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笔 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五日】

一、实修

讲真相的方式主要是以面对面为主,而在我的内心深处,一直有想写文章用笔证实大法的愿望,这与我在人中的一个情结有关,修炼前我很喜欢文学,爱好写作。因为在我们这个地区有文化的同修不多,要想写点东西很困难,真是很缺这方面的人,而我的文化程度也只有初中水平,爱好归爱好,做起来就是另一回事了。这期间我在梦中看到了笔。

二零一三年的时候,在和同修的交流切磋下,我写了一篇法会征稿,过程中写写停停,但还是克服了人心完成了稿件,发到明慧网上,心想:如果被选上了,当然好,选不上,自己在过程中也修心了,而在这之前的每次大陆法会征稿我都没参加,好象与自己没有关系似的。其实是种种人心的阻挡和不在法上的认识。在这方面根本就没修。更没有溶入到整体中来。

之后,我又写了一篇交流文章,是第一次参加法会投稿的体会,那天我坐在床上,边写边思考:修炼是在实践中修,就拿每年一次的大陆网上法会吧,总是观望别人,别人不参加自己也不参加。师父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1]。就在这一瞬间,我感到是师父站在我的身边语重心长对我耳语的这首诗,我回头瞅了瞅,因为我是锁着修的,什么也没看见,可是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师父站在身边散发出的温暖慈悲的能量。

以前学这首诗只是在文字表面上理解,并没有领会到法的博大精深的内涵。这一刻震撼于师父站在身边的点化,我警醒了。师父说:“我们的法会是修炼。”[2]在这件事情上我是漏项的,因为过去我没有用法对照修自己,更没有做到。那时我家里还没有电脑,不能上网,是同修代传上明慧网的,发不发表也不知道。

二零一四年二月份,一位同修跟我说:她看了一篇文章说是我写的,因为我的个人经历她知道,给我的评价是:写的很干净。我一看才知道在明慧网每日文章中发表了。如果她不告诉我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是师父借她的嘴在鼓励我,当时我很高兴,同时,我也有了继续写下去的信心。

有了想在这方面证实大法的愿望,师父就点化我,在梦中经常看到笔,而且还不是一种,开始我不悟,只满足于把自己该写的写完就行了。后来做梦还梦到笔,我的心动了,这不是师父点化我要我写文章证实大法吗?我们这个地区的同修有很多证实法的好的事例,因为不会写,不能拿出来向世人证实大法的美好,真是太可惜了!

师父说:“其实作为大法弟子,这时如果念正,想到的是修炼、是责任、是应该做好的,你就应该把你觉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3]“你能默默的去完成好你所看到的不足,你能默默的做好你应该做的,你把那件事中不完善的部份自己默默的把它做好,众神佩服的了不得,说这个人太了不得!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3]

敬读师父的法,我悟到:同修不会写文章,那我就替同修代笔吧,一年两次的明慧征稿,我们地区不能再空白了,没有人来做这件事情我做。就在这一年的世界法轮大法日,我写了两篇征稿,是采访同修整理成文的。

是人在修,就有人心的阻挡和羁绊,听同修口述,只是粗略的记录,要想写成文章,还要整理成书面语言。开始的时候,怎么成稿,一点儿头绪也没有,憋的脑子生疼。一天一天数着截稿的日子,实在是挨不下去了,我调整了一下状态,利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在家里写稿,先学了一会儿法,学着学着,忽然开窍了。师父说:“我们炼功时周围会出现一个场,这个场是什么场?有人说是气场、磁场、电场。其实你叫它什么场都不对,因为这种场包含的物质是极其丰富的。构成我们宇宙所有空间的物质,几乎这个功里边都有,我们把它叫作能量场还比较合适,所以我们通常就叫它能量场。”[4]

这是一部宇宙大法,里面什么都有,我忽然在《转法轮》的字面上看明白了怎样写文章,师父都已经告诉我们了,我当时站了起来,拿起书翻着,看到大法里面有无尽的宝藏,神笔也在法里面,很快的就有了思路,顺利的完成了两篇征稿。八月末的时候,在明慧网上发表了其中的一篇,这也是我没有想到的。

