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会理县国保王紫发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王紫发(Wang,Zifa),男,出生日期:一九七四年五月十五日。出生地:四川省凉山州会理县通安镇木古乡明河村二组。工作单位:四川省凉山州会理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职务:国保大队教导员。住址:四川省凉山州会理县安居苑七幢三单元十楼二十号。

王紫发亲属:妻子杨玉芬(在会理县审计局工作)、子女王飞杨、父亲王方存、母亲曾开会、大哥王子荣、大嫂吴贤敏、岳父杨东云、岳母尹光珍(岳父岳母家住云甸乡沙元村三组)、外公曾文科。

王紫发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绑架庄洪蓉等五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晚上七点过,会理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祥、教导员王紫发、温晓红等十多人闯入法轮功学员庄洪蓉家,绑架了她和在她家学法的法轮功学员董秀琼、谭芳、罗龙飞、付雅卉,并抢走了庄洪蓉家的大法书等私人物品。然后,将他们五人绑架到会理县公安局。晚上十一点左右,国保警察又到付雅卉家抢走她家的大法书等私人物品。

对法轮功学员蒋德媛夫妇非法抄家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晚上九点过,会理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祥、教导员王紫发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蒋德媛、张正友夫妇俩,王紫发拿出一张纸,对蒋德媛说:“这是搜查证。”蒋德媛去接,王紫发立即撕毁了所谓“搜查证”,并将碎片揣入包内。随后抢走了他们家的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

骚扰数家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三日开始,王紫发和“六一零”人员、国保警察参与骚扰数家法轮功学员。每到一家就查看、摄像、录音、照相、威胁、恐吓,甚至抢走私人物品。

迫害法轮功学员花晚霞、崔德莉、张惠琼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早上六点过,会理县国保大队、派出所警察和社区人员敲开法轮功学员花晚霞、崔德莉、张惠琼的家门,将三位老太太绑架并抢走她们的私人物品,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星期后,崔德利因身体出现严重病情,被女儿保释回家医治。

二零一七年五月初,王紫发等国保警察将两次构陷三位老太太的诬陷材料递交检察院。现在,检察院已将构陷材料交到会理法院,欲加重对她们的迫害。现在三位老太太的家属已经请了律师。

在高光崇老人生前进行恐吓威胁

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月,王紫发等和果元乡九榜村书记胁迫生产队长闯到法轮功学员高光崇老人家,高光崇老人在乐山嘉州监狱遭到严重迫害,身体仍然很糟,警察还恐吓、威胁、骚扰他及家人,非法给他照相,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高光崇老人含冤离世。

绑架法轮功学员吴敦琼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王紫发等警察将法轮功学员吴敦琼绑架到国保大队,多次威逼她说出资料来源,她拒绝回答。六月三十日,王紫发的目的没有达到就威胁吴敦琼“只要你在明慧网上曝光,我立马把你抓回去,判你三年刑。”二零一一年四月一日,王紫发等再次闯入吴敦琼家骚扰,一进门就气势汹汹的对吴敦琼说:“你在明慧网曝光我们,我们要弄你去州上(迫害)。”然后,就开始抄家,抢走《明慧周刊》两本、真相小册子两本,并威胁吴敦琼老人下次直接到家中抓她。

绑架法轮功学员吴从美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九点左右,王紫发为首的警察闯进法轮功学员吴从美家,抢走她的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两个警察将她双手反扭到背上,她被堵住嘴,不准喊话,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吴从美绝食抵制迫害四十多天,人瘦成皮包骨,她的肉体和精神遭到严重折磨。

为了策划进一步迫害吴从美,他们欺骗她的大儿子儿媳在抢走的私人物品清单上签字(绑架她时,儿子不在家),他们用这种欺骗手段得来的签字在吴从美儿子儿媳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他们列为“人证”,并以此作为进一步迫害吴从美的“重要”人证。

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张正生

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下午,王紫发和红旗派出所的警察闯到张正生家,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他的私人物品。然后,威胁善良的家人说出张正生打工的地方后,又将正在给人家栽烟的张正生铐上双手,强行绑架走,后来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再后来被送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绑架法轮功学员董秀琼

