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 踏踏实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四日】二零一五年八月,我来到纽约,到今天已经三年多了。我将近期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有不当之处,还恳请慈悲指正。

一、得法

因父母修炼的因缘,我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就已接触大法,也看了大法书,觉得《转法轮》讲的很好,他让人做好人,我想如果人们按着“真善忍”的标准做人,社会会变得更好。

一九九九年五月,大法遭到迫害之前,我与先生因工作关系离开了中国,先生在日内瓦的联合国(UN)工作,我那时在当地边学习语言边找工作。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从明慧网上看到中共开始对大法的残酷迫害与打压。后来又在明慧网上读到大法弟子丁延被中共虐杀的消息,内心感到无比悲伤。当我再打开《转法轮》〈第一讲〉读到:“往高层次上传功,大家想一想,是什么问题?那不就是度人吗?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炼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我一下子明白了师父传的这个法是什么了,也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同修为了证实大法不畏生死,当时就觉得能得到这个法的人太幸运了。我对自己说,我要修炼。

二、走出家庭关

当我真正下决心想修炼,大的考验就来了,就是我的家庭关。先生不是修炼人,非常相信中共的污蔑宣传,强烈的反对大法,反对我修炼。

这个家庭关持续时间很长,从修炼开始一直到现在。一是我对情的执著太深,再者是自己一直没在学法上精進。回想来纽约前,学法断断续续,一直没有连续通读《转法轮》,有时看一遍法得多少个月,就是处在带修不修的状态。当时对修炼没有理性深刻的认识,还认为一直在修,让师父操了很多心。幸好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母亲(同修)不时的提醒中,总算没离开修炼,但还是没有真正在法上提高,虚度了很多时间。

我来纽约后,在大环境的影响下,认识到自己必须走出去讲真相,改变过去的修炼状态。先生看我真要走出去讲真相了,开始三天两头的辱骂,甚至动手打,扔我的东西,毁坏东西,闹离婚,在微信上找各种女人聊天。我从小憧憬美好爱情与生活,刚结婚那些年两人感情也不错,那些所谓美好的愿望一个个全被打碎。加上儿子从四岁起被诊断有社交障碍,是常人眼里的“特殊孩子”;小学、初中進的是特殊学校,先生一直怨我、嫌我生了个这样的孩子,并嫁祸于大法。后来我和先生产生很大的摩擦,再也无法容忍先生随意疯狂的行为,还曾把警察叫到家,虽然他之后有所收敛,但我与先生的关系如冰水,他对我尤其怨恨;我虽表面上做到“骂不还口”,内心却暗暗充满争斗与怨恨。现在孩子们长大上高中了,先生又挑拨孩子嘲笑我的信仰不符合逻辑,要孩子相信科学,不要有信仰,孩子们开始受先生影响。我有时急得哭了,认为是自己修不好,还把一家人往下推,也想去掉对先生怨恨的心,却去的很艰难。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要放下情,慈悲对待先生,去掉争斗心,嫉妒心,从内心对别人好,而不是抱着什么目地的去做。我应该学会堂堂正正的去修炼,不是修别人,是要修自己。我开始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学会了向内修自己,逐渐在法上归正自己;过程中也让我体会到发正念的威力,重视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先生的黑手烂鬼。现在我已逐渐能放下对先生的情的执着,渐渐从情中走出来;还可以参加两周一次的大组学法,平时有大法活动,我告诉先生这是制止中共对好人的迫害,我得离开家两天,先生不再象以前一样大吵大嚷,还担负了照顾孩子的任务。

三、讲真相中修自己,救人才有力

二零一六年四月至七月,我在帝国大厦景点,那三个月,感觉自己在修炼上收获很大。记得刚去帝国大厦,还没出地铁口,怕心就让我的两腿不想挪步。我开始背《洪吟》,求师父加持,还是不想出去,就坐在地铁里读《论语》,看着一辆一辆火车在我眼前驶过。从地铁站到帝国大厦走路不过三~四分钟,当时对我来说是那么长。

