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做到信师信法 就能显神迹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八日】

有正念才能闯过病业关

二零一五年,我因诉江被中共法院诬判两年,由于怕心和亲情的执著,被迫在放弃修炼保证书上签了字,自己很自卑,对自己失去了修炼信心,所以一直处于消沉状态。没能及时否定这不正的状态,旧势力在我身体上演化出病业的假相,表面症状是宫颈癌,那时我已没了修炼人的正念,在家人的安排下,在医院做了手术,又做了一次化疗,之后肚子肿胀,生活处于不能完全自理的状态。

同修知道后,来我家和我交流。同修说:我对你有信心,赶紧起来学法、炼功。听到这话,我心中一惊:这不是师父用同修的嘴在点醒我吗?我修炼的心还在,只是由于害怕,被邪恶钻了空子,往死里害我。我感动于师父的慈悲,在同修的真心帮助下,振作精神,否定一切迫害,重返修炼。有两名同修在我家学法。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三日,我把一切营养药完全放弃掉,反而身体变化很大,就是大腿清理淋巴的后遗症还没有完全恢复,大腿两侧还胀,但能干一些家务了,并在今年三月一日,我能走出去讲真相了,是师父又给不争气的弟子悔改和从新走回大法中修炼的机会,弟子万分感激师父慈悲救度,一定抓紧实修自己,在法中归正自己,修补漏洞,赶快提高上来,多救人,兑现自己的誓约,跟师父回家。

在病业假相期间,在心性关上,遇到的事情接踵而来,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八日,在我还处于不能完全承担家务的情况下,丈夫因腰椎间盘的问题病倒在床,不能自理,连吃饭都得在床上,经过调整,十天后,他能走路了,可是刚刚过了半个月,就又病倒了,这一病就是两个月不见好转。

这期间对我的心性考验很大,因为我还不能走远,买米、买菜都很困难。怎么办?我提议上养老院,丈夫还不同意。这期间在我家学法的两名同修给了我极大的帮助,帮我买东西,往外倒垃圾等,同时在法上切磋,使我在法上明确了。我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同时多学法、背法,多发正念。

师父说:“我经常讲一句话就是,你学大法了,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鼓掌)因为是你学了大法了才出现的。”[1]我反思自己的修炼路程,师父把七·二零以前的老弟子都已经推到位了,都已经是三界外的生命了,那为什么我竟然被邪恶迫害的如此严重呢?就是没有把好事、坏事都当作好事来对待,学法流于形式,说的多,做的少,在浅层次明白法理,可是关难来的时候,就怨声载道的。

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2] 我坚定了正念,不把自己当成病人,承担一切家务,伺候丈夫的吃喝拉撒。在丈夫病重的时候,他儿子来看他,不但不说些宽慰的话,还说了很多让他伤心的话,(因我和丈夫是再婚家庭)我就安慰他:咱们有大法,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他非常感动。

在这两个月的日子里,在反反复复的魔炼中,我坚定了修炼,获得了心性的提高和各个方面的收获。

正念显威力

就在今年三月二十日,我家发生了一件让人犯愁又无计可施的事。丈夫的老儿子因做生意赔了,借银行的款没还,在一年前就逃跑了。他是房产局在职人员,是请病假在家做生意的,结果不但没挣钱。银行找到他单位,告之再不还银行就起诉了。丈夫联系上儿子、儿媳,叫他们回来一起想办法,他们不但不回来,还说了些让丈夫伤心的话,特别是他儿媳妇,说了很多埋怨他的话,怨恨在他们开厂子时没钱周转,没人帮,不然也不会欠那么多债。丈夫伤心的老泪纵横,我在其中也备受煎熬,因他们有能力还钱,可是他们不打算还,想耍赖,抱着侥幸心理,逃一时算一时。

看着丈夫无奈、伤心、绝望的表情,我一时气恨之心涌上心头,心想:我在这么难的情况下照顾你爸,你爸病倒的多半原因是你造成的,大冬天起大早去给你们办事,连冻带累的,使他的病又犯了,你们不能让他省心,有病不能照顾他反而还气他,我都跟着伤心,我可得走了,不看你的这些心烦的事了。因在半年前,我病重时,丈夫就同意我去我女儿家养老,意思是找各自的儿女养老,并且还给我写了字据。

我的思想斗争很强烈,在这关难面前我怎么过,接下来的日子我怎么面对,将如何对待即将发生的一切,用什么样的心态来走以后的路?在常人和修炼人的较量中,修炼的正念占了主导,我要留下来和丈夫一起面对。

已经快两天了,他们把手机都关了,也联系不上,怎么办呢?二十一日下午,我学完法回来,我冷静思考着这一切,现在主要是他儿媳妇不愿卖房还款,宁可自己的丈夫進监狱,也不改变主意,她能那么绝情吗?我想不应该呀,那不是她自己真正的想法, 我想他们俩个都曾经明确的表态已经做了三退了,他们应该是好的生命,只是现代的变异观念使他们想逃避法律的制裁,他们这样下去,对他们一点好处也没有。怎么证实“一人炼功全家受益”[3]呢,这是邪恶在毁人,在捣乱,这时我就在思想中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他们想赖账、逃避的心和宁可犯法的心、侥幸心理,解体操控他们犯罪的一切邪恶,全部解体,对我修炼進行间接干扰的一切邪恶灭尽,请师父做主,我在下午四点和五点发的正念。

丈夫从卧室出来,在我身边坐下,我和他说:我求师父帮忙了,你也和我一起求师父。他当时就说好,然后他双手合十,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父帮忙啊!让他们快点回来吧!”几个小时后,也就是晚上七点四十分,他儿子打来电话说:他们想好了,决定回来卖房还贷款。神奇吧,逃了一年的人,而且在几个小时前还坚决不回来,在几个小时后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丈夫接完电话激动的说话都变声了,我对丈夫说:咱们求师父、发正念好使了吧?他高兴的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再次感受到师父的保护,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就在上个月,也就是三月三十日,他们从南方回来了,到家后,我找出他们能穿的衣服,因南方热,他们回来时穿的很少,也没带厚衣服,可北方还很冷。吃完饭他们稳定后,我急切的问他们:怎么改变主意想回来的?我和你爸还请我师父帮忙,让你们快回来。儿媳听后说:啊,那好使了。原来她是在晚上六点下班后,他俩商量后决定回来的,而且在决定回来的第二天,她丈夫的同学是规划局的,告诉他一个消息,他在农村的一处房子今年要拆迁,能得到一笔拆迁费。我就借机告诉他们做好人的道理,人一旦有了正念,好事连连。一定要做好人,相信大法好。他们都高兴的说:一定,一定。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果然银行给他们减免了四、五万元的利息,而且可以分期偿还。但必须还头笔款,如果这笔款还不上,不但不减免利息,还得走法律程序。在他们还不上头笔款时,我把自己开工资的两万元借给他们,使他们还上了头笔款,他们的房子快速处理,从中获得了很大的利益。接着儿媳也找到了理想的工作,还是店长。

儿媳说:“我们都沾了阿姨的光。有大法保护,真是事事顺利呀。”我说:你们千万要记住这一切都归功于大法师父。丈夫也说:看着你修炼真是乐在其中。我更是感到在大法中修炼是一件最幸福的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