二零一五年的春天,一次与协调同修交流时,她看了那篇文章,知道是我写的,对我说:原来我们这有人才啊!正好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就要到了,有写稿的同修就找你,你来负责这件事吧。我欣然答应了,并找到了一个能与我配合的同修,一起来做这件事情,她打字,我审稿。目地是在法上更好的提高,同修们也认识到向明慧网投稿的重要性,由以往的不重视到积极的参与。

在整理的过程中,也很费心,有时听同修口述,记下来再形成书面语言。有的是交上来的稿件,写的就不清楚,就不想给发上了。和我配合的同修说:还是整理一下,发上去,重在参与,过程中就是看我们怎样修自己。从同修的话中,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做事有时不认真、糊弄事儿,身上还存在着严重的党文化。并且意识到修炼中“修”的重要性。我尽快地归正了自己,和同修顺利的完成了这个项目。

二、师父的点化

就在诉江的前几个月,有一次,我躺在床上似睡非睡的时候,看见一只大笔在我眼前晃了晃,当时我想这是什么意思呢?这么大的笔是要写什么呢?还是有什么别的事要做,师父在点化我什么?

当诉江开始后,我们这儿的同修都来找我,起初网上是没有模板的,想起诉大魔头,可是谁都不会写诉状,同修急的不行,我的电话简直成了热线,每天同修不断的来找我,其实我不懂法律,我就查阅资料边学边写,看着来来去去的同修,我忽然明白了这不是师父安排的吗?这么大的事情缺人手,是师父点悟我,要我承担这份责任和使命啊!

可是我为难了,因为我不会电脑,不会打字,这可怎么办?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我马上找到一位经常和我配合的同修,因为她会用电脑,我一边跟她学电脑,一边忙着写同修被迫害的第一手材料。

这时来找我帮助写诉状的同修越来越多,我就自己学着打字,打的很慢,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有时打到深夜。诉江的问题是有时效性的,要尽量快,我和身边的同修也悟到了,但是就在我和同修忙着写诉状的时候,却出现了争执,协调人认为应该用统一的格式,而我先前用的是法律文书的格式,因为我个人觉的不在于格式上,而是基点要摆正,只要把该说的陈述清楚就可以了。

过程中,我们都出现了人心,我想逃避不干了,当我平静下来之后,站在整体上考虑了一下,正是用人的时候,我们地区又缺这方面的人,同修心性到位了,就是急的不会写,我不能被人心带动,我放下不平衡的人心,继续帮同修写,我想这是师父的安排,那就做好做到位,有始有终。

我们地区大部份的诉状都是经过我整理完成的。其中也有同修的无私配合。过程中,我克服了自身的困难,在短时间内学会了用电脑打字和上网,能独立做了,我就能更好的做大法的事情,因为我的年纪并不大。

三、主动的修与默默的圆容

这几年的“五·一三”法轮大法日的征文、大陆法会征文,我都主动与同修交流,因为这是我们大法弟子的盛会,更是形成整体,从方方面面向世人展现大法美好的机会,鼓励同修让他们都来参与,不会写的同修口述,我给录音,再整理成稿,这也是一个配合的过程,作为第一手的编辑,呈现给明慧网,尽量的做到最好,让明慧编辑少操点心,拿过来就够发表水平的文章。

二零一六年“五·一三”,我积极筹备征稿,鼓励同修积极参与,拿上来的稿件写的没有一个合格的,说的不清楚,句子也不成句。字迹又潦草,看着都头疼。看着这些乱七八糟的稿件,我自言自语:这可真操心哪,又一想,修炼修什么呢?不就是修这颗心吗?干什么都那么容易还用修吗?我就找同修,反复的询问他们的修炼过程,守住心性,不急不躁,反复推敲。结果,有一篇征稿入选发表,编辑还放在了推荐交流的首位,后来那篇文章还做成了当地真相资料,明慧网也采用了,做成明慧真相资料,对救人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去年冬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家的园子里长着红红的柿子特别大,我蹲在园子里吃柿子,醒来后我悟到,一定是要有什么大事?过了些天,有个同修来找我,要我帮某市同修写一篇出现大面积绑架案的反思文章。她的亲属同修就居住在那里,那个市是全省迫害的重灾区,那里已经发生三次大面积绑架同修的事件。绑架人数之多在全国已属首位,同修要整体反思,找出不足,否定迫害,可是不会写就找到了我。