在师父的鼓励加持下,我迈出讲真相证实法的第一步,救人的正念一出,脑子里其它的杂念就削弱了。那段时间劝“三退”成功的很多,一车车的中国游客过来,平均每天都劝退十个人左右。但呆的时间一长,人心渐渐开始滋长,讲真相的力度就不如之前了。我开始苦恼,但不久前一件事让我真切的体会到向内找才能提高心性,心性提高了,周围的场也会跟着发生改变,救人就会有突破,因为救人的力量全是来自于法。

那一天,在帝国大厦前,我手里拿着资料,那时刚好没有中国游客,我看到对面两位同修开始在聊天,心中不由的生出不满的一念及看不起同修的心。心想:“同修,你们是来景点讲真相的吗?怎能在这聊天呢?”就在生出这一念时,我面前走过来三个中国游客,我赶紧迎上前打招呼,当我刚要把小册子递上时,其中一人极不耐烦,一副凶恶的样子朝我摆手,意思是你走开。看他们表情很恶劣,心想再讲可能会把他们弄呛了,我就没再接着讲。他们三人继续向前走去。看着他们刚才那反应,我必须向内找自己,否则他们不听真相就不能得救啊!我一下子找到了刚才瞧不起同修及埋怨的心。我对自己说:“哎呀,我到这里来,才不过站了一小时,却生出这么多心来,我这哪是来讲真相的?我这不是往这个场里加不好的物质了吗?再者看到同修有不当之处,我应该善意的提醒,怎能生出其它心呢?”这个念头一闪,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抬头一看,刚才那三个中国游客还在前面不远处的路口等红绿灯,我对自己说,他们远道而来不就是听真相来的吗?我要走过去跟他们讲讲试试。于是我追了过去,非常耐心的,语气平静的跟他们说:“这份资料是免费的,这是在国内看不到的真相资讯。”刚说到这,其中一人快速的从我手里把资料拿了过去,象在抢东西一样,我感到他是那么的想接过真相资料。那一瞬间,我真真实实感到了向内找的强大威力。因为我向内找了,法的威力解体了另外空间邪恶的因素、败物,心性提高了,再讲真相对方就听進去了。

四、救人急,师父领来有缘人

我们都知道正法在飞速推進着。在救人上,师父着急,而只要我们有救人的心,师父就会把有缘人领到跟前。二零一六年九月份我在联合国找到了一份工作。在同修们鼓励下,利用午休时间,我在联合国大门口讲真相。这个景点中国游客一直很多,我从办公室走出来再方便不过了。说是方便,一开始还是怕心重重,怕同事看到笑话,怕碰到我先生一番折腾。后来想想,我在做最正的事情,怕什么呀!还是一个信师信法的问题。我努力克服,对自己说:不要多想,就抱着最纯净的心做事。逐渐地我发传单接的人越来越多。如果碰到有人不想接,我就非常客气的回答说:“没问题”。我告诉自己要把持好尺度,不要强迫对方,因为西方人不愿意被强迫。毕竟我们自身的形像也很重要。

某天,我在发揭露中共活摘器官报导的报纸,站了很久,来了一位西方人,是位女士,她接过报纸时说:“谢谢,这次我接了。”她这句话鼓励着我。我悟到,人们的观念总会改变的,在我之前,不知有多少同修站在那里,我们坚持不懈的讲真相一定会打动人的心。

二零一七年冬天,我还在联合国的另一组织工作,有一天下大雪,因为预报有暴风雪天气,联合国决定第二天关门,但发的短信通知我没收到,第二天早上我又坐车去了办公室才发现不用上班,我在办公室工作了一会儿,午饭时间又去了主楼游客参观入口处。大门紧闭,路上也没几人,我想等等吧,也许能有中国游客来。一转身看到对面马路上一家三口,是中国人面孔。我上前跟他们打招呼,得知还是老乡,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全家同意做了三退,我还给了他们一本《天赐洪福》真相册子。我觉得我那天上班真是上对了,因为有缘人在等着我们。