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王紫发等一伙警察绑架会理县烟草公司职工家属董秀琼,并非法抄家。他们先叫陌生人去敲开门,然后躲在一边的王紫发等警察闯进去把董秀琼按倒在茶几上,后来又将她绑架到公安局,送到人民医院体检,途中强行给她戴手铐,体检完后送往看守所,在看守所拒收的情况下,又送拘留所,强迫拘留所收下。六月一日下午七点左右董秀琼才被放回家。

绑架八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上午十点左右,法轮功学员蒋德媛、张正友、陈友会、张义春、张国才、陆海霞、李福珍、付树坤等老人在蒋德媛家读《转法轮》,被王紫发、广场社区、城南派出所一伙警察绑架,并家家被抄,蒋德媛、张国才、张义春还被戴上手铐。七十多岁的李福珍、付树坤两老夫妇在当天下午被放回家,其余的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

六月二十一日,公安局对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的六位法轮功学员判劳教。下午,张国才、陆海霞、张正有三人判所外执行,被放回家。蒋德媛被送劳教所,劳教所拒收后转到凉山州洗脑班关押迫害。陈友会被送楠木寺劳教所迫害。张义春在送往洗脑班的途中发生车祸,造成她和一个警察严重受伤。

绑架法轮功学员李泽芬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两点,法轮功学员李泽芬在会理县东街幼儿园巷口,被两男子跟踪构陷,王紫发等三人把她绑架到公安局。王紫发等人抢走她身上的钥匙,和广场社区王某等十六人对她家进行了非法查抄,并把她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月后她由家人担保回家。

绑架法轮功学员顾明聪

一九九七年,残疾青年顾明聪听人说:法轮功有祛病健身的奇效,他就走入了法轮功修炼。他以“真、善、忍”要求自己,修炼不久,身体上的病症逐渐的好了,他还能用单拐走路了。在家中他勤劳煮饭、喂猪、切猪草,什么家务事他都做;对邻居友善、诚实,帮着修电器,从来不收别人一分钱。因为他为人善良,乐于助人,少言寡语,大家都说他是一个好人,也喜欢和他相处。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八日,被会理县国保大队王紫发等人从电信局修手机处绑架,当天还对他家进行了查抄,抢走他家电脑、刻录机、空白碟一百多张等财物。 顾明聪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亲人也见不着他。王紫发欺骗顾明聪母亲:顾明聪是残疾人,只要他签字就在奥运会后释放。

顾明聪的父亲因思儿焦虑,又气又急,病倒住院,一直挂念爱子,他的父亲因此伤心至极而病故,他父亲临终前要求见顾明聪最后一面,都被拒绝。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二日,残疾青年顾明聪被枉法诬判四年徒刑,被劫持到五马坪监狱迫害。

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杨帮群

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日,国保王紫发等五、六个警察闯入杨帮群家,抢走《转法轮》书籍、资料和她儿子的身份证,强行把她绑架到红旗派出所非法审问七、八个小时才放回家;一星期后又把杨帮群的儿子(未修炼法轮功)骗到公安局非法照相、审问、按手印,接着把杨帮群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八天,强迫她家人写“保证”,不让她出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不准炼功,勒索了一千元钱才放她回家。

二零一一年四月,王紫发等十几人又一次闯入杨帮群家强迫她诬蔑法轮功、不准再修炼法轮功。

骚扰法轮功学员周廷秀

二零一一年五月四日,王紫发伙同乡、村等八、九个人逼问法轮功学员周廷秀还在炼法轮功吗?强迫她在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上签字。

迫害法轮功学员谭芳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日,法轮功学员谭芳在益门煤矿农贸市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构陷,王紫发和水泥厂治安室朱彧非法抄了她家,抢走了大法书籍、《明慧周刊》、真相光盘、手机、MP3、MP4等私人财物。国保警察非法审讯他们,她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当晚被放回,她被送到会理看守所非法关押。

十二月七日下午,王紫发等又把谭芳转到戒毒所关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谭芳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在劳教所她被查出有高血压等多种病状,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警察将她在成都关押了三天后,又把她带回会理拘留所。直到二零一一年四月七日下午,才被放回。

绑架法轮功学员罗流相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早上,法轮功学员罗流相在云甸街自己的大饼店里被王紫发等六人绑架。王紫发把罗流相戴上手铐,强行到他家去非法抄家,抢走私人物品。

