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丹东市王长龙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三十日】辽宁省丹东市孤山镇法轮功学员王长龙,男,今年四十六岁,原辽宁省丹东市孤山镇政府职员。王长龙坚持法轮大法(法轮功)“真善忍”信仰,曾遭中共当局非法拘留、劳教、判刑。

以下是王长龙从二零一六年六月到二零一九年六月所遭受迫害的情况。

一、在丹东市看守所被迫害四个月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王长龙在东市市区内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人恶告,被丹东市六道沟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丹东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月。

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丹东市振兴区检察院对王长龙非法起诉。二零一六年九月九日,振兴区法院对他非法庭审,诬判他三年徒刑,罚金五千元。

在丹东市看守所期间,看守所强迫王长龙和其他关押人员一起做锡纸活,锡纸本身就有毒,正是初夏,看守所里面很炎热,汗流浃背,加上心情压抑,诱发他以前癫痫病发作,昏死过去,全身抽搐,醒来后头非常痛,恶心呕吐,半天不能吃东西,胳膊和大小腿的肌肉都抽得很疼。

二、在沈阳监狱里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月中上旬,王长龙被辽宁省丹东市看守所非法送到辽宁省沈阳监狱城,先在“服刑人员新收处”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王长龙被非法分到辽宁省沈阳第一监狱第十九监区。第十九监区又叫高戒备监区,内设禁闭室(小号)、集训室、新收服刑人员培训室。王长龙在这个监区的“新收服刑人员培训室”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期间,王长龙亲眼目睹了法轮功学员胡占亭(男,七十多岁)被迫害的情景:胡占亭喊“法轮大法好”并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狱警派服刑人员中的几个杂役折磨胡占亭,其中有个杂役的小头目姓车,人称“小车子”,是第十九监区的宋监区长手下的残酷打手,他恶狠狠的把胡占亭铐在了老虎凳子上,连人带凳拖拽到了禁闭室(小号)里,一个恶警拿着高压电棍,来到胡占亭跟前,“啪啪啪”的恶狠狠的电击胡占亭十多分钟。王长龙当时在隔壁的新收人员培训室,听到胡占亭依然高喊“法轮大法好”。

胡占亭至今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第十九监区。三年来 ,胡占亭坚决不“转化”(放弃法轮功信仰),被多次非法关入禁闭室,被十九监区恶警用高压电棍电击七次,但他坚决不承认罪犯身份,不穿罪犯服。

当时王长龙和法轮功学员刘喜安被关押在第十九监区新收人员培训室,刘喜安亲口对他说:“我刚来到这里(新收人员培训室)的时候,被小车子强行铐在了老虎凳子上,一连铐了四、五天,白天晚上铐着,非常难受,刚下老虎凳时腿都不会走道了。小车子抽烟时还用燃烧的烟头,烫我的脸好几下,我脸上好几个地方都被烫伤了,非常疼,他在旁边看着还觉得挺有意思,拿我取乐。”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王长龙被劫持到辽宁省沈阳第一监狱第七监区,直到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共被非法关押两年半。

在此期间,他被强制劳动,在服装车间里做奴工,做服装,他用大铁剪子“剪兜口”,右手的手指被磨出血泡,硌的非常疼,后来只好戴手套干活。

每天早上六点出工,晚上六点到六点半收工,每天工作十个小时。车间里,夏天热的汗流浃背,冬天冷得腿脚发凉。每个月只发三、四十元人民币的所谓劳动报酬。食堂伙食极差,几乎天天土豆、萝卜、白菜。

王长龙的心情压抑,癫痫病复发,在狱中发作十几次,最多的一次是二零一九年三月份,一个星期内癫痫病发作三次。每次发作,他都要昏死过去,全身抽搐,醒来后头非常痛,恶心呕吐,半天不能吃东西,脖子、胳膊和大小腿的肌肉抽得很疼。

二零一九年春天开始,每天晚上七点到八点,狱方就逼迫王长龙和其他人员在监室里坐在小塑料板凳上进行所谓学习一个小时。白天干了一天的活,他本来就觉得很疲劳、腰疼,晚上还要在小塑料板凳上坐上一个小时,腰更发板、更疼痛。

按照法律规定,服刑人员白天收工后,晚上回来是休息时间,而沈阳第一监狱却剥夺了这些人的休息权。

法轮功学员王长龙被中共迫害的事实,再一次告诉世人:不要听信中共改善人权的谎言,认清中共邪恶的本质,早日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等邪恶组织。并请国内外人士关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30/辽宁省丹东市王长龙遭迫害事实-388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