心,就不动气了,就过来了。丈夫一个月在家吃不上五顿饭,几乎都是半夜十二点、两点钟回来,我那时怨恨心上来了。

有一天,儿子发现他爸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吃饭,那个女的才二十多岁。儿子给他爸打电话说:“看见你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吃饭了。”丈夫接到电话二话没说,马上就回家了。儿子当着他爸爸的面告诉我,那个女人是他爸的“小三”,他爸哑口无言,只好承认。

我与那个女人通了电话。她说与我丈夫鬼混三年了,不能那样做人,自己错了。丈夫也向我认了错。我不再盯住丈夫的不足,他晚上什么时间回来,我都迎接他,我说回来就好,有家就好。我找找自己,对丈夫的疑心、怨恨心、瞧不起和看不上他、妒嫉心、争斗心、利益心、色欲心……一找太多了,都是自己应该修去的心。丈夫的存在也是为了我的提高、成就我的,我得感谢他,他多苦。师父要我们做无私的生命,为别人着想。现在,我只能要善心、慈悲心,对谁都好。自己一有不对的念头,看看自己哪个心出来了,灭掉它。

有一天,丈夫回来满身的酒气,让儿子去拿我的身份证办贷款。儿子说:“有钱多花,没钱少花。”我也说了两句,不同意他贷款。丈夫就冲我来了,他比我高,向我的脸上擤鼻涕,一边脸擤一块。我乐呵呵的说:“一天挺辛苦了,累了,休息吧。”他躺在床上,我把他的衣服脱下来,他也乐了,抱着被子去客厅睡去了。我照着镜子擦着他刚才擤给我的鼻涕,冲着镜子说:“修炼真好,有师父真好。”

丈夫变了,手机也不再设静音了,回家吃饭的次数也多了,也不太骂人了。在孩子面前,我时常说丈夫好,在丈夫面前我说儿子好,他们父子俩关系也溶洽了。

四、讲真相 做我该做的

我自身就是真相,大法给予我太多,从一开始讲真相,无论干活、买菜、办事,我看见人就讲,主动跟人打招呼,讲法轮大法好。真相资料来了,同修没时间发,我就自己到农村去发资料,一家不落。有一次,我头一次進那个村子,看见一里远外有一家亮着灯,狗还在汪汪叫,大概是一个场子。我在心里说:狗啊,我来这里是来救你家主人的,希望你也得救,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把我的意念打过去,果真这个狗不叫了。我迎着灯光走过去,一直到主人家门口。大狗正摇头摆尾,高兴迎接我。这只狗还不是一只小狗,而是一只大狗。我感受到师父的保护和加持,与法的超常。

逐渐,我们开始讲清真相,劝“三退”保平安。我在我们村挨家挨户去劝“三退”,然后又开始在大集上对陌生人劝三退,保平安。我修炼前就爱说话,现在我利用这方面特长,见谁几句话我就能進入主题,讲法轮功是什么,讲中共为何迫害法轮功,讲“天安门自焚”是伪案,讲大法洪传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

婆婆向丈夫打小报告,说我串大集讲法轮功,劝人“三退”,丈夫说:“她讲就讲吧。”我们是搞工程的,在工地,遇到各个工种的头头我都讲大法真相,给头头讲完又给工人讲,经我讲过真相的百分之八十都做“三退”,特固执的人我也不放弃,一次次给他们机会。把工地的人都讲遍了,工程也完工了。师父就又给我换个工地。我在心里跟师父说:“谢谢师父,我做了我该做的。”

后来我在大城市安了家,我又开始在街上面对面对形形色色人讲真相,上午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劝退。现在我特别注重讲真相质量,讲一个就让他真正明白真相,只有这样发自内心“三退”才能得救。

我每一天都过的很充实,天天快乐,没有压力,有使不完的劲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