六月十日,王紫发和另一个警察骗罗流相签字,谎称释放他,罗流相签字后却把他转到拘留所关押,账上两千多元钱也被吸毒犯吃了。后来,罗流相被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绑架法轮功学员谢兴禄

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法轮功学员谢兴禄到红旗派出所拍照墙上贴的警察的职务、电话号码而遭绑架。王紫发在讯问谢兴禄后就把他转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后遭犯人拽打,十一天后才放回家。

迫害法轮功学员沈佳凤、盛朝祝、郑子芳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沈佳凤、盛朝祝、郑子芳去鹿厂镇蜡虫村散发“神韵晚会” 光碟,被鹿厂派出所绑架,后又被王紫发等四人绑架到公安局逼问了四个小时,强行到家里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和《明慧周刊》,晚上十二点又把她们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八日,王紫发和法治科的来宣读非法劳教的通知,沈佳凤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盛朝祝、郑子芳被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绑架、劳教法轮功学员朱敏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三日晚,法轮功学员朱敏在滨河路上发真相传单,遭人恶告,朱敏被绑架到红旗派出所。国保大队的王紫发和派出所几个警察一道开车到朱敏的住所非法查抄,搜走她私人财物mp3、大法书籍等。随后又把她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里王紫发等人来逼问她两次,她不配合拒绝回答,他们就非法关押朱敏32天,二月中旬,朱敏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绑架法轮功学员蒋德媛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五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蒋德媛正在家看书,王紫发等人把她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审问,王紫发边问边写,一会就写了四、五篇诬陷材料。又把蒋德媛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七月十七日,公安局宣布蒋德媛劳教一年零六个月。她被强拉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各种酷刑:拳打脚踢、打耳光、扯头发,每天打八、九次,有时七、八个犯人把她拖到厕所里暴打。用针扎腿、用凳子打,凳子都被打烂了。浑身血迹斑斑。除了毒打外,恶徒还不准她睡觉,不准上厕所,逼得她将大小便拉在了裤子里。恶警把她迫害致死亡边缘时,劳教所才不得不在二零零九年一月二日放她回家。

绑架、劳教法轮功学员郑琼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上午十点过,国保大队王紫发等七人对法轮功学员郑琼家又一次抄家,抢走她家的法轮功书籍等物品。然后把她绑架到公安局进行非法审讯,六点左右,郑琼被劫持到拘留所关押了三十二天后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劳教了一年零三个月。

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庄洪蓉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王紫发等人闯入法轮功学员庄洪蓉家中,以安小锅盖收看新唐人电视台为由,强行将楼上的小锅盖、家中的接收机、大法碟片等抢走,并非法关押她二十四天。

迫害法轮功学员崔德莉的家人及员工

二零零二年,法轮功学员崔德莉的女儿、女婿在云南省昆明市办有一托运部,货物中有一些白纸被会理警察查到,他们认为这些白纸是用来做法轮功的真相资料的,于是对他们在昆明的托运部进行非法搜查。在保险柜中发现了十四万多元现金,即将她女婿非法关押了一周。 又把帮崔德莉家的打工的丁文艺非法关押拷打长达七月之久。王紫发因踢丁文艺一双新皮鞋都踢烂掉。当时托运部司机被王紫发关在公安局办公室逼他诬陷崔德莉,司机不从被王紫发毒打。

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董家和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日晚在攀枝花市,会理县法轮功学员董家和等几位法轮功学员正在学法、炼功,突然闯进几个警察把他们抓到了攀枝花市东区派出所。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王紫发等警察共三人,把董家和押送到会理县拘留所关押。第二天,王紫发又对他刑讯逼供,罚他面壁、站天字桩、蹲马步。王紫发问董家和:“你家几姊妹到通安散资料是谁出的主意?资料是哪来的?” 董家和回答:“没有谁出主意,都是自愿的。资料上写的你们看了吗?就是法轮大法好!”王紫发破口大骂,然后把董家和拖到墙边,揪住董家和的头往墙上撞,拳打脚踢。连续几天的刑讯逼供之后,王紫发拿来了劳教通知书叫董家和签字,董家和不签,后来,董家和被秘密送进了绵阳市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