我想这又是一次整体配合的事,大法弟子是一体,没有地域的界限。迫害他们就等于在迫害我们。虽然我没有身临其境,可是给整体添加一份正念,一定有我要修的东西,但也有点为难。这是跨地区的文章,怕把握不好,中间同修就安排我和该市的同修见面,当面交流,她写了一个草稿,我回来后,重新编辑,整理定稿,这期间我有把握不准的地方,师父就点化我,我在自己所在的层次完成了稿件。送给同修后,她们上传给明慧网,没多久就发表了。我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发表。后来同修跟我说:邪恶已经定好了要在那里办洗脑班,后来就不了了之了,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解体了。

这倒不是说一篇文章就有多么大的力量,修炼人不能有贪天之功和证实自我的心,“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当同修都在反思向内找的时候,邪恶就在自动的解体,师父也不允许旧势力迫害。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明慧网给全世界的同修提供了一个大的交流平台,有问题及时的交流,互相提高,就会在法中快速的归正。我们向网站传递同修第一手迫害资料,默默的配合明慧网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

四、实修自己 在写作中升华

这几年,当地有的同修管我叫“作家”,有的管我叫“编辑”。同修说我写的和经我整理的文章命中率很高,就是发表率高。每年都有我们地区同修的文章在网上发表,在这方面,我们这里的同修在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其实我写文章也并非一帆风顺,有时刚一坐在电脑前打字,就突然头痛,眼睛睁不开,甚至浑身都不舒服。一篇文章得整理两天,还有的时候本来有很好的思路,一坐下,脑子就变成空白,思维出现了短路,来自自身和外在的干扰因素都有,那些不好的因素在阻挡着。不管怎样我就是否定着旧势力,证实法的事情谁也阻挡不了,我就是要完成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无私的把我们地区同修所证悟的体会拿出来传递给明慧网,与大家交流。

随着文章的不断发表,总有一种“成就感”在心里晃来晃去,有意无意的起了人心,求名的心、证实自我的心、显示心、欢喜心,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是证实法。证实法也是修炼,修炼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对自我的执著,不能够反而助长这种有意无意在证实自己的问题。在证实法与修炼中也是去掉自我的过程,做到了你才是真正的在证实你自己,因为常人的东西最后你们都得放下呀,放下常人的一切执著才能够走出常人。”[5]

修炼是在做的过程当中修去各种人心,纯净自我。人心泛起的时候就是自大了,我意识到这是贪天之功,没有师父的教诲、指导和救度,我什么都没有,无私无我才是师父所要的。师父说:“忍,它是个很强的东西,是超过了真和善的。整个修炼过程都得叫你去忍,守住心性,不可妄为。”[6]

在意识到自身的问题之后,我要求自己做到忍,守住心性,抑制住各种不好的思想,用纯净的心态写作,整理每一篇文章,在给同修整理文章时,同修表现出的各种状态,各种人心,我都能意识到这是让我提高的机会,用慈悲平和的心态对待,更多的是让我体会到在理性中修“忍”,学会了谦卑。

我没有想过我要成就什么,也没想过要在大法中索取什么,更多的是想到了大法弟子的责任,默默的履行自己的责任,在浊世中走出自己的路来,证实大法有多么的伟大!

结语

回顾这几年的写作之路,感慨颇多,因为当初有想证实法的一念,师父就给我安排了这条路,这条路在当地虽然就我一个人在走着,有过难耐的寂寞和艰辛,也让我体会到了修炼的乐趣。因为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在正法需要的时刻,我勇敢的拿起了笔,做一个证实法的多面手,去承担圆容师父所要的。

在写作中,我体会到扭转观念、突破人壳,大法展现出来的超常,你信不信“好坏出自一念”[4],当你把自己的心性提的高高的时候,说:“我行,”让自己达到神的状态,你想要什么,大法就会赐给你什么,师父就会赐给你什么,这个过程就是实践信师信法过程。

弟子感恩师父的一路慈悲保护。延续来的宝贵时间已经不多,弟子会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不辱使命,兑现誓约。

谢谢慈悲的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再精進〉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