还有一次,心搅在常人事里,利益心、名利心往外冒,给自己找各种藉口,午休时不想出去发资料,但最终还是生出正念走出去了。我在路边发传单,一会儿就看到同一个办公室,坐在对面的一个中国同事迎面朝我走来,他一看见我就笑着说:“你辛苦了!”因为刚与他认识,办公室里也不方便,还没找到机会跟他提三退,现在遇到他,这不是很明显要让他听真相嘛!我接过他的话说:“谢谢!不辛苦。对了,你在国内听过三退这回事吗?”我接着自然热情的跟他讲了起来,他说知道一些事,说他不信共产党。我就继续给他讲,他很痛快的答应做三退。我递给了他一本真相小册子,他连声对我说谢谢。他离开后,我内心很感动。师父慈悲,我只是有了一点点正念救人的心,师父就把有缘人送到了面前。还有一次是雨天,午休时我来到固定发传单处,那地方离联合国大门口不远。因为下雨,过往的人不多。我仍继续打着伞站在雨中发资料,而且告诉自己要站得很规矩,因为我们的外部形像很重要,尤其在联合国这样的景点前。一会儿,我看到联合国的人事管理部的大领导——助理秘书长走了过来。我赶紧递上一张英文传单,她愉快的接了过去。我又一次很感激师父的安排。不管你的官多大,师父会给每个人了解真相的机会。

当然也有修炼状态不好的时候,有时人心翻滚,执著心强,满脑子你争我夺,没有正念,午休时段尽管我站在联合国门口发资料,几乎没人理会我。我悟到,做大法事情,心性没到位,救人就没有力量。后来我午饭就快点吃,吃完学几分钟法,尽量抑制自己的人心,让自己保持很强大的正念,讲真相效果就会好一些。
记得之前感觉没法讲真相,胆颤心惊不敢迈出讲真相这一步时,有位同修说你不用讲真相,你站在联合国门口就是真相,这话我一直记着。我对自己说:哪怕做一点点,也要去做。记得一次联合国门口来了一车中国游客,看上去不是很凶,但被中共洗脑得很糊涂,给他们讲真相,她们挖苦我说:“看你还挺年轻,怎么不找个正经工作,挣这份钱(指我们为挣钱而发资料)。”这种话听过不只一次,每当听到这话我会告诉他们:“我有工作,就在联合国大楼里工作。”她们一般反应都很吃惊,我就给她们看我的门卡,顺势给她们讲真相,告诉她们中共用谎言欺骗老百姓,并劝三退。记得那次,我给她们真相小册子,那个说我的人很害怕,不敢接小册子,要我把有网址的那块撕一条给她。看到她的样子,想到大多数生活在大陆的中国人被中共吓破了胆,每日生活在谎言中而不自知,真可怜,我就更坚定了讲真相的心,只有大法能破迷救人,也让我对国内每日冒着生死传播真相的同修们更加心生敬佩。

五、学好法是讲好真相救人的根本

我从二零一八年七月加入了全球电话组营救平台,利用晚上时间给国内的公检法司人员打真相电话,给国内迫害严重地区的同修打开救人局面,营救被非法抓捕的同修。这个平台是个修炼的好环境,大家都正念很强,每次交流都让我受到鼓舞,看到自己与同修的差距。我从一开始上平台怕这怕那,到现在可以较顺利熟练的拨打,面对电话那头各种各样的公检法人员,我能做到尽量不动心,尽量平和慈悲的对待,这是法的威力,都是得益于背法。

加入平台后不久,在协调同修的鼓励下,我加入了每天早晨的背法;由于孩子上学,我只能参加三十分钟的背法,时间不长,但我还是努力坚持着。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正念强了,周围干扰少了。例如一开始上平台打电话被困魔干扰的非常厉害,现在这个状态已明显改变;一开始面对一次次响铃无人接的电话号码,我很无奈,后来向内找,修自己,发现自己没有修出善心和大忍之心,没有先他后我的慈悲,有很强的干事心和好多自私的念头,我就努力对照法修自己。就是因为自己的内心发生了改变,有一次打电话过程中,由一开始铃响无人接,到后来有两通对方听了二分多钟电话;还有一次听长达十二分钟。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