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跟着父亲一起得法,身边认识的同修不多,父亲是我见到的同修中最精進的。父亲老实,性格内向,年轻的时候吃了很多苦。得法后,每天坚持参加集体炼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父亲一直坚持修炼、讲真相。当时警车每天停在家的楼下,他出门警车跟在后面,单位没收他的身份证,威胁送他去洗脑班,恐吓他不让我参加高考,等等。这些魔难,他都一一闯过来,从没走偏。他每天清晨三点多起床打坐,一直坚持抄大法书。

父亲年纪大了,但为了学法讲真相,精通电脑。他为家中和周围认识的同修提供师父的经文、书籍。在当时条件很差,收入被母亲掌握的情况下,每一本书都是他精心制作。还制作真相光盘、真相小册子、真相台历送给亲朋好友。家人中,大多受中共邪党的毒害,不信神,不相信他,看他如另类,当面背后说话都很伤人,父亲一如既往的讲真相,看见别人不相信,感到伤心,觉的没有救人。父亲悟的正,他常常写些悟到的心得体会,让我帮他投稿,几乎每次都会在明慧网发表。在大陆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他几乎没有沾染任何陋习,洁身自好,真是“浊世清莲”。

就是这样一个精進的同修,出现了“病业关”。父亲近年来出现类似“脑血栓”一样的症状,已有将近三年的时间。他现在每天迷迷糊糊,母亲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叫他看“新闻联播”他就看,让他去医院他也去,给他药他就吃。这些都是他从前坚决不会做的事情。现在很少学法,叫他学法,他只是答应着,每天只炼一会动功。他偶尔清醒的时候会说,觉的自己脑子不好使了。

我看在眼里,非常着急。周围的同修也很着急,大家都忙着帮他“向内找”,让他多学法,找他的问题在哪里。可是他的状态几乎可以说越来越差,丝毫没有见好。

父亲的“病业关”对我的影响很大。开始时我很不理解,周围的同修,有年纪比他大的,修的都不如他,每天忙于常人享受、忙于常人赚钱,可偏偏看起来过的很舒服。为什么精進的父亲,反而出现这样的状态?

以前,我小时候贪玩,他看见我的问题总会及时纠正,见我不精進就提醒我,多次把我从荒废的状态叫回来。因为父亲悟的正,我在生活中、工作中遇到的任何问题,解决不掉的、想不通的,都去找他。他会给我建议,往往这些建议一针见血,直接解决我的问题。时间久了,我对他非常依赖,自己很少独立思考。在大陆这样的环境中,在我的身边,除了父亲,其他同修接触的非常少。我只觉的他是我唯一能交流的人。

现在,我很少能够和他交流,身边都是常人,出任何问题都要自己去悟,对照法去做。苦口婆心,反反复复讲真相,看不见效果,别人还会半信半疑的嘲笑。经济紧张,耗材很费钱,每一分都要节省。做书的时候,每一页都要自己裁剪,有时打印机突然出问题,墨盒没有墨、漏墨,装订错误,电脑突然连不上网,等等。打印的时间很久,枯燥无味,但还需要时时紧盯,以免出错。打印废掉的纸张要处理掉。需要浪费很多自己的私人时间,没有时间做其它事情。

我悟到,正是由于我和周围其他同修对他的依赖,看他修的精進,有问题都去找他,觉的做书做资料都是他应该做的,别人不需要管。错失了自己修炼的机会,因为这样,才导致父亲出现这个“病业关”,并且迟迟没有恢复。而出现问题的时候,周围的同修,都忙着帮父亲向内找,没有去找自己的问题,反而走偏了。想要帮助经历“病业关”的同修,最好的方法还是向内找,先找自己的不足,才能帮助别人。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