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三次被“举报”与平安脱险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我经常出去面对面发资料、讲真相,在两年的讲真相中,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基本上是平平稳稳走到了今天,有几次被不明真相的人说要举报诬告,结果都没有举报成。

一次我和A同修路过修车店,在门口讲真相,那里有几个人,店主是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不让我们讲,还高声为邪党辩解,我跟他说,这位大哥,别生气,身体是自己的,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他不但不听,还一边往店里走一边说:“你不要走,我给派出所打电话举报你们。”A同修赶紧离开,也叫我离开,我只顾讲真相,没想别的。结果他出来说,没有电话,管旁边一人借电话,那人说没带电话。其实电话就在他上衣口袋,形状都看出来了。他又管另一人借电话,那人也说没带,他们就冲着我笑,人们都明白真相,谁也不愿意干坏事。我平静的说,现在派出所的警察都三退,谁还管这事啊,他悻悻的不吱声了。我知道师父时时在我身边,我只管讲真相就行了,一切都有师父安排。

一次,我到一个村的广场讲真相,那里有十人左右,我先跟一个中年男士讲真相,另一人就威胁我,不让我讲,还说你可讲对人了。那位男士是个党员,很爽快的三退了。另一人说你再不走我就举报你,边说边拿出手机,我也没理他,继续讲真相,问谁看法轮功真相期刊,有位女士走过来要真相资料并三退,我又跟旁边的人讲。这时就听他按了几下手机键,并对着电话说,我们这有个法轮功讲真相,赶快过来。因为我当时非常平静,所以看出他的破绽,报警能不说地点吗?即使真的报警,警察也不会有这么高的工作效率。我就走進广场给另一位男士讲真相并三退,这时大家都起来反对那个打电话报警的人,说:“法轮功有什么不好,保平安,我们看。”有好几个人要资料,给他们做完三退后,我又跟举报我的人讲了一会真相才离开。我不能顺着邪恶的思维走,它们就是不想让众生得救,我就做我应该做的,这也是否定旧势力的一部份。

最近又发生了一起貌似被举报的事,我给几个人讲真相并三退,突然后边一人高喊:“我正找你呢,法轮功!跟我上派出所。”我不假思索的大声说,走。说着就把电动车掉转车头。其实我当时闪一念,派出所也得听真相。当时那几个三退的人表情都非常严肃的看着我,大法弟子如果做不好,就会影响众生得救,那人可能被我的气势镇住了,态度一下缓和了,我就跟他讲真相,他说:“我就是管这个的。”虽然他没完全接受真相,也不再反对了,那几个三退的人也都露出了笑脸,其中一个不同意三退的,看到这个场景,我又返回去劝他三退,他也同意了。他们都笑盈盈的跟我道别。

就象师父说的:“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1]

其实邪恶已经非常虚弱,它们只剩下虚张声势了,大法弟子不能被表面的现象所迷惑。一切由师父说了算,只要我们心中有法,心系众生,师父就会给我们最好的安排。什么监控啊、什么举报啊,我根本不需要考虑那么多,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兑现誓约。

当然心态稳定也是修出来的,在讲真相中,我们也是不断的向内找,比如碰到跟我们叫板的,我们就想一想,是不是我们有争斗心,碰到有说不干净语言的,我们就想一想是不是有色心,顺境中感恩师父,逆境中调整心态,对照法,找自己,有急躁心、显示心、欢喜心、求数量的心、证实自己的心、攀比心、同修劝退多了,有时还有妒嫉心等等。

这几次被举报,我想也不是偶然的,我觉的自己还是不够慈悲,没有设身处地的为举报人着想,他们这么做是很危险的,我只给他们讲了一般真相,没有针对他们的具体问题讲真相,所以还是自己修的有漏,还要多学法,多看同修这方面的交流体会,提升自己,救更多的众生。

现在基本上心态平稳,能沉下心来,耐心仔细的讲真相,慈悲心也出来了,真是感觉众生太苦了,从百姓到高官,都被邪党欺骗了,不明真相真的很危险,所以我有时讲真相真的达到了忘我,只有众生。

以上是自己最近一段讲真相的感悟,有不